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十九章符怪
夜间

大道之上

        

陈实双膝曲蹲,纵身一跃便跳到房梁上,沿着这条大梁移动。


        

他一手托着研磨好的朱砂黑狗血,一手提笔,小心翼翼的在那五个巨大符箓上作画。


        

大梁不宽,他必须谨慎,否则稍有不慎,便会跌落下去。


        

这五个符箓,显然是一个精通符箓的修士所为,以符箓化作邪祟,循着童子尿的气味抓孩


        

子。


        

抓到后,便吊在这里。


        

若是贸然救人,肯定会激发这些符箓的威力,说不定救人不成,反倒把幸存者害死,因此陈


        

实的目标是先破坏那五个符箓,再来救人。


        

不过倘若单纯的暴力破坏符箓,还是会引发符箓的威力,因此他用磨好的朱砂,改变这些符


        

箓的结构,让符箓的威力无法发挥。


        

很快,他便将这四个符箓的眼睛涂花,脑袋涂成一团乱麻。


        

最关键的是嘴巴,鬼怪头颅的嘴连接着锁链,若是引动符箓,收紧锁链,这几个孩子的舌


        

头,只怕当场从喉咙里拽出来!


        

陈实用朱砂将四个符箓的嘴封上,这样就算符箓还有威力,也不能收拢锁链。


        

只是砚台中的朱砂已经用完,无法涂抹第五个符箓。


        

第五个符箓没有束缚住孩童,陈实觉得没有涂抹的必要,当即向那个气若游丝的瘦弱男孩走


        

去。


        

但就在这时,第五副符箓中的鬼怪头颅缓缓睁开眼睛,鬼怪口中的锁链哗啦滑动了一节。


        

陈实的手掌已经摸到了刘富贵的手臂,见状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第五符箓鬼怪头颅的眼睛渐渐睁大,朱砂绘制的眼珠骨碌滚动一下,斜着眼睛看着陈实,鬼


        

怪的脸像是在笑,只是显得有些扭曲。


        

哗啦,哗啦。


        

一节一节锁链开始抽动,垂下的锁链头,如同蛇的脑袋,缓缓抬起。


        

陈实心中一沉,还是被发现了!


        

那第五符箓鬼怪突然开口,声音轰隆震响:“阁下是何人?为何坏我道法?”


        

这声音极为洪亮,震耳欲聋,将这荒宅震得烟尘扑梭梭往下落!


        

这并非符箓鬼怪在说话,而是符箓的主人,借鬼怪的眼睛观察到陈实,再借鬼怪之口,与陈


        

实对话!


        

陈实暗惊,这等本事,已经超越了一般的符师!


        

“为何坏你道法?你用村里的孩子炼的是什么邪法?四条人命,在你眼里是什么?”


        

陈实一边说,一边抓起锁住刘富贵眼皮的鱼钩,来不及取下鱼钩,用力扯动,试图将鱼钩后


        

面连接的细链子扯断。


        

他这十多天修炼三光正气诀,早已炼得力大无比,举手投足,开碑裂石,然而这细小的链子


        

却坚固得很,陈实用力扯动一下,竟然没断。


        

他再度用力,那锁链这才断去!


        

他抓住另一个鱼钩细链,用出全力,将细链挣断。


        

接着是鼻子、嘴巴上的鱼钩细链!


        

“乡下人的命,也是人命?”


        

那鬼怪头颅发出冷笑声,“你也是符师,难道便没有用其他人的性命炼宝?我只不过是想炼


        

一盏续命灯,要五个童男的精气凝练成灯油而已,阁下闯我道场,坏我好事,当真是连个面子也


        

不给吗?”


        

第五符箓变得扭曲起来,组成符箓的线条游动,像是一条条红艳艳的蛇,共同组成了鬼怪的


        

脸。


        

“唰——”


        

从第五符箓口中垂下的锁链如同蟒蛇舞动,向陈实卷去!


        

陈实一手抓住勾住富贵舌头的钩子,取钩,一手向那锁链抓去。


        

他必须先取下富贵脸上的所有鱼钩,尤其是舌头上的大钩,否则贸然去解拴住富贵手脚的锁


        

链,只会让这些鱼钩直接撕下富贵整张脸皮,以及将舌头从喉咙里撕扯出来!


