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二十七章 八卦翻动风云起两界穿梭跃龙门
夜间

大道之上

        

“已经化作了白骨,竟还活着?”


        

陈实心头一突,奋力掰开瘦高白骨握住铜灯的指头,提着这盏铜灯便向上游去。


        

铜灯握在瘦高白骨的手中不显得大,但落在陈实手中,几乎和他一般高,大的吓人,同样也


        

很是沉重。


        

他回头看去,只见那瘦高白骨彻底苏醒,似乎极为愤怒,只剩骨骼的双腿在河床上曲蹲,纵


        

身一跃,竟欲跳起,追击陈实!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瘦高白骨的一条大腿骨竟然因此折断,跳跃的方向也因此歪斜,栽向


        

一边。


        

陈实既是骇然,又觉得好笑。


        

那瘦高白骨的骨骼上,竟然遍布伤痕,有利器所伤,也有钝器砸伤,还有法术灼烧的痕迹。


        

它不能用力,用力的话,这些受损的骨骼便会断去。


        

不仅如此,陈实还看到它的肋骨断了几根,不知落在何处。


        

如今又断了一条腿,游动起来便像三条腿的蛤蟆,姿态说不出的可笑。


        

只是尽管可笑,但其游动速度依旧远胜陈实!


        

陈实不敢怠慢,倾尽所有力气,向河面游去,一边游动,一边脑海中各种念头涌了出来。


        

“瘦高白骨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他和我一样,也是从阳间穿梭到阴间,所以自身血肉化


        

去,变成白骨。


        

“这盏铜灯,只怕也绝非沙婆婆的宝物,而是他的宝物!


        

“沙婆婆惦记着这盏铜灯,此物一定非比寻常。只是沙婆婆为何确定铜灯一定会落在忘川河


        

中?是了,当时一定是此人受了必死的伤,与铜灯一起跌入忘川河!


        

“沙婆婆不确定此人有没有死,所以等了九年。九年时间,此人肯定伤势爆发死于非命,所


        

以她才让我下河寻灯。


        

“只是沙婆婆也没有料到,此人进入忘川河,血肉消去,只剩白骨,致命伤反而因此没了。


        

只是他也无法出河,所以只能在河底沉睡。”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河面上一艘艘木舟穿梭如织,从四面八方而来。


        

木舟上站着一个个强大至极的身影,正是瘦高怪人!


        

陈实心中一惊,现在上去,只怕被这些瘦高怪人抓住,当场吃掉!


        

他正欲转向,只见下方那具瘦高白骨已经追来。


        

陈实两只手提着铜灯,两条腿用力蹬水,试图避开瘦高白骨,然而瘦高白骨距离他还是越来


        

越近!


        

上方的河面上,一条青色石路自阳间而来,直达忘川河。青石的尽头,沙婆婆小小的身躯尽


        

显巍峨,屹立在祭坛之上。


        

一艘艘木舟映入她的眼帘,让她心中一紧。


        

“糟了。这些老对头来的这么快!”


        

她心知若是被这些阴差占据了通道,陈实必然难以进来,只怕尚未露面便被阴差抓来吃掉,当即心一横,竟然一步跨出,走上青色石路。


        

“天帝生我,皇天养我,日月照我,北斗辅我,山川导我,百神侍我,阴阳通我,风伯送


        

我,天厨供我,紫云盖我,神药治我!”


        

小老太婆衣衫烈烈,四周传来宏大的声音。


        

“往来无穷,入海则出天门,入河即出地户!司命举我,何求不得,何指不测!”


        

她的周身,神光耀体,呈现北斗绕身,日月垂丽的异象,阴阳相通,紫云形成华盖,透体神


        

光在身后凝结成神药,又有符文交织,在身外形成八卦炉的形态。


        

所谓太上八卦护身箓,其实是她的太上八卦护身诀的简化版!


        

沙婆婆迎上那些木舟。


        

“小十,跟着我的鼓声归来!”


        

雷霆炸响,突然间强烈无比的雷光从水面上照耀下来,将忘川河底照耀得通透。


        

陈实在水中竭力躲避瘦高白骨的追击,匆忙间仰头看去,只见河面上仿佛有一尊周身笼罩在


        

灿灿金光之中的帝女,体魄巍峨,举手投足,翻江倒海,与那一众面目非人的木舟怪人交锋!


