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二十四章 符由心起清风自生
夜间

大道之上

        

陈实将这一幕收入眼中,羡慕得很:“我若是也会这一手,下次躺进棺材里,就很拉风帅气


        

了。”


        

爷爷催动罗盘,木车向外驶去。


        

“爷爷,这个萧王孙,也需要在养尸地养身子么?”陈实仰头问道。


        

爷爷盯着罗盘:“到了庄子,不要过问他人。”


        

陈实闻言,不再询问,只是回头看了看这个神秘的山中庄园,心中充满好奇。


        

这个山庄是爷爷和一批身份神秘的人,合力打造而成,每个人来到此地,都不问来历,不问


        

过往,大家不约而同的遵守着某种奇特的规矩。


        

“倒像是犯罪团伙的做派。”


        

陈实眨眨眼睛,心道,“爷爷当年肯定没有少做坏事,说不得作恶多端。不过就算他做再多


        

坏事,也还是我爷爷。”


        

爷孙二人回到黄坡村,不多时陈实房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我的糖葫芦呢?我的糍粑


        

呢?还有我的小糖人!谁偷了?哪个天杀的偷了我的宝贝儿?”


        

爷爷正在画符箓,只见陈实气冲冲的从房里出来,杀气腾腾。


        

“一定是村里其他孩子趁我不在,偷走了我的糖葫芦、糍粑和小糖人!我都舍不得吃,却被


        

他们偷吃了!得把他们统统抓起来!”


        

陈实怒不可遏的往外走,面色阴沉,“上酷刑!”


        

爷爷唤住他,道:“没人偷你的,被我扔了。你睡了七天,早就坏了。”


        

陈实面色顿时苦了下来,随即振奋精神,央求道:“爷爷,你上次买来的那些好吃的,我没


        

敢吃,一天就吃一小口,打算能多吃几天。你再给我买……”


        

“没钱。”


        

老爷子停笔,抬头瞥他一眼,“你去黄杨村除邪,不是赚了四两银子么?把银子交给爷爷,


        

爷爷帮你存着买媳妇……嗯,娶媳妇,还给你买好吃的。”


        

陈实警觉:“我帮黄杨村除邪,没有收钱。”


        

爷爷低头继续画符,道:“我给你洗衣服的时候,从袖兜里摸到了四两银子。原来不是你


        

的,那定是我的。”


        

“噗通。”


        

陈实面色苍白,双膝一软,跪在地上,万念俱灰,脸上只差写着“了无生趣”四个字。


        

过了片刻,爷爷似有不忍,放下朱砂笔,丢给他一小块碎银子,道:“给你一两,快点起来


        

吧。”


        

陈实抓住失而复得的碎银子,喜极而泣,连忙起来:“谢谢爷爷!谢谢爷爷!”


        

黑锅睡在墙角,翻了翻白眼,心道:“小主人也不想想,那银子是谁用命赚的,原本四两都


        

是你的,现在给你一两,你还感恩戴德。又被老爷子拿捏了。”


        

“啾啾,啾啾!”


        

陈实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拿着一块异兽肉,唤狗过来,黑锅懒洋洋的起身,慢吞吞的走到他


        

身边。


        

陈实图穷匕见,露出藏在背后的小刀,阴笑着抓住黑锅。


        

黑锅咬着肉,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陈实弄了点黑狗血,躲到房间里,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黑锅对此一点也不好奇,直到陈实拿出来一摞厚厚的符箓,然后用草绳拴在它的四条腿上。


        

黑锅吓了一跳,正欲把符箓咬下来,却见陈实也给自己腿上拴上两个符箓。


        

此符上面是风文,像是风儿打着卷,风中写着“乘云”的字样,中间是北斗星文,北斗下是


        

六丁六甲,最下方则是风文和北斗文的结合。


        

这正是甲马符的构造。


        

陈实与铁笔翁狭路相逢,靠着自己速度快,打死铁笔翁,但是对铁笔翁和赵铭用来赶路的甲


        

马符却十分眼热。因此身体痊愈之后,便打算试验甲马符的用法。


        

陈实催动一缕即将消散的真气,激发黑锅四条腿上的甲马符,同时也将自己腿上的甲马符激


        

发。


        

“黑锅,好东西便要分享。”


        

陈实一步跨出,笑道,“这是用你的血炼的符,当然少不了你的!”


