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三十章靠山吃山
夜间

大道之上

        

他想到这里,立刻一跃而起,向阳光照来的那个世界跃去。


        

“咚!”


        

他穿过阳光和另一个世界的投影,撞在殿顶。


        

陈实落地,揉了揉脑袋,仰头向上望去。


        

阳光自另一个世界而来,仿佛顺着阳光,便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


        

他再度纵身而起,手掌轻轻穿过阳光,然而那阳光和另一个世界仿佛梦幻泡影,可见而不可


        

触摸。


        

“看来庙宇中的时空并非另一个时空,而是庙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我看到另一个世界,


        

让那个世界的阳光和月光,可以照耀进来。”


        

自从他开始换真血,便饭量大增,无论爷爷做的药膳,还是沙婆婆做的饭菜,统统吃完,过


        

了不久还是饿。


        

他饿得太快,两天便瘦了五六斤。


        

他原本只有六十斤,瘦了五六斤,便更显瘦弱。


        

陈实也知道自己到了关键时期。


        

炼成圣胎的第一步,便是换真血。


        

人类还是婴儿时期,体内流淌的便是真血,血液纯粹,无须修炼。婴孩不用口鼻呼吸,而是


        

以肚脐连接母体呼吸,叫做胎息。其呼吸所需的气,通过母体血液传到婴儿体内,气经过母体过


        

滤,没有杂质。


        

此为先天真气。


        

但出生之后,用口鼻呼吸,吸入尘世的污浊之气,便是后天之气,从此身体渐渐沉重污浊,


        

体内的先天真气越来越少。到了老年,先天真气耗尽,便会死亡。


        

修炼邪法的修士,年老后常常换血,给自己体内注入年轻之人的血,让自己变得年轻,便是


        

用年轻人血中的先天之气补自己的先天之气。


        

更有甚者,会炼紫河车,就是挖取孕妇的胎盘,炼尚未出世的婴儿之血补充到自己体内,延


        

缓衰老。


        

陈实饿得快,也是一种进补,汲取食物中的精微,补充先天之气,炼就真血。


        

不过普通的食物中的是五谷精微,蕴藏的能量少得可怜,反倒是爷爷的药膳中蕴藏着庞杂的


        

药力,适合吸收。


        

只是陈实修炼得太快,导致食物中的精微跟不上,于是开始消耗自己的肌肉以及五脏六腑,


        

用来炼血。


        

若是不能补充足够多的食物,反倒会“饿死”!


        

修炼得越快,饿死得越快!


        

陈实只好先放慢修炼速度,因为他一天中的大半时间,都用在吃饭和找食物的过程中。


        

玉珠奶奶家的鸭子,被他勒索得快下不出蛋了,五竹老太太瓜田里的西瓜也被吃得没剩下几


        

个,玉带河水里的鱼这几天也少了大半,甚至他还经常卡着饭点直奔岗子村,沙婆婆如今看到他


        

跑过来就头疼。


        

陈实甚至琢磨着把自己当成饵,去钓一条大鲧尝尝味道。


        

他太饿了。


        

这日,陈实来到山君庙,修炼了没多久,便觉得很饿,又停留一会儿,饥饿感更加强烈。


        

他饿得心慌,急忙出门,打算找些野味或者野果垫垫肚子,但这座山是新生长出来的山,山


        

上除了庙中的大树外,没有其他植物,甚至连动物也不愿接近这座山。


        

陈实只好沿着山路向下走,走到林间那些胖娃娃处,他已经饿得头晕眼花,又坚持着向前走


        

出几步,突然天旋地转,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他迷迷糊糊中,看到了蓝天白云,只觉自己似乎平躺着,但是移动的树叶和花草却告诉他,


        

自己在移动。


        

他实在太饿了,又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实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好像看到了山涧少女姣好的面容,但很快又变


        

成了庄婆婆苍老的脸庞。


        

“醒了醒了!”