        

鼓声震荡,伴随着沙沙的声响,鼓点越来越密集!


        

那鼓声是从阳间传来,指引着陈实,催促他速速前往阳间。


        

“嗡——”


        

一个巨大的八卦符文震颤着,一长两短,从忘川河中划过,带动大水,让陈实和瘦高白骨身


        

形不稳。


        

那八卦符文陡然化作一座山峦,从水中冲天而起,向一尊木舟怪人镇压下来。


        

江面上传来沙婆婆的声音:“来吧!九年前我只身闯阴间,抢走那孩子的魂,当时没有怕你


        

们,今日更不会怕!”


        

“呼——”


        

忽然又有八卦中的震卦符文入水,待到从水中跃出时化作雷霆,粗大的雷电劈在江面上,雷


        

光乍闪,一团团雷火在江面乱窜!


        

又有离卦化作火焰,巽卦化作咆哮黑风,坤卦化作厚重黄土,乾卦化作青天,打得忘川河面


        

天昏地暗!


        

忘川河水被这恐怖的波动席卷,连带着让陈实和瘦高白骨的身形不稳。


        

他们身上没有血肉,凭借骨头在江中划水,本来就多有不便,再加上水流冲击,更是不稳。


        

好在陈实是骷髅,无须呼吸,否则早就淹死在水中了。


        

“婆婆这么强?”


        

陈实惊讶万分,沙婆婆看起来就是个乡下的小老太婆,懂些招魂的手段,靠着招魂养家糊


        

口,没想到实力居然如此强横!


        

一条青色石路,打通阴阳两界,甚至踏着石路而来,杀到阴间忘川河上来救他!


        

这是一个乡下的小老太婆能办到的事情?


        

“爷爷说当年我受伤,她为我东奔西走,想方设法为我招魂。”


        

陈实突然想到,若是沙婆婆动用全力自己招魂,场面该是何等的壮观?


        

只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两年之前的一切记忆,都化作了梦幻泡影,一片空白。


        

陈实试图向那条青色石路游去,却一次又一次被激流冲翻。


        

这里的水流越来越急,越是接近水面便越急,那一众木舟怪人的实力也非同小可,更关键的


        

是数量众多,而且越来越多!


        

更多的木舟从远处疾驰而来,舟上各有一个瘦高怪人,加入战局,围攻沙婆婆!


        

饶是太上八卦护身诀极为厉害,沙婆婆也吃力万分。


        

陈实自下向上看去,只见青色石路上不断有青石飞起,炸开,让这条连接两界的道路越来越


        

短!


        

这些涌来的瘦高怪人数量太多,只怕沙婆婆很快便会坚持不住!


        

鼓声也越来越急,显然沙婆婆内心极为急切。


        

陈实渐渐焦躁,那个与他一起在激流中翻滚的瘦高白骨也在不断向他接近,要不了多久,只


        

怕便能捉到他。


        

突然,陈实在激流中看到一条长达十多丈的骨鱼,正是大鲧,不由心中微动,不再对抗水


        

流,而是顺着水流向大鲧游去。


        

那条大鲧正在逆着水流冲锋,它虽然也变成了白骨,但是身上的鱼刺、鱼鳍还保持着鱼儿的


        

形态,游动的速度比陈实和瘦高白骨快了太多。


        

大鲧迎面而来,陈实立刻一只手抱着铜灯,另一只手抓住鱼鳍,他顿时只觉手上传来一股巨


        

大的拉扯力,剧烈的颠簸传来,大鲧带着他在水中疾驰,速度极快!


        

陈实又惊又喜,突然大鲧的速度慢了一些,回头看去,只见瘦高白骨抓住大鲧的鱼尾,两只


        

手交错向上爬。


        

“阴魂不散!”