        

那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


        

他摘下钩子的同时,那条锁链也被他抓住,然而锁链如同大蟒,顺势缠绕在他的手臂上,咻


        

咻旋转,缠绕的圈数越来越多,越来越紧!


        

陈实鼓荡气血,顿时气血充盈手臂,让这条手臂飞速变得粗壮,脚下发力,身形向上翻起,


        

抬手抓住另一条拴住富贵双脚双手的锁链。


        

他飞速将锁链缠绕在自己的左腿上,免得坠落下去。


        

他的头顶,第五符箓的笔画已经形成实体,化作赤红色的鬼怪头颅,丈余大小,张开血盆大


        

口向他咬下,腥臭之气扑鼻!


        

村民所见的鬼怪巨口,应该便是这种符箓所化。


        

垂下的长长舌头,便是它们口中的锁链!


        

陈实手上用力,试图将那颗扑来的鬼怪头颅抡起,但没能抡动,这鬼怪头颅极为强横,力量


        

比他还大,而且还能飘浮在空中,非人力所能对抗!


        

陈实此刻在空中,仅靠一条锁链借力,根本不可能是鬼怪头颅的对手。


        

眼看那赤红鬼怪头颅便要将他一口吞下,陈实脚下重重用力,屋顶顿时轰隆震动,拴着锁链


        

的木板发出咔嚓的声响。


        

他的力量虽然不如这个符怪,但也是极为惊人,这一脚发力,屋顶顿时承受不住,被他震


        

塌!


        

一块块画着符箓的木板连同屋顶的瓦石稻草,一起落下,砸在那符怪的大脑袋上!


        

陈实脚上的锁链立刻松开,身如游鱼,将富贵抱住,向下落去。


        

他刚刚落地,只见房梁也不堪重负,一两千斤重的梁木一断压塌了房屋,轰隆砸下。


        

陈实顾不得解开富贵手脚上的锁链,抱着他立刻向外窜出,他刚刚冲出堂屋,只听背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堂屋连同两间偏房同时倒下,一堵堵墙壁连同大梁,将三间屋子埋葬!


        

房倒屋塌,掀起的气浪将陈实和黑锅冲得踉跄,烟尘弥漫,呛得黑锅连连咳嗽。


        

陈实屏住呼吸,飞速将富贵手脚上的锁链解开,还未来得及站起,便见倒塌的房屋大梁突然


        

呼的一声竖了起来,一两千斤重的大梁,竟然像是根没有重量的柴火杆儿,看得陈实和黑锅两眼


        

发直。


        

“乡下的小符师,你激怒了我!”


        

那屋舍下传来符怪的怒吼,乱石纷飞,烟尘四起,那鬼怪头颅竟然毫发无伤,从倒塌的房屋


        

下隆起,顶开泥土乱石和房梁,飘在空中,居高临下盯着陈实。


        

它的口中连接着锁链,锁链的另一端则拴着那巴掌大小的青铜小鼎,鼎中的正是他用四个孩


        

子的性命炼制而成的续命灯油!


        

适才房屋倒下,它顾不得去吃掉陈实,立刻去抢小鼎,终于将这口鼎抢下,鼎中的灯油才没


        

有被毁去。


        

但它虽然抢回了灯油,但也因此给了陈实机会,让陈实救下富贵,让它炼制灯油的计划毁于


        

一旦。


        

灯油虽然保住了,但灯油的质量却大大降低,续命灯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符怪的另一端,是被其主人,那个炼续命灯的神秘符师所操控,不禁怒不可遏,正欲催动符


        

怪吃了陈实泄愤,突然看到槐树上的朱红色符箓,迟疑一下,冷笑道:“小符师,这个梁子咱们


        

算是结下了,你跑不了!我一定会把你捉住,炼成灯油!”


        

符怪在神秘符师的操控下,向上飞去,正打算带着灯油离开,突然院子里的陈实脱下裤子,


        

掏出小鸟,就地冲着倒塌的房屋撒尿。


        

那神秘符师俯瞰到这一幕,心中一怔:“莫非,这小子吓尿了?”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符怪脱离他的操控,呼啸而下,直扑陈实!


