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十六章真神注视
夜间

大道之上

        

“搬运气血,竟然如此神妙!”


        

陈实玩心大起,意念集中在手掌,只见右手充气般膨胀,力大无穷。


        

他捡起被自己敲掉的那块石头,用力一捏,石头竟然啪啪破裂,搓了几下,便碎得如同尘


        

沙。


        

他抓起另一块石头,向手上砸下,气血充盈之下竟然没有痛感!


        

“只要气血充盈之处,便可以变大变粗,没有痛感!”


        

陈实想到这里,立刻意念搬运气血来到身体各处,试验不同地方气血充盈带来的效果。


        

他发现,若是集中在手臂的关节筋膜处,手臂竟然可以在短短瞬间变长四五寸之多!


        

若是气血充盈自己的脊椎脊柱,强壮筋膜,他的体内便传出骨骼交错的声响,顷刻间便可以


        

长高半尺!


        

陈实尿急,一时兴起,把气血搬运到那话儿上,只见它迅速鼓起,陈实不禁兴奋起来,嗷嗷


        

叫道:“我可以尿得更远了!全村人尿得都没我尿得远!”


        

他又搬运气血来到脖颈,脖子变粗很多。


        

“以后有人想掐我脖子,只怕会大费周章!”


        

陈实鼓动着气血向脑袋涌去,突然眼前一黑,直挺挺倒下,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实这才醒来,瞪大眼睛,脑海中一片空白。


        

又过了良久,他才眨眨眼睛,渐渐想起自己刚才搬运气血的事情。


        

他再也不敢把气血搬运到头脑了。


        

头脑为六阳之首,搬运气血来到这里,稍有不慎便会昏迷,或者出现幻觉,或者脑内出血,


        

极为凶险。


        

陈实独自摸索修炼,而且修炼的功法不全,难免会遇到这种危险。


        

“没有完整的三光正气诀还是不行,完全不知修炼的禁忌,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只是以


        

我目前的实力,还是无法看完真王墓前的石碑。”


        

他正欲继续修炼,突然只见外面天色暗红,万万里天火布满天空,形成壮丽至极的晚霞。


        

陈实心中一突,这是天外真神闭上双眼,眼帘下的火焰涌出,点燃了大地上方八十里的天空


        

形成的异象!


        

这幅异象出现,表明即将天黑!


        

天黑之后,山野之中有邪出没!


        

“我只怕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必须早点回家。”


        

陈实立刻起身出门,刚到庙外,便见天色越来越暗红,天火即将熄灭。


        

以他现在的脚力,根本无法在天黑前回到家,甚至走不到山脚下,只怕天便黑了。


        

“现在最佳的选择,就是留在庙里过夜。”


        

陈实踟蹰一下,下定决心,“留在庙里还有生还的可能,但下山必死无疑。”


        

他深知月光下的山野到底有多危险。


        

陈实将所有门窗封好,又搬来几块巨石,抵住门户。他这次出来带着书箱,书箱里还放着一


        

些桃符。


        

——爷爷知道他来荒山破庙修炼,因此让他务必要带着桃符。


        

陈实将桃符挂在门窗后,又攀上庙顶,在破败处也挂上桃符。庙顶有几个大洞,虽然被他用


        

木板修补了一下,但还是四处漏风。


        

陈实跳下来,找些木柴,生火热一热干粮,囫囵吃下。


        

还未吃完,天空便传来雷声,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把篝火浇灭。


        

陈实连忙挪一挪,避开雨水。


        

不料这雨越下越大,瓢泼一般,很快破庙里到处都是水,只有几处落脚的地方。


        

想睡觉,是不太可能了。


        

“明天雨停,我就找个瓦匠,把这座破庙修一修,今后在此地修炼也方便。”陈实心道。


        

天外明月已经被乌云挡住,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黑。


        

因为没有月亮,即便邪祟也不会出来活动。


        

既然无法睡觉,陈实索性继续修炼。


        

他催动三光正气诀,星光、阳光和月光纷纷涌来,四周光芒点点,三光汇聚,融为一体,化


        

作七颗星辰,形成北斗七星的形态,淬炼他的身躯。


        

过了不知多久,陈实突然察觉到破庙里竟然渐渐明亮起来,他四下看去,寻找光源,不由呆


        

住。


        

只见在这漆黑的夜晚,外面是瓢泼大雨,时不时电闪雷鸣,而破庙中,竟有一抹阳光从庙顶


        

照落下来!


        

陈实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去,的确有一抹阳光照射下来!


        

他看向庙外。


        

庙外漆黑一片,大雨倾盆,伸手不见五指,雨水声哗哗作响,远处的雷声显得有些沉闷。视


        

线最多只能看到庙外一两步的距离。


        

陈实又回头看向庙内。


        

庙内阳光明媚,如同白昼,就是屋顶还在漏雨。


        

雨水穿过阳光,落在地上。


        

这真是见了鬼了!


        

不对,对他来说,鬼神太寻常了,随处可见。


        

但眼前这一幕,他从未见到过!


