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二十九章山君庙的阳光
夜间

大道之上

        

陈实看着那条雕塑般的大黑蛇,心中充满敬畏。


        

这条大蛇的心态心境,已经远远胜过世人,达到了即便顶级修士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沙婆婆带着他,继续深入乾阳山。


        

“沙婆婆,你说乾阳山也有灵么?”


        

陈实询问道,“倘若乾阳山也有灵,那么这座山的灵该有多大?又会是什么样子?”


        

沙婆婆想了想,摇头道:“或许有灵吧,可是我并未见过。”


        

他们穿过一道山涧,山涧边有浣发的少女,那是山涧的灵,美丽而灵动,与陈实和沙婆婆打


        

着招呼。


        

沙婆婆送给少女一柄梳子,少女很是开心,谢过他们,山涧的水也变缓很多。


        

他们经过一片林地,林地中有着许许多多灵药,已经生长了不知多少年,许许多多光着屁股


        

高不及尺的孩童在林下奔跑,见到他们便纷纷躲到树后,偷偷打量他们。


        

沙婆婆打开篮子上的花布,抓起一把糖,那些小娃娃便咿咿呀呀的跑出来,许许多多脑袋挤


        

在一起,伸出胖乎乎的手掌,白嫩嫩的,向他们讨糖吃。


        

这就是大山。


        

陈实见过黄坡村附近的乾阳山,鬼神领域一个接着一个,诡异莫测。


        

然而这里的乾阳山,却向他展示了不同的一面。


        

山川瑰丽,壮我胸怀。


        

经此一行,他只觉这世界竟是如此美好,胸怀壮阔,方能容下这山,这物。


        

良久,他们终于来到此行的目的地。


        

一座古老沧桑的庙宇映入陈实眼帘,庙前是一座山门,已经塌了半边。


        

两人来到山门前,只见残砖断瓦四处散落,山门的门楣也断了,落在一边。陈实上前,将上


        

面的山石搬开,铲去泥土,勉强辨认出“山君”的字样。


        

“这里是……山君庙!”


        

陈实四下打量,山君庙有一座主殿,两座偏殿,偏殿已经坍塌,不复存在,主殿却还屹立。


        

大树参天,在破败的院落里盘结,树冠极大,恰恰将这座庙宇遮挡住,密不透光,让阳光无


        

法照耀在庙宇上。


        

虽然没有阳光照耀,这里却不显得冰凉,气温很是舒适。


        

树下有个缺了一条腿的香炉,长约一丈,高五尺,宽三尺,像是一口长方形大鼎,炉中积满


        

了香灰,想来当年一定香火鼎盛。


        

这里的空气中像是弥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陈实仔细感应,却又消失不见。


        

“不凡之力!”


        

他顿时醒悟,这种奇异不可捉摸的力量便是香火之气形成的不凡之力,这种力量可以凝聚神


        

相,让干娘等村中的神灵拥有神奇的力量!


        

只是古怪的是,这座古庙中的不凡之力却处于游离状态,并未凝聚。


        

陈实细细感应,这才发现不凡之力是自香炉中散逸而出。


        

“从前这里的香火太鼎盛了,导致香炉中也凝聚了大量的不凡之力,以至于古庙败落后这么


        

长时间,炉中还有不凡之力没有完全逸散。奇怪,为何没有逸散?”他心中暗道。


        

沙婆婆上前,在炉中插了三炷香。


        

只是这三炷香形成的不凡之力也很快飘散到空中。


        

“这里的不凡之力太强了!”沙婆婆东张西望,惊叹道。


        

陈实踏入正殿,正殿也有不凡之力弥漫,比外面更浓。


        

陈实上次遭遇的荒山破庙,便没有这么浓郁的不凡之力。


        

殿内也有香炉,规格也不小,烟灰堆积。


        

陈实四下打量,但见正殿的柱子上盘着石龙,门户上还有门神的痕迹,只是模糊不清。


        

檐顶贴着青瓷片,瓷片上绘制的是一些神话故事,只是看不出讲的是什么。


        

前殿的殿顶则有一道横梁,长两丈有余,朱红色,鎏金绘龙。


        

到了大殿,但见殿顶一片金光灿灿,竟是一片金顶,金顶中央是藻井,藻井中绘着八卦,边


        

缘是云纹。


        

正对着藻井的,是高达两三丈的神龛,极为巍峨,可见当初这座庙宇中供奉的神像是何等庞


        

大。


        

只不过,如今神龛中空空如也,并没有神像。


        

这座庙已经空了。


        

“这里的不凡之力如此浓郁,当年居住在这里的山君,一定极为强大,可是这里为何失落


        

了?”陈实不解。


        

沙婆婆道:“这座庙,甚至这座山,原来都不存在,是一夜之间从地底冒出来的。当年乾阳


        

山大地震,屋舍倾倒,树木摧折,死了不少人,第二天我就发现这里多了一座山头。只是那时,


        

我在乡下救人,无暇前来查看,后来也来过几次,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陈实心中微动,山君庙也是从地底突然生长出来的?


        

他来到殿外,仰头望天,院中的那株大树枝叶,恰恰将所有的阳光遮挡住。


        

他们站在庙里看不到太阳,同样,太阳也看不到这座庙宇!


        

太奇妙了。


        

这座庙宇,像是有意躲着天外真神的注视一般!


        

“这里能让你修炼么?”沙婆婆询问道。


        

陈实尝试着催动三光正气诀,星光纷至沓来,同时到来自另一个时空的阳光和月光,显然这


        

里可以修炼!


