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二十八章 如敬神明
夜间

大道之上

        

沙婆婆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这一连串的变化实在太快,让她目不暇接。


        

陈实长长的舒了口气,将背上背着的羊角铜灯取下,笑道:“婆婆,我把你丢的铜灯取回来


        

了!”


        

突然,那小老太婆颤抖着奔了过来,一把将他搂在怀中,身躯颤抖,声音哽咽,死死的抱住


        

他,老泪纵横,如雨般落下。


        

“孩子,我的好孩子,婆婆再也不让你冒险了!”


        

那小老太婆哭得很是伤心,对心心念念的铜灯也视而不见,让陈实有些惶恐。


        

沙婆婆抱着他,便像是抱着自己的至亲之人,舍不得撒手。


        

过了良久,沙婆婆才将他放开,抹去脸上纵横的泪水,反复检查陈实是否有什么损伤,发现


        

他没受伤,这才放心。


        

“婆婆,你没事吧?”陈实试探道。


        

沙婆婆听到他的声音,不觉想起自己的孩子,顿时又泪如雨下。


        

“我儿子天雨与他一样机灵可爱,如果还活着,只怕已经成家立业,我也能抱孙子了。孙儿


        

应该与小十差不多大了。”


        

这小老太婆触景生情,看到陈实在必死的情况下,竟从阴间逃脱,不觉想起自己的儿子向天


        

雨。


        

向天雨特别机灵可爱,悟性也高,那时也是十来岁的年纪。


        

男孩子总是很淘气,但也很懂事,向天雨便是如此。


        

淘气时,让她恨不得抓过来狠狠揍一顿,但也有懂事的时候,会特别贴心,对她嘘寒问暖,


        

捏肩捶背。


        

她对这个儿子无比疼爱,只是那时的她同样也有着自己的雄心壮志。她在魂魄上的造诣极


        

高,还想再进一步,然而不知何故,总难以突破,于是便动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那便是潜入阴间,去寻一种只在阴间才有的奇石,三生石。


        

倘若能以三生石炼药,服下后便可以觉悟自己的前世,将前世的修为化作自己当世的修为,


        

从而让自己可以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然而阴间并非什么人都可以去,去的人,要么是童男精魂,要么是童女精魂。


        

童男精魂,一派纯阳,能够抵御阴间的阴气侵袭,不至于魂飞魄散。


        

童女精魂,一派纯阴,在阴间也不至于受损太快。


        

她不信任外人,毕竟三生石极为珍贵,所以便打算让自己的儿子向天雨偷偷入阴间,为她盗


        

取三生石。


        

她为向天雨的安危,做了多重准备,各种保命的符箓、宝篆,以及各种法术、宝血,武装得


        

极为齐全,这才让向天雨魂魄离体,进入阴间。


        

向天雨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为她做这么危险的事,没有任何怨言,也没有拒绝,就这样进


        

入阴间。


        

可是,向天雨没能回来。


        

她等了七天,向天雨始终没能回来。


        

七天是一个坎儿,修士的魂魄离体,七天内肉身还可以活着,七天后,肉身便死了,腐败了。


        

她的儿子死了。


        

那个淘气又懂事的小男孩死了。


        

魂魄迷失在阴间,找不到回家的路。


        

儿子之死,对她的打击极大,同样因为这件事,她的丈夫与她决裂,夫妻形同陌路,也因为


        

这件事,她一辈子都在自责和悔恨中度过。


        

当年,陈实爷爷陈寅都找到她,请她相助,她原本拒绝,但是看到陈实的脸庞,又想起自己


        

的儿子,这才应允,不惜性命相搏,也要横跨阴阳两界,为陈实招魂。


        

她也是在那时,得罪了阴间的巨头,留下了很多仇家,不能再踏足阴间,否则必遭围攻。


        

沙婆婆幽幽的叹了口气,摸了摸陈实的头。


        

“婆婆不会再让你做任何危险的事了。”她低声道。


        

陈实举起羊角铜灯,笑道:“婆婆要找的灯,是不是这个?”


        

沙婆婆振奋精神,点了点头:“为了这个劳什子破灯,险些让你送命,小十恨不恨婆婆?”