        

“庙内庙外,竟真有不同的时空!”


        

陈实压下激动的心情,他早有此怀疑,现在这抹阳光的出现,印证了他的猜测。


        

他顺着阳光看去,看到了另一片湛蓝的天空。


        

那片天空与西牛新洲的天空,显然不是同一片天空!


        

他还看到了另一片天空的太阳。


        

金黄色,并不大,看似金色的盘子。


        

但这轮太阳散发出的阳光,却可以用来修炼!


        

伴随着这一抹阳光,他的三光正气诀运行更加顺畅,北斗淬炼的效率更高!


        

他能感觉到北斗淬炼的速度,提升了三四成!


        

太奇妙了!


        

“难道这轮太阳,才是真正的太阳?三光正气诀还牵引来月光,也是从那片时空中而来。难


        

道说,那片时空中的月亮,也是真正的月亮?”


        

他不禁生出些许遐思,三光正气诀中的日月,指的就是这个时空的日月么?


        

西牛新洲的先民,他们所面对的日月,会是这个时空的日月么?所以他们才创造出日升日落


        

阴晴圆缺等词语。


        

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导致日月消失?


        

又发生了什么事,天外真神代替了日月?


        

日月去了哪里?


        

为何这座破庙可以与日月相连,让阳光照射进来?


        

这座破庙从前供奉的是谁?


        

为何会在此时从地底隆起?


        

是否与前几日的提前一刻钟天黑有关?


        

“可惜爷爷不在这里,爷爷见多识广,一定……一定不知道!他只会说,晚上药量加倍!”


        

陈实继续修炼,不再去想这些古怪的问题,反正想了也没有答案。


        

渐渐地,他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呼吸绵长,三光正气诀依旧在


        

有条不紊的运行,北斗淬炼也在不断持续,七颗星辰在他身遭徐徐转动。


        

这一夜大雨,直到早上才停,陈实也修炼了一个晚上,非但没有任何疲惫,反倒神采奕奕,


        

只觉这一夜修行,胜过从前十倍不止。


        

“我一夜未归,爷爷只怕担心死了!”


        

陈实收功,搬开抵住门户的石头,走出破庙。外面还是雾蒙蒙的,空气中满是水汽。


        

“汪汪!”


        

一只大黑狗站在庙外,亲昵的冲他叫唤两声,正是黑锅。


        

陈实连忙走上前去,笑问道:“黑锅,是爷爷让你来找我的?爷爷一定很担心我吧?你到了


        

多久了?”


        

黑锅晃着尾巴,腆着笑脸凑上前来,围绕他转了两圈。


        

一人一狗快步下山,尽管雨后山道很滑,但陈实却只觉身体轻健,任何地方都如履平地。


        

“这次回家,得问爷爷要些钱,我打算请些泥瓦匠把破庙翻修一下。我想经常去庙里修


        

行。”


        

陈实一边走,一边向黑锅道,“我在爷爷那里存了很多银子,你说我去要,爷爷会不会给


        

我?”


        

黑锅尾巴摇得像风车一样,叫道:“汪!”


        

陈实笑道:“黑锅你错了!爷爷说了,那些钱是留着给我娶媳妇的。我去要,爷爷肯定


        

给。”


        

“汪汪!”


        

“你是说爷爷花光了?不可能!”


        

“汪,汪汪!”


        

“别瞎说,爷爷不会骗小孩子的钱!”


        

……


        

一人一狗一边聊着,一边远离荒山,向着黄坡村走去。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变得异常明亮,陈实和黑锅仰头看去,不由呆滞。


        

只见一道无比明亮的光芒,划破天空,应该是一颗燃烧中的石头,从天外破开苍穹,直奔这


        

里而来!


        

那颗天外来的星辰从他们上空一晃而过,拖着长达里许的浓烟,下一刻击中数里开外的荒


        

山,正正砸在破庙之上!


        

火光冲天而起,伴随着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四面八方砸去。


        

在陈实的视野中,那座从地底生长出来的山峰一下子被砸断了数十丈!


        

黑锅急忙往陈实身上一扑,将陈实扑倒,一人一狗滚入道路旁边的深沟里。


        

“呼——”


        

狂风如刀,带着滚滚热浪从深沟上空席卷而过,深沟两侧的树木顷刻间便被热风点燃,如同


        

一个个巨大的火把。


        

好在下了一夜雨,深沟中都是水,一人一狗潜入水中,这才没有被热风烧成灰烬。


        

“轰!”


        

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大地也自震动不休,传到河水中,却险些将陈实和黑锅震得吐血。


        

接着碎石噼里啪啦从天而降,像是又下了一场石雨。


        

好在他们藏在水中,石头入水,已经没有了多大威力。


        

待到石雨过后,惊魂未定的陈实和黑锅这才从水底露出头,等了片刻,发现没有其他动静,


        

这才爬上路面。


        

陈实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身上湿漉漉的,旁边黑锅在用力抖动身子,把水抖得哪儿都是。


        

陈实放眼看去,目之所及,树木东倒西歪,有的树上还