        

他这一步迈出,只觉脚下一股清风油然而生,脚步竟像是滑出去一般,轻轻松松便跨出一丈


        

六七的距离!


        

而且更为奇特的是,不等他脚步落地,便又有风儿自脚底而生,将他的身躯托起,离地三四


        

寸时,便将他身体弹出,极为省力!


        

陈实又惊又喜,顺势跨出第二步。


        

这第二步跨得更远,接近两丈!


        

他的脚底,行走在风上,竟像是行走在冰面上,毫无阻力的向前滑行,更为关键的是,这冰


        

面,竟似软绵绵的。


        

再加上原来跨出的步子,一步能抵得上他平日里的六七步!


        

黑锅一向稳重,但看到陈实脚踏清风,滑来滑去,身形奇快,也不禁玩心大起,不由分说便


        

迈开四条腿向前冲去。


        

“咻——”


        

一道黑光向前扑出,狂风顿起,呼啦啦作响,竟将黄坡村街道两旁的房屋窗棂吹得扑啦啦扇


        

来扇去。


        

远处传来咚的一声,陈实看着黑锅炮弹一样,撞在百步开外街对面的土墙上。


        

陈实吓了一跳,连忙奔上前去,却见黑狗努力的把头从墙里拔出来,那狗头,竟将土墙撞穿


        

一个狗头大小的洞。


        

墙是老周家的。


        

老周看到是陈家的狗撞穿了自家的墙,敢怒不敢言。


        

黑锅拔出脑袋,拨浪鼓般晃了晃头。


        

陈实正担心它是否受伤,忽然只见狗子兴奋起来,四个蹄子生风,脚踏狂风呼啸而去。


        

“汪汪汪!”


        

远处传来狗叫,声音飞速远去。


        

陈实急忙追上前去,却见狗子踩着风在风中撒欢一般奔跑,如风如电,毕竟是四条腿,速度


        

甚至比他还要快!


        

“咻!”


        

陈实身边传来尖锐的破空声,是黑锅奔了过去。陈实还未来得及看清,便又是咻的一声,黑


        

锅冲入村庄,围绕着黄坡村的环形跑了一圈又一圈,惊得鸡飞狗跳。


        

下一刻,狗子冲出黄坡村,奔入山林,很快山中鸟雀顿起,四下里乱飞,一株株树木也被大


        

风吹得摇摇晃晃。


        

陈实担心它遇到危险,连忙跟上去,然而怎么也无法追上黑锅。


        

“四条腿,就是比两条腿跑得快!”


        

陈实刚想到这里,突然狂风扑面,待到狂风散去,只见黑锅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哈哒着舌


        

头,兴奋的看着他,疯狂的晃着尾巴。


        

陈实还未曾想明白它的用意,突然黑锅又咻的一声消失,猛然间狂风骤然而至,黑锅又出现


        

在陈实面前,口中叼着取黑狗血用的小刀,然后又是咻的一声消失,待到再次出现,它口中叼着


        

砚台。


        

短短时间,几个来回,黑锅便将陈实画符用的所有物件,统统叼着送来。


        

陈实会意,为难道:“黑锅,你刚被取过血,而且早上爷爷画符,也取了一次。一天取太多


        

血,你的身体扛不住……”


        

“汪汪!”


        

黑锅兴奋的叫嚷,围着他蹦来蹦去,催促陈实画更多的甲马符。它腿上的甲马符,力量已经


        

折损过半,效果不如从前。


        

陈实只好遂它心意,取黑狗血,研磨朱砂,又画了许多张甲马符。


        

黑锅一阵疯跑,很快从他的视野中消失,过了一会儿,只听呜呜的风声从远而近,速度极


        

快,狂风骤至,撒欢的黑狗狂飙而过。


        

如此疯跑不知多久,黑锅终于疲惫,虽然很累,却精神抖擞。


        

陈实将剩下的甲马符收起,突然有了个主意。


        