        

陈实摇头:“爷爷说,婆婆当年为我做了很多事,让我报答婆婆的恩情。”


        

沙婆婆心里一暖,又有老泪想要落下,连忙道:“天快要黑了,咱们先回去。”


        

两人往回赶。


        

“这盏灯,是阴差当中的鬼王才能拥有的宝物,叫做羊角天灵灯,能够照破阴阳两界,洞察


        

幽冥,拥有着甚为了不起的威力。”


        

沙婆婆说起这羊角天灵灯的来历,道,“当年我与几个老家伙联手,才抵御住羊角天灵灯的


        

威力,将马面鬼王重创。马面鬼王带着灯坠入忘川河,我知道它必死无疑,但是没想到它竟能借


        

忘川河的特殊之处活下来,并且活到现在。”


        

她不禁有些后怕。


        

若是马面鬼王还拥有一点力气,只怕一缕真气便能让陈实粉身碎骨。


        

“这盏灯,婆婆先替你保存着,将来你随时可以取走。”沙婆婆道。


        

两人回到岗子村,天色将晚,只见一只大黑狗早已在村口等候。


        

陈实连忙上前:“黑锅,爷爷让你过来,叫我回家吃饭?”


        

黑锅摇了摇尾巴。


        

沙婆婆道:“小十,你先跟狗子回家,明天过来,我带你去找那座古庙。”


        

陈实忙不迭称谢。


        

沙婆婆目送一人一狗远去,心中感慨万千。


        

“和天雨小时候,一样样的。也是这么聪明,这么灵动,这么倔强,答应别人的事,就要一


        

定做到。”


        

她回到住所,将那盏羊角天灵灯放在桌子上,桌子被压得咯吱作响。


        

这盏铜灯陈实拎着的时候看似不重,但也有三百多斤。


        

沙婆婆取出一根银簪,将灯芯挑长一些。


        

那灯芯是插在羊背上的铜人的天灵盖中,铜人体内灌注的是灯油,尽管过去了很多年,灯油


        

依旧很足。


        

灯芯被挑出来一些的时候,铜人的面色变得古怪,张口发出凄厉的惨叫,在房间里很是刺耳。


        

待到灯焰稳定,它仿佛习惯了疼痛,便不叫了,脸上反而露出笑容。


        

沙婆婆催动这盏羊角天灵灯,突然灯焰的光芒暴涨,下一刻她的房屋,街道,岗子村,乃至


        

乾阳山,仿佛统统消失不见!


        

那洞穿一切的灯光,照穿了房屋,街道,村庄,山川,直达幽暗的阴间!


        

沙婆婆穷极目力,借着灯光向无尽漫漫的黑暗看去,穿过迷雾与荒原,死亡与冷寂,扫过无


        

数鬼魂,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


        

“天雨,你在哪里?你是迷路了么?娘来找你了……”


        

陈实回到家,爷爷已经做好饭菜等着他,陈实连忙去洗手脸,这才坐下。


        

“你去找沙婆婆,她没有要求你做危险的事情罢?”爷爷不经意间问道。


        

陈实摇头,笑道:“没有。爷爷,沙婆婆是个很好的人,待我可亲了。”


        

“那就好。”


        

爷爷背对着他,慢吞吞的吃着蜡烛,道,“沙婆婆虽然是个好人,但她执念也深,容易做出


        

一些出格的事情。倘若她要求你去阴间,你不要答应她。”


        

陈实凛然,心道:“晚了,我已经去过了。”


        

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爷爷,免得爷爷不让他去找沙婆婆。


        

一夜无事。


        

清晨,陈实吃罢饭,拜过干娘,跟爷爷说一声,便兴冲冲出门,直奔岗子村而去。


        

“汪!”


        

村口,黑锅坐在树下,冲着陈实远去的背影叫了一声。


        

“我知道,他撒谎了。”


        

爷爷站在黑锅身后,面色阴沉,“昨天他回来时浑身是水,身上带着阴气,显然沙婆婆让他


        

去了阴间。他还包庇老太婆。”


        

黑锅侧头看爷爷:“汪汪!”


        

爷爷面带黑气:“你说得对,臭小子该修理了,竟学会撒谎了。还有沙婆婆,也该教训教


        

训,免得她把我孙儿置于危险之中!更可气的是,她竟想抢我孙儿!”