        

那神秘符师脑中一懵,顿时醒悟。


        

“我这符怪,嗅到童子尿的气味便会出击,将那童子捉来。这乡下小符师是个童子,用自己


        

的尿味把符怪引过去!”


        

他刚想到这里,已经来不及改变符怪的构造,那符怪便扑到陈实的面前。


        

同一时间,老槐树上,陈实留下的五岳镇宅符启动,光芒大放,形成五座光芒璀璨的大山形


        

态,压在那符怪的身上,将符怪压得轰然坠地,动弹不得!


        

符怪口中的小鼎顿时滚落,鼎中灯油洒了一地。


        

陈实抖了抖小鸟,提起裤子走上前,抬起一脚,重重落下,将那青铜小鼎踩扁,然后蹲下身


        

子,与那丈余大小的符怪双目对视。


        

那神秘符师怒不可遏,却被五岳压住,无法动弹。


        

“咱们的梁子,的确结下了。不要让我遇到你。”


        

陈实直视符怪的眼眸,似乎想要隔着符怪看到那符师的真容。


        

“遇到你,我一定活活打死你!”


        

陈实起身,抬脚,踩在那符怪的大脑袋上。


        

只听嘭地一声,那符怪炸开,化作猩红的血浆和朱砂,哗啦啦落地,融入泥土中。


        

陈实脚上也被溅了一些。


        

虽然将这符怪消灭,也将刘富贵救出,解决了这一桩吃尿床小孩的案子,但他心中还是有一


        

股愤懑无处发泄。


        

这个神秘符师的确很强,比他遇到的那些锦衣卫强了太多,他本不应该和这样的高手冲突,


        

但就是想把这个神秘符师找出来,狠狠打一顿,直到将对方打死为止!


        

“你们进来吧。”


        

陈实压制住怒气,向院子外目瞪口呆的村民招手,道,“邪祟已经被我除了,富贵也救回来


        

了。”


        

村民们闻言,还是不敢进来。


        

三旺胆子最大,抬脚走了进来,其他人这才大着胆子跟着他进入田家荒宅。


        

富贵的爹娘连忙扑来,抱起富贵,不住的呼唤富贵的名字。


        

富贵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低声道:“爹,娘。”然后又闭上眼睛。


        

“他精气损耗太多,让他睡一觉。先不要给他补,就喝一些米汤。”


        

陈实吩咐几句,让富贵爹娘把富贵抬回家。


        

其他村民清理倒塌的房屋,将另外三个孩子寻出来,只可惜,这三个孩子已经死亡多时,救


        

不回来了。


        

低低的哭声传来,最后变成了恸哭。


        

陈实听得心里揪得慌,带着黑锅走出荒宅,又回头向三旺道:“你们找人把田家八口棺材也


        

下葬吧。”


        

三旺心中一惊,连忙道:“他们是得罪了干娘,被干娘惩戒才死的,谁敢下葬?”


        

陈实面色一沉,冷笑道:“不下葬?他们一家八口不能入土为安,再在这里摆下去,必然会


        

怨气越来越深,必成邪祟!到时候,你们整个村的人都会被他们吃光!你们自己看着办!


        

村民们闻言,吓了一跳,连忙去准备。


        

适才他们看到陈实年纪小,还觉得他没什么本事,但看到陈实竟然将那小山般的“邪祟”弄


        

死,这才信服。


        

村里的族老又命人搬来桌椅,让陈实歇息,送上瓜果,看陈实年轻,又唤来两个年轻女孩为


        

陈实捏肩捶腿。


        

“三旺,你过来!”


        

陈实又唤来三旺,询问道,“你们村最近是否来过什么陌生人?”


        

“陌生人?”


        

三旺想了想,道,“的确来过。听说是省城来的,是一个年纪很大的符师,说是省城赵家的


        

二姑娘失踪了,前来打探消息,天晚了,要在我们村借宿一晚,天亮就走。那个符师人挺好的,


        

还给我们画了几张符。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