        

陈实咬牙,两条胳膊先后穿过羊角,将那羊角铜灯背在身后,双手交错也自向前攀爬。


        

那瘦高白骨的速度更快,而且大鲧的身躯只有十来丈,要不了多久,瘦高白骨便会抓住他。


        

陈实埋头向前攀爬,只是鱼背上的鱼骨太粗大,他抱着鱼骨,险些滑落下去,只好努力攀


        

爬,来到脊骨处,手脚并用,踩着鱼肚上的大骨努力向鱼鳃处爬去。


        

后方瘦高白骨追来,比常人大四倍的白骨大手张开,向他后腿抓去。


        

陈实急忙缩腿,避开这一抓,终于来到鱼鳃,连忙钻进去。


        

那瘦高白骨也来到鱼鳃处,但体型太大,钻不进去,只好伸出长长的胳膊,奋力往里面乱


        

抓。


        

陈实躲到鱼嘴里,竭力避开白骨大手。


        

那白骨大手的骨尖极为锋利,若是触碰到,便会轻易将他的骨头切断!


        

突然,陈实的目光落在大鲧喉骨的鱼钩上,这鱼钩和铁链正是他进入忘川河时,挂在大鲧的


        

喉骨上。


        

陈实立刻将鱼钩取下,将铁链绑在自己有些瘦弱的右臂骨上,砸向白骨大手。


        

那白骨大手上有很多很深的伤口,若是能将之砸断,自己便少了很大的威胁。


        

不料他缠着铁链的拳头刚刚触碰到大手的臂骨,便被震得全身骨骼像是要散架一般,难受异


        

常。


        

那大手察觉到触碰,立刻折向,向陈实抓去。


        

同一时间,大鲧越游越快,猛然间一道幽蓝色的光芒不知从何处涌来,将陈实、瘦高白骨连


        

同大鲧一起淹没!


        

与此同时,沙婆婆的青色石路也轰然崩塌,站在石路尽头的沙婆婆发出一声无力回天的叹


        

息,身形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向阳间退去。


        

“嗡!”


        

德江旁边的祭坛上,空间剧烈震荡,沙婆婆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祭坛,气息飞速回落。


        

空间震荡掀起的澎湃气浪,将五大鬼王冲击得站不稳身形,各自向后滑去,祭坛也被压得轰


        

隆作响,坍塌下来!


        

沙婆婆却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前方的江面上,黑气崩散,青色石路彻底崩塌,消失不见。


        

她身躯颤抖,忍不住老泪落下。


        

她究竟还是没能救下那孩子。


        

就像当年一样。


        

正在此时,突然江面裂开,一条浑身散发着青黑色光芒的大鱼跃出水面,张开满是利齿的大


        

口,噗的一声,将一团黑影吐出。


        

那团黑影在半空中舒展开来,小小的,正是陈实,背上还背着一个与他差不多高的羊角铜


        

灯,铜灯居然还亮着,散发出幽幽的灯光。


        

陈实在半空中舒展身体,向岸边落去,手中竟然还拿着一截铁链,铁链的尽头便是一个大鱼


        

钩。


        

想来是鱼钩卡住了大鲧的喉咙,让大鲧吞不下去,只好将他吐出来。


        

而大鲧的鱼鳃上竟然还爬着一个人身马首的怪物,又瘦又高,有三五个成人那么高,只是浑


        

身是血,遍体是伤,还断了一条腿。


        

这个马首怪物便是追杀陈实的瘦高白骨,是阴间的阴差,因为伤势太重,不得不藏身在忘川


        

河下保命,此刻被陈实偷了羊角铜灯,竟然顾不得重伤也跟着大鲧一起来到阳间。


        

他与陈实、大鲧一样,在穿梭过来的一瞬间,便恢复血肉之躯。


        

肉身恢复,伤势也随之而恢复。


        

它的伤势,比九年前的伤还要重很多!


        

马首怪物断然不容许羊角铜灯被偷,也立刻单腿跃起,自后方向陈实扑来。


        

沙婆婆目瞪口呆,浑然不知这其中的缘故。


        

只听轰隆一声,陈实双膝曲蹲,稳稳落地。


        

而在他身后,大鲧再度自水中跃起,张开血盆大口,将那半空中向他扑来的马首怪物一口吞


        

下,又是嘭地一声扎入水中,溅起几丈高的浪花。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