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沈宁苒薄瑾御 > 第546章 被绑架了,生死逃亡
夜间

沈宁苒薄瑾御

        

“没有你,好不了。”薄瑾御凑在她唇边轻轻吻了吻,“也不会再有这样的如果发生。”


        

薄瑾御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少胡思乱想,也不准再说这样的如果。”


        

“知道啦,那你还生不生气?”


        

“嗯,挺气的,你还看着他笑。”


        

沈宁苒抬了下头,“我那是因为他说我可以去改行了,我才笑的。”


        

“你还哭,被他那一番话感动哭了?”


        

沈宁苒看着薄瑾御这吃味的样子,眼珠子转了转,“对啊,感动哭了,那样真挚动人的话,我是第一次听有男人对我说,可不得感动的稀里哗啦吗?”


        

薄瑾御刚刚缓和一点的面色又冷了下来,“很喜欢听?”


        

后腰突然被一只大手摁住,用力地贴近他。


        

沈宁苒不怕死,点头,“嗯,是挺喜欢的。”


        

薄瑾御的眸色更深了些,强势的气息靠近,阴沉得充满警告,“走。”


        

沈宁苒眨眨眼睛,“去哪?”


        

薄瑾御绷着那张硬朗的俊脸,凑到沈宁苒耳边,“回去,我一遍遍说给你听,听个够,听到你不想听为止,好不好?”


        

这话像是他在咬牙切齿说的,沈宁苒有些怕了他,“你好凶,你现在就敢对我这么凶,以后复婚了我还不得被你骂,这戒指不要也罢。”


        

作势,沈宁苒就要去把手上的钻戒摘下来。


        

薄瑾御面容一冷,抬手握住她的手,“我哪里凶你了?”


        

“没有吗?刚刚明明凶了,周特助,对不对?你也看到了,他刚刚明明就凶我了。”


        

周臣嘴角抽了抽,沈小姐这让他怎么回答。


        

沈宁苒推开薄瑾御,“好了,不想理你了,回家了,免得再被你凶。”


        

沈宁苒转头就走。


        

薄瑾御还在反思自己刚刚的语气是不是太重了。


        

“我凶她了?”薄瑾御看向一旁的周臣。


        

周臣又是一愣,快速想了想,道:“太太说您凶了,那您肯定是……凶了。”


        

深表疑惑的薄瑾御赞同地看了周臣一眼,转身追人去了。


        

周臣觉得自己这个回答满分,但是自家Boss是不是被带偏了?


        

难道刚开始气冲冲来的不是他吗?怎么现在换成他屁颠屁颠地追上去哄人去了。


        

周臣摇摇头,果然是恋爱中的男人。


        

沈宁苒一个人走得还挺快,薄瑾御好一会才将人拽住,“去哪?打算走回去吗?”


        

“又不是不行,我未来老公都这样凶我了,我难不成还屁颠屁颠地坐他的车回去吗?那以后我不得天天被凶,吱都不敢吱声了。”


        

看女人那委委屈屈的样子,薄瑾御更觉得自己不是人了,怎么就能凶她呢?


        

“我哪敢凶你。”


        

“你敢得很!”


        

“我错了苒苒。”


        

沈宁苒就看着男人过来道歉,声音闷闷的,听起来还挺自责,沈宁苒咬住后槽牙,才忍住没笑出声,摆手,“原谅不了。”


        

自责中的薄瑾御看到了她嘴角差点没绷住的笑。


        

她绷得还挺辛苦的。


        

薄瑾御眉尾上挑,微微勾了勾唇,看着她,“那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


        

“让我想想吧,反正今晚是不能原谅你了。”沈宁苒转身就往前走,忽然男人就握住了她的手臂,凑过来,弯下腰咬了咬她的唇瓣。


        

咬得有点重,沈宁苒吃痛,往后躲了一下。


        

“你是狗吗?”沈宁苒指着自己被咬红了的唇瓣。


        

“咬疼了?我看看。”薄瑾御拉着人将人靠近自己,俯下身看了看她刚刚被咬红了地方,红润柔软。


        

“啧,真咬红了。”


        

薄瑾御眸光暗了几分,侧头就继续吻了下去。


        

沈宁苒气恼地推开他,“咬了我还想亲我,做梦去吧你。”


        

薄瑾御无奈一笑,老婆有脾气怎么办,只能哄着。


        

“好,不亲你,跟我回家好不好?回家我给你认错,打我骂我都行,随你处置。”


        

薄瑾御握住了沈宁苒的手,这次沈宁苒没有挣开,就这样被他握着,两人吹着晚风漫步,难得的惬意舒适。


        

这时手机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是蒋黎,沈宁苒没有想直接接通,“黎黎……”


        

“苒苒,救我,救我……我……”


        

沈宁苒眉心瞬间一紧,“你在哪?发生什么了?”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哪,苒……”


        

电话戛然而止。


        

“黎黎!黎黎?”