过了不久,他来到黄杨村,去探望自己唯一活着的朋友,刘富贵。


        

刘富贵已经恢复了很多,只是这次不知为何,刘富贵对他毕恭毕敬,甚至有些畏惧,再无从


        

前的轻松的感觉。


        

陈实失望,怏怏离开。


        

“富贵怕我,不再是我朋友了。他还打算跪下来给我磕头,眼神惊恐,他和其他孩子一样


        

了。”


        

岗子村。


        

沙婆婆是附近有名的神婆,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干娘能保护庇佑村民,但沙婆婆却能召来


        

亡魂。


        

若是思念故人,便可以来寻沙婆婆,求沙婆婆将故人的魂魄从阴间召来。


        

也有家中老人暴毙的,来不及交代银钱藏在何处,也会有家人找来,请沙婆婆召来老人魂


        

魄。


        

还有那些寻仇的,把人杀了犹自不甘心,来求沙婆婆将仇家的魂魄召来,鞭打,水淹,火


        

烧,消心头之恨。


        

这日沙婆婆正在为一妇人招魂,那妇人死了丈夫,召来丈夫亡魂,妇人询问改嫁事宜,要变


        

卖家产,带着孩子嫁到另一个村,跟亡夫商议孩子改姓一事。


        

当然,只是询问一下,亡夫即便反对也无可奈何。


        

这时,突然暗室中透过来一抹亮光,惊扰到亡夫的亡魂,吓得那死鬼叫了起来。


        

沙婆婆看去,门缝里探出一个小脑袋,正是陈实。


        

陈实看到沙婆婆,咧嘴笑了,露出满嘴白牙。


        

沙婆婆心头一突,连忙打发了想改嫁的妇人,道:“小十,你怎么来了?你爷爷呢?”


        

她心头惴惴不安,独自面对陈实,她竟有些害怕。


        

陈实手里提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些青色的鸭蛋,鸭蛋下面是瓜果桃李,笑道:“我爷爷在


        

家里,我来给婆婆送一点我们村里的土特产。”


        

沙婆婆惊讶不已,连忙接过来,道:“你爷爷伺候这些东西?难为他了。”


        

“不是爷爷种的养的,是好心的邻居送的。”


        

陈实嘴巴很甜,擦了颗李子送过去,笑道,“婆婆尝尝,有点酸甜!”


        

沙婆婆对他的恐惧不觉少了几分,笑道:“陈寅都是个从不知说好话的棒槌,怎么会有你这


        

样会说话做事的孙儿?真甜!”


        

她咬了一口李子,只觉入口没有半点酸味儿,当然李子还是有些酸,只是心里甜了。


        

但她还对陈实有些畏惧,催促陈实赶紧回家,免得天黑。


        

陈实笑道:“婆婆不用担心,我腿上绑着甲马符,速度可快了,一会功夫便能跑回家。婆


        

婆,你缸里没水了,我帮你打水去。”说罢,拎着水桶便去村里的井边。


        

一会儿功夫,陈实便把沙婆婆家里的水缸打满了水,又帮沙婆婆扫地,刷锅洗碗,洗衣服,


        

晒衣服,很是殷勤。


        

沙婆婆连忙唤住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来婆婆这里所为何事?”


        

陈实在屁股上擦了擦手上的水,眉开眼笑,露出讨好之色,道:“爷爷说,沙婆婆最疼我爱


        

我,我小时候你还抱过我,我受伤那会儿,你还想方设法为我招魂。这次又是婆婆救了我,我自


        

当殷勤些。”


        

沙婆婆冷笑道:“陈寅都付过钱的,我才救你,公平买卖,无须你来献殷勤。我这人做事,


        

从不讲人情,只讲买卖。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陈实见状,只好道明来意,道:“婆婆,咱们乾阳山附近有没有那种荒山破庙?就是突然间


        

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被遗弃的,也没有人前去上香的那种。越古老越好!”


        

沙婆婆心中微动,道:“你寻这种地方做什么?”


        

————感谢蝶豆花和蓬门小仙的盟主打赏,老板英明!


        

兄弟们,大道之上还是新书期间,需要大家更多的宣传和票票,宅猪拜谢~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