        

庄婆婆声音传来,陈实只觉饥饿感稍稍降低,视线也逐渐清晰,才发现自己躺在庄婆婆的树


        

洞中,洞里有蘑菇,散发着幽幽的亮光。


        

山涧少女恬静的坐在一旁,还有那些虎头虎脑的胖娃娃,也在围着床,瞪大乌溜溜的眼睛,


        

关切的看着他。


        

庄婆婆正抓住一个胖娃娃,揪住他的头发,从他头上摘下几颗红彤彤的果子,指头大小,疼


        

得那娃娃张大嘴巴大哭。


        

陈实转动眼珠,只见其他胖娃娃头顶的红果子变得稀松了很多,应该都被摘过。


        

庄婆婆笑道:“你饿晕了,是果果们把你抬到这里来,溪女帮你熬了碗鱼片粥,但你饿得太


        

快,不顶用。老身用参草果把你救了回来。”


        

陈实起身,只觉饥饿感全无,连忙向他们称谢。


        

山涧少女脸色羞红,低笑一声,翩然离去。


        

胖娃娃们来到陈实面前,有的跳到他的膝盖上,面色凝重,语重心长的咿咿呀呀吩咐他一


        

番,应该是让他按时吃饭,也离开了。


        

陈实目送他们远去,再度向庄婆婆称谢,正欲向外走去,突然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到。


        

庄婆婆咧嘴笑道:“你体内的参草果药力,只是刚刚来到肠胃,还未运行到周身,使不得力


        

气。你休息片刻再走。”


        

陈实只得坐下。


        

说来奇怪,他吃的参草果不多,但却有一种饱腹感,肚子里的参草果开始消化,化作一股股


        

热浪涌遍全身,说不出的舒坦。


        

“婆婆给我吃的参草果是什么?”陈实问道。


        

庄婆婆好像从前很少与人说话,并不善于聊天,陈实出言询问,这才道:“就是果果们的果


        

实。”


        

陈实愈发好奇:“果果们又是什么?”


        

庄婆婆道:“山林中的参,有好几千岁了。参草果就是他们结出的果实,一颗就能救人性


        

命,你太饿了,所以给你多吃几颗。”


        

陈实吓了一跳,那些胖娃娃有几千岁了?


        

一点都看不出来。


        

“庄婆婆,山君庙你知道么?”陈实想了想,询问道。


        

“知道。就是你这几天去的地方。不久前它和那座山一起,从地底拱了出来,一夜之间便长


        

到这么高,比我长得快多了。”


        

说到这里,庄婆婆露出羡慕之色。


        

她长得比较慢。


        

陈实精神一振,笑道:“山君庙从地下钻出来,表明从前它就在这里,只是后来沉入地下。


        

那么,婆婆是否见过那时的山君庙?”


        

庄婆婆仔细回忆,摇了摇头:“不曾见过。我有记忆之时,那里始终是一片平地,前不久才


        

有的山。”


        

陈实吓了一跳。


        

庄婆婆是他见过的最大的树,只怕已有几千年的树龄。


        

不过,庄婆婆仅仅是其本体死后,从树桩旁边生出的一个新枝!


        

其本体更为古老!


        

这岂不是说,山君庙沉没于地下,是庄婆婆诞生之前发生的事?


        

那该是何等古老?


        

“我的本体,应该毁于六千年前。”


        

庄婆婆思索道,“我应该是在六千年前长出身体。”


        

陈实连忙追问道:“婆婆是否有本体被毁之前的记忆?”


        

庄婆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问题,努力回想,突然脸色微变,露出恐惧之色,不禁身躯颤抖


        

起来,声音沙哑道:“火!好多雷火!斩断了我的身躯!它烧过来了!”


        

她身躯颤抖,缩到角落里,小女孩般无助。


        

陈实连忙上前劝慰。


        

“让庄婆婆也如此恐惧,看来六千年前发生的变故非同小可。这会与山君庙沉入地下有关


        

么?”


        

陈实思索,但很快便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我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理会这些大人的事


        

情做什么?”


        

参果的药力的确很强,不愧是能医死人药白骨的神药,然而陈实吃了这些参果后,过了半天


        

又饿了。


        

“参果比爷爷的药,药力更强一些,但是有限。”陈实心道。


        

两天后,老陈家被吃穷了,黄坡村也被吃穷了。


        

即便是岗子村的沙婆婆,也是被陈实吃得揭不开锅。


        

这几天沙婆婆看陈实的眼神,再也不是看乖儿子的眼神,而是讨债的孽种。


        

“再混吃混喝,村里人便要和我一起饿死了。”


        

陈实自我反省,不能坐吃山空,得让庄稼长一长才好收割下一茬,于是决定入山打猎。


        

黑蛇玄山盘在乾阳山的一座山头上,望向远处,适才下了一场雨,此时山间云开雾散,正是


        

好天气。


        

它呼气成云,又被风吹散了。


        

突然山谷中地动山摇,一头体型如同小山的巨兽冲出山林。


        

那是一头封豨。


        

野猪活过五十年,长到八百斤,称豨,已经可以称作灵兽。


        

豨头大,身子小,蛮力惊人,即便是蛮牛都会被撞飞。


        

而封豨则是活过百年的野猪,头颅占据了身子的三分之二,鬃毛如钢铁打造的利刺,獠牙如象牙,开山辟石,蛮力无穷。


        

从山林中冲出的封豨还不算太大,肩高九尺,比成年人高出两尺多,獠牙也有两尺多长,胳


        

膊般粗,挑起几千斤巨石,撞倒几株大树,也是轻松。


        

然而在这头封豨的前方却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双手抓住封豨的两根獠牙,竟然正在与这头封


        

豨角力!


        

这身影正是陈实,瘦得皮包骨头,但是力量却大得出奇,只是个头相比封豨实在太小。


        

一人一猪角力,陈实被封豨一路顶出山林,不是他力量不济,而是只有两条腿,地面承受不


        

住他双腿传来的力量,被推得犁着地向后滑。


        

“论力量,你不如我!”


        

陈实大喝,双臂发力,掰着封豨的两根粗壮獠牙,腰身发力,轰隆一声,将这头庞然大物生


        

生摔倒在地!


        

那封豨要翻身起来,陈实力量爆发,按住猪头,几拳将封豨脑壳砸开.


        

封豨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


        

陈实扛起肉山般的封豨,健步如飞,直奔附近的山溪而去,唯恐走慢一步,自己便要饿死。


        

大蛇玄山远远眺望,看着陈实在溪水边忙碌。


        

它对这些并不干预。


        

物竞天择,曾经它也有过血食的时代,也曾捕猎其他灵兽。


        

它在看着陈实。


        

溪水边,陈实将那头灵兽封豨洗剥干净,按照小排、大排、腰子、下水、脆骨、耳朵、头


        

肉、肘子、蹄膀等分类,分割细致。


        

他又砍伐了几株大树,适合烤的便架起来烤,适合炖的便放在煮自己的大锅里煮。


        

——他把老陈家煮药的那口锅也搬过来了。


        

封豨身上的肥肉,被他架在松木上烤出金黄的油脂,撒些粗盐刷在炙烤的小排上。


        

“他比我当年会吃多了。”大蛇玄山心道。


        

他继续看着陈实,只见陈实正在给烤小排刷油,第一块桌子大小的烤排骨已经熟了。


        

封豨虽是灵兽,但膻味重,肉质粗,咬起来费劲。


        

好在陈实这些日子淬炼肉身,牙口越来越好,吃着无碍。


        

尤其是烤得松脆焦黄的地方,反倒没有膻味,一口下去,咯吱作响,被烤得外焦里嫩的油脂


        

在嘴巴里炸开,滋润舌头上八千个味蕾,每一个味蕾都在一瞬间分泌津液,可谓大快朵颐。


        

血肉中有灵力,落入腹中之时,灵力便就此迸发,化作养分滋润着陈实的五脏庙,饥饿感顿


        

时大大降低。


        

大蛇玄山看到这里,三千年餐风饮露,此刻竟觉得有些饿了。


        

过了片刻,大蛇玄山看着陈实托举着封豨的后腿,向自己走来。


        

这条后腿已经烤得外焦里嫩,陈实唯恐太大,难以烤熟入味,所以在后腿上划了一道道深深


        

的痕迹,用粗盐揉搓,又在里面塞满了各种植物的香叶,充分腌制。


        

大蛇玄山嗅着封豨后腿传来的香气,三千年餐风饮露,竟让他觉得有些嘴馋。


        

——感谢花火长歌的盟主打赏,老板帅气!


        

大家看看口袋里有没有多的月票呀,新书期需要大家的月票呵护一下。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