        

见沈宁苒着急的手都抖了,薄瑾御也皱起了眉,“怎么了?”


        

“黎黎有危险,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但她现在肯定有危险。”沈宁苒握着手机打回去,电话已经是无法拨通了。


        

沈宁苒心里咯噔了一下,蒋黎一定是出事了。


        

薄瑾御道:“你先别急,我派人去找。”


        

沈宁苒边点了下头,边问,“你有没有宴迟的电话?”


        

薄瑾御将电话拨通递给沈宁苒,很快被接通。


        

男人慵懒且伴随着一点醉意的声音传来,“有事儿?”


        

“蒋黎出事了,她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你如果不想她和孩子都没事,那就赶紧去找她。”沈宁苒的声音里都带着颤抖,语速加快的说完。


        

蒋黎刚刚的声音太过于恐惧,她已经害怕到不行了,说明她遇到的危险不一般。


        

她还怀着孩子,沈宁苒想象不到不尽快找到她,她会遭遇什么。


        

那边静了静,直接挂了电话。


        

沈宁苒也不知道他什么态度,被挂了电话也没有犹豫,打电话找夜辞帮忙。


        

因为人多力量大。


        

沈宁苒真的太害怕蒋黎有什么不测了。


        

现在快一分钟将人找到,她就能快一分钟脱离危险。


        

夜辞淡淡道:“帮忙可以,要报答。”


        

“什么报答?”


        

“你下个孩子继续叫我干爹。”


        

“你当爹当上瘾了吧,我两个儿子叫你干爹还不够,这玩意儿还带提前预定的?”沈宁苒扶了扶额,“行,找到人我叫你爹都行。”


        

听着电话,薄瑾御皱了皱眉,“什么叫我两个儿子都叫你干爹?”


        

沈宁苒转头看向薄瑾御那张突然就冷下来的脸,顿时倍感压力。


        

……


        

而挂断电话的宴迟直接给复式公寓那边打了个电话,“蒋黎回来了没有?”


        

接电话的是公寓的保姆,“先生,蒋小姐已经回来了,正在房间里休息呢。”


        

“你确定?”


        

保姆顿了一下,才道:“我确定。”


        

“去拍个她的照片发给我。”


        

“先生……”


        

“立刻。”宴迟声音冰冷,沈宁苒不至于突然拿薄瑾御的手机打电话给他,就为骗他!


        

“可是先生,蒋小姐她回来后就把门锁了,她好像已经睡着了,我进不去,去打扰她也不好吧……”


        

“进不去是吧?”宴迟的声音变得无比危险。


        

“是,是……进不去……”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她在不在家?想清楚再回答,被我发现你在说谎,你知道后果。”危险的话语一句一句击中保姆的心。


        

保姆整个人不断地颤抖,声音也变得哆嗦,“先生……我……我……蒋小姐她……她没回来,但是今天何小姐来了,刚刚那些都是她让我说的,先生……”


        

宴迟没有耐心再听下去。


        

蒋黎这个死女人,就不能听点话,让她在家里待着,非要往外面跑。


        

该死的!


        

宴迟的醉意都清醒了。


        

这个不听话的女人死了也活该,他为什么要去救她,让她死死掉好了。


        

“宴少,您怎么了?什么事让您这么上火啊?”旁边的妖娆女人缠上来,将倒满的酒递过来,“再喝一杯吧,人家亲自给您倒……”


        

妖娆女人一顿,手里的酒杯直接掉到了地上。


        

“宴少您……”


        

宴迟的眼底一片阴鸷,脸色也瘆人至极,仿佛要杀人一般,女人直接被吓得大气不敢喘。


        

宴迟从沙发上站起身,带着满身的冷意,抬步直接离开。


        

“宴少,去哪?我们的生意还没谈完啊,你就这样走了,这个项目可就没了。”一旁被几个女人围着的老总不悦宴迟提前离场,直接叫住他。


        

宴迟没有一点停留,径直离开。


        

他这态度让那个老总很不爽。


        

“唉你!什么态度啊,过失杀人坐了十年牢出来还这么傲,谁他妈的给他的勇气。”


        

旁边的男人冷笑了一声附和,“赵总别生气,这样的人若不是出生在宴家,给您提鞋都不配,何必为这样的人生气呢。”


        

“呵呵,出生宴家又如何?宴家弃子罢了,宴家若不是早早就抛弃他了,又怎么会让他在牢里待这么多年。”


        

“宴家弃子?可他不是要跟何家的大小姐订婚了吗?何家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家族了,何家的大小姐嫁给他,算是一门不错的婚事,宴家应该还是挺看重他的吧。”


        

“联姻工具罢了,你真觉得何家那大小姐不错?”赵总又是呵呵一笑,酒喝得上了头,什么话都说,“一个在国外被玩坏了的女表子罢了,圈内没人提,不过是碍于何家的面子,若不是他们两家联姻,像她这种女人谁愿意要她,宴家其他少爷不愿意娶,也就只能让这个宴家弃子上了。”


        

……


        

而此刻,蒋黎跌跌撞撞地从一辆车子里逃出来,逃到了一处烂尾楼。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这里很偏僻,天黑了,没有路灯,她找不到路,这里杂草丛生,风吹过烂尾楼的窗户发出瘆人的呜呜声,烂尾楼里黑洞洞的,宛如一只长着大嘴的巨兽,仿佛要吞噬一切。


        

四周只有风吹过留下的声音,静悄悄的,好像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蒋黎害怕地颤抖。


        

身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他们追来了。


        

蒋黎不顾一切地跑,鞋子掉了她也没时间捡,赤着脚踩在碎石遍地的地面上,白皙的脚被割出了鲜血。


        

“人好像在那边……”


        

前面也来人了。


        

蒋黎慌不择路地后退了几步,咬紧了下唇,一头扎进了烂尾楼里,她找了漆黑的角落躲了起来,蜷缩成一团,死死地抱住自己。


        

她不能被抓到。


        

被抓到孩子就没了。


        

她不能被抓到,谁能来救救她……


        

她听到了有人进入了烂尾楼,空荡荡的,脚步都带着回声。


        

“刚刚明明就在这里,一定是跑到里面去了,小姐说了必须把她找到,继续给我找,就在这栋烂尾楼里,她跑不出去。”


        

“是。”一群手下散开,在烂尾楼里四处寻找。


        

杂乱的脚步声让蒋黎的身子抖成了筛子,这是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她一个女人她斗不过他们,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


        

她知道他们口中的这个小姐是何苏念,何苏念想要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即使宴迟说了会把她的孩子给她,她依旧不选择放过她。


        

蒋黎不知道这件事情宴迟知不知道,但是她没时间想这些,她刚刚打电话给了沈宁苒,万幸的是沈宁苒立刻就接了,不幸的是她还没来得及讲完,手机就没电关机了。


        

现在她只能祈求,祈求沈宁苒能早一点找到她,她真的没有其他别的办法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人在无力到绝望下,剩下的只有祈祷。


        

她的心怦怦直跳,紧紧地缩成一团,连呼吸都屏住了。


        

那人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蒋黎躲的地方是一个死角,那人没有看到她转身就走了。


        

光线挪开,脚步声远离,紧闭的双眼和发抖的身子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老大,没找到人啊,会不会已经逃出去了?”


        

“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找得不够仔细,没看到地上的血迹吗,继续给我找人,一定还在这里面。”


        

蒋黎知道自己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蒋黎猫着腰,找到了一处窗户口,就要翻出去。


        

她死死咬着下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就在她听到那些人要继续寻找她时,蒋黎成功地从窗户口翻了出去。


        

蒋黎一口气都不敢懈怠,转头继续跑,那群人在那栋烂尾楼里搜找她,需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是她逃跑的最好时机。


        

她脚下拼命地跑着,心里不断地祈祷。


        

只是,下一秒,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一阵窒息,蒋黎瞬间头皮发麻……



沈宁苒薄瑾御》是作者:小说免费阅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