        

黑锅狐疑的仰起头,它的话不是这个意思啊。


        

爷爷若是想揍陈实,自己下手便是,何必说是它说的?


        

只是这个锅,自己必须得背。


        

陈实来到岗子村,沙婆婆已经早早的做好饭,自己没吃,在等着他。


        

“陈寅都烧的饭菜,狗都不吃!难为你竟然吃了这么多年。”


        

沙婆婆夹了几口饭菜,便放下碗筷,含笑看着陈实狼吞虎咽。


        

没办法,爷爷做的药膳的确太难吃了。


        

“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


        

沙婆婆笑道,“锅里还有,我再给你盛些。”


        

陈实吃得肚子滚圆,两年来还是第一次吃得这么饱,连忙起身,帮沙婆婆刷锅洗碗。


        

沙婆婆连忙道:“放那里,我自己收拾!这孩子……”


        

陈实收拾妥当,又帮她打扫院子,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沙婆婆。


        

沙婆婆穿戴整齐,挎着一个小篮子,篮子上蒙着一块花布,笑道:“知道你等急了,咱们这


        

就出发。”


        

一老一少出门入山。


        

岗子村入山的道路,与黄坡村入山的道路又有不同。黄坡村的入山路比较平缓,而这里则比


        

较陡峭。


        

山路是在悬崖峭壁上凿刻出来的,细细的一条道路,只能勉强容纳一个大汉通行,倘若迎面


        

走来一人,那就十分危险,稍有不慎就可能掉下山崖。


        

沙婆婆看着年迈,步履却很是稳健,面对悬崖峭壁也丝毫不惧,倒是陈实有些心惊肉跳。


        

“老嫂子,我和小十路过,从你这里借路。”沙婆婆停下脚步,向着一株虬根盘结的大树笑


        

道。


        

她来到树下,从篮子里取出几根香点燃了,插在树下。


        

陈实好奇打量,只见那古树不知活了几千年,盘根交错,竟布满山崖,仅仅露在外面的树


        

根,便有一两亩地!


        

不过,这株大树的主干应该被雷劈了,树桩上留有雷火焚烧的痕迹,他们现在看到的树身,


        

是在主干旁边新长出的树身。


        

尽管是新长出的,但看着也有几千年的树龄了。


        

这株古树的灵是一个住在树洞中的老太婆,个头很矮,比陈实还要矮一头,盘着花白头发,


        

拄着拐杖,慈眉善目,笑呵呵的看着陈实和沙婆婆。


        

她的嘴巴瘪了,没有几颗牙齿,笑的时候能勉强看到两三颗牙。


        

“小十,快来见过庄婆婆!”沙婆婆给陈实塞了几炷香。


        

陈实连忙上前,敬香,拜道:“陈实见过庄婆婆!”


        

“好孩子,好孩子。”庄婆婆笑呵呵的看着他。


        

两人从树洞间穿过。


        

“大山,令人敬畏。要敬畏山,如敬畏神明。乾阳山中多有灵,草木有灵,山石有灵,爬虫


        

走兽也有灵,即便是那山涧,那溪水,也有着灵栖息其间。”


        

沙婆婆一边走,一边教导陈实,“心存敬畏,则路路皆通。心存不敬,活路也有可能变成死


        

路。”


        

他们来到一处更加陡峭的地方,前方的山路突然断去,黑石堆满了山路。


        

沙婆婆上前,敬香,道:“道兄,我与小十路过,还请行个方便。”


        

陈实瞪圆眼睛,只见那些黑石竟然有规律的移动起来,黑石攀上陡峭的崖壁,渐渐远去。


        

待到那些黑石走的远了,陈实才得以一窥黑石真容,竟是一条无比庞大的黑蛇的蛇鳞,只是


        

太巨大,所以看起来像是黑色山石堆叠!


        

陈实跟着沙婆婆继续沿着山路前行,走了四五里地,终于看到那条大黑蛇。


        

黑蛇盘在他们所在的山峰上,孤独寥寂的仰着头颅,呼气成云,吸气成风,一呼一吸之间,


        

山谷中风云变幻,奇妙万分。


        

大黑蛇是山中的兽灵,早已过了吃血食果腹的岁月,它餐风饮露,宿霞卧云,宛如大山中的隐士,与世无争。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