        

沙婆婆也很是开心,笑道:“能修炼我便放心了。昨天让你历险,若是不能回报你,婆婆就


        

无地自容了。你在这里修炼,我帮你收拾。”


        

陈实摇头道:“婆婆你回去便是,我可以一边修炼,一边收拾。”


        

他一边催动三光正气诀,一边打扫这座大殿。


        

沙婆婆见状,笑道:“那我先回去,中午送饭过来。”


        

陈实只觉心中甚是过意不去,正打算告诉她中午不必过来,沙婆婆已经离去,只好作罢。


        

忙活了一上午,陈实才将正殿打扫一遍,到了中午,沙婆婆果然来送饭了,三菜一汤,比老


        

陈家的饭菜香多了。


        

陈实感激莫名,狼吞虎咽。


        

沙婆婆欣喜的看着他,便像看着自己的亲儿子。


        

下午,陈实将正殿破损的地方修补一番,这座正殿已经勉强可以落脚。应该是有大树树冠遮


        

挡的缘故,正殿的殿顶没有受损,因此也无须砖瓦匠来修补,只是有些地方需要粉刷。


        

“我今天晚上不在这里过夜,先回去,明天背一些白灰过来,把墙面粉刷一下。”


        

陈实四下打量,心道,“还有那些门窗,也需要厚纸糊一下。若是有阳光从殿内透射出来,


        

只怕这座庙宇也保不住。两个倒塌的偏殿,也要清理一下,院子也需要收拾。”


        

他离开山君庙,原路返回。


        

路上他又遇到那些在林地里玩耍的胖娃娃,只是天色将晚,他们也变得懒散起来,一个个在


        

树下扎根,把自己埋起来,仅仅露出头,好奇的向陈实打量。


        

陈实又遇到山涧边的少女,少女很是羞涩,偷偷看他。


        

陈实翻越一座大山,黑蛇依旧盘绕在山峰上,如木雕泥塑,一动不动。


        

陈实来到大树旁,向庄婆婆问好,借道过去。


        

过了不久,他平安回到家,爷爷已经做好了饭,天色也黑了,月亮徐徐睁开眼,照耀大地。


        

第二天,陈实特意去买了些香烛和零食,放在书箱里,背着书箱再度出门。


        

他来到岗子村,先向沙婆婆问好,而后进入大山,向大树下的庄婆婆进献香火,又给身躯阻


        

断山路的黑蛇上了几炷香,送给山涧边的少女一面铜镜,从书箱里取出一些风车和零食,送给林


        

地里的胖娃娃。


        

他一路走过来,和这些奇妙的灵熟络起来,这才进入山君庙。


        

陈实用了五天时间,才将这座庙宇里里外外收拾干净。


        

他努力收拾的时候,胖娃娃们会跑过来,帮他搬砖运瓦,山涧少女会搬运来流水,帮他冲刷


        

地面的脏污。


        

倘若陈实做工忘记了时间,到了晚上,那条无比庞大的大黑蛇便会游到山君庙前,守护着这


        

座庙宇,免得邪祟侵害陈实。


        

他们相处很是融洽。


        

院子里还有一个放生池,池子也被打扫干净,陈实在里面发现一个很大的龟壳,小船一样。


        

“这只龟不知活了多少年,可惜没能熬过岁月。”


        

陈实把龟壳洗干净,用手敲一敲,邦邦硬,拳头砸在上面,竟会迸发出流光,将他的力量卸去。


        

“这件东西好像很不错。”


        

陈实把龟壳拖上来,放入正殿,心道,“或许可以卖个好价钱。我先存起来,今后给爷爷养


        

老,爷爷就不用出去卖符了。”


        

收拾偏殿的时候,他还在瓦砾中发现一个石匣,方方正正,可以看到拼接的线,然而却没有


        

办法打开。


        

这石匣不知是什么石头,陈实砸了几下,竟毫发无损,甚至连道痕迹也没有留下。


        

“不知道石匣中藏的是什么?或许是宝物,或许就是有人把石头雕琢成匣子的模样,用来骗


        

傻子。”


        

他将石匣放在一边,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一切收拾妥当,他终于可以安心修行。


        

陈实在香炉中插上几炷香,空气中游离着奇异的不凡之力。这几日,他没有忘记上香,这里


        

弥漫的不凡之力也越来越浓郁。


        

随着他的到来,这里的不凡之力也变得活泼了许多。


        

最让陈实不解的,就是庙宇中的不凡之力并未消散。按理来说,无主的不凡之力,肯定会很


        

快消散,而庙中的不凡之力却越积越多。


        

这次修行,他竟不知不觉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忘记日月运转,忘记白天黑夜。


        

不知过了多久,陈实醒来,经历这几日的北斗淬炼,他五脏锻炼得如钢似铁,呼吸之间,气


        

息悠长。


        

他体内血液流淌,宛如铅汞在血管中流动,血液蕴藏着极为强大的能量。


        

血如铅汞身如铁!


        

这是三光正气诀中所说的换真血的征兆!


        

换真血,是修成圣胎法体的第一步!


        

在山君庙中修炼短短几天,便有这等成就,速度着实惊人!


        

“咦?”


        

陈实惊讶的睁大眼睛,但见这座大殿里竟然春光明媚,阳光温煦,呈现出金灿灿却又柔和的


        

颜色!


        

这阳光与那日他在破庙中所见的阳光一样,是来自另一个时空!


        

他顺着阳光看去,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太阳。


        

太阳正在东方,刚刚跃出地平线。


        

他终于明白,何谓旭日初升!


        

他贪婪的看向这轮冉冉升起的太阳,激动万分。


        

陈实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我能穿过这片光芒,到达另一个世界么?”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