新笔趣阁 > 夜先生,苏小姐从缅北杀回来了 > 第604章 厉锦天想来偷孩子
夜间

夜先生,苏小姐从缅北杀回来了

        

“是吗?”夜寻皮笑肉不笑,“我看他是想要来偷孩子。”


        

他伸手摸她的肚子,“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孩子,还有人敢惦记。”


        

苏清婉失笑,“偷不走的,放心,再说,偷走了我还要不回来吗?”


        

法治社会,压根不担心。


        

夜寻道:“等你生孩子的时候,我把亲朋好友全都叫来,守在产房门口,厉锦天哪怕是变成一根针都插不进来。”


        

苏清婉被逗笑了,“晏队长,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想想,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你干妹妹可是证据确凿呀!”


        

夜寻觉得苏清婉在说胡话,“你肚子里不是我的孩子,你早跑了。”


        

厉锦天巴不得婉婉肚子里不是他的孩子,好来嘲笑他,正大光明抢走孩子。


        

夜寻很清楚,他在婉婉这里,根本就没有孩子重要。


        

如果婉婉愿意给别人生孩子,还有他什么事情。


        

苏清婉失笑,“想不到你这么有觉悟,等会儿你干妹妹要是再来气我,你就好好证明一下我肚子里是你的孩子,证明你有生育功能,别让她以为你不能生,我需要做试管婴儿。”


        

“我能生。”男人怎么能不能生。


        

晚上,夜寻洗了澡陪苏清婉睡觉。


        

他搂着她,布满肌肉的胸口贴着她的后背,吻落在她漂亮脖颈上。


        

“婉婉,还要好久才能和你亲热。”


        

苏清婉察觉到他的躁动,


        

“你忍一忍,还早呢!”


        

夜寻搂紧了她,“嗯。”


        

翌日。


        

夜寻一大早把苏清婉抱去浴室洗漱,出来的时候,她是自己走出来的。


        

因为躺太久,又一直没吃饭,腿都是软的。


        

夜寻看她身体单薄,就担心她摔倒,急忙扶着她,“还是躺着。”


        

“不了,你陪我下楼走走,我天天躺着,人都废了。”苏清婉直接往门口走。


        

“等早餐来了,吃了再下去。”


        

夜寻话是这么说,还是体贴地给她拉开了门。


        

就看见晏夫人和杨夫人带着杨春雨来了。


        

杨春雨被杨夫人拧着耳朵,走到苏清婉面前。


        

“婉婉,很抱歉呀,我没管教好女儿,给你添麻烦,我带她来给你道歉。”


        

杨夫人按着杨春雨的脑袋,强迫她给苏清婉九十度鞠躬,“你哑巴了,还不道歉。”


        

杨春雨昨晚被杨夫人修理了一晚上,一夜没睡,眼睛肿了,脸上看不出伤口。


        

衣襟能看见有伤痕。


        

她委屈巴巴道:“对不起嫂子,我错了。”


        

她一开口,声音沙哑,难听死了。


        

苏清婉靠在门框上,无所谓一笑。


        

“杨小姐,我说过你不用来给道歉,我不会和你计较的。”


        

杨夫人笑道:“婉婉你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和她一般见识,可是我们做父母的,不能不把孩子教育好,她说了那样的话,我也不放过她,我带她去寺庙给你们的孩子祈福,让她赎罪改过。”


        

“杨夫人不用客气,我怕她表面上祈福背地里诅咒我,虽然我是无神论,可是有人天天在背后骂我,我肯定是不愿意的。”


        

苏清婉又对着杨春雨微笑,“其实我真的没把你当回事的,你应该庆幸这是法治社会,否则……”


        

苏清婉指着她的脑袋,嫣然一笑,“你漂亮的脑袋,你年轻的身体,就没了。”


        

苏清婉说完,就和杨春雨擦肩而过,下楼散步了。


        

杨春雨委屈巴巴地哭,“妈,您看见了吧!她威胁我!”


        

杨夫人道:“闭嘴,你现在跟我回去,永远不要来惹麻烦了。”


        

言毕,他又对着晏夫人道:“实在抱歉,现在就把她带回去教育,关在家里,不准她出来闯祸。”


        

晏夫人道:“杨夫人,下不为例,如果还有一次,我们晏家不会这么轻易罢休。”


        

“当然,还有下次的话,我们杨家绝不庇护。”


        

国外。


        

袁媛还没跑掉不说,马克为了哄她开心,专门邀请朋友来家里玩。


        

这不,汉斯第一个到场,进门就坐在袁媛身旁。


        

“袁小姐,你闺蜜什么时候来救你啊?”


        

袁媛都被抓来这么久了,苏小姐还不来,难道她放弃袁媛了?


        

“我闺蜜不会来的,你死了这条心。”袁媛心里想,就算来,也不告诉你。


        

汉斯听了这话,反而笑了起来。


        

“你们中国人喜欢说反话,说不来就是来,说一辈子不来,就是快来了,说爱死你了,就是想你死了。”


        

袁媛心里想,这人不傻呀!


        

居然懂中文。


        

汉斯看见袁媛脸冷了,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的汉语老师是苏小姐,我学地可多了,我还有中文名字。”


        

这下轮到袁媛吃惊了,“婉婉会教你中文?”


        

汉斯点头,“我的名字就是他取的,叫娘娘腔,她说日月生辉的意思。”


        

袁媛刚刚喝了一口茶,险些喷出来了。


        

被她强行忍住了,呛得咳了起来。


        

马克急忙给她拍背,“怎么了?茶太烫了吗?”


        

袁媛咳得脸红了,才缓过来,瞄了马克一眼,“你觉得娘娘腔这个名字怎么样?”


        

马克点头:“你闺蜜取的,肯定好。”


        

袁媛心里想,中文博大精深,这帮老外,再学一百年,也学不会,也不理解。


        

“的确很好,那么娘娘腔,你这么想我闺蜜,为什么不去我们国家看她?来我这里示威算什么?”


        

汉斯对马克道:“兄弟,我们把这娘们儿绑起来,各种刑罚用上,发视频逼苏清婉来吧。”


        

马克道:“不行,袁媛是我的,我把她带来的,我不同意任何人伤害她,还有,我们的合作已经结束了,我们不是一伙人。”


        

马克很清楚,他喜欢袁媛是一回事,站在她的对立面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


        

他也很聪明,怕汉斯还纠缠,转移话题。


        

“你刚刚说娘们儿,怎么和你的名字有点像呀?”


        

马克回味儿了一下,转头盯着袁媛,“我的名字到底什么意思?”


        

袁媛道:“日月同辉呀!”


        

马克建议,“要不你用手机查一下。”


        

汉斯用手机查了一下。


        

得知真相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牙齿咬得咯噔咯噔直响。



夜先生,苏小姐从缅北杀回来了》是作者:苏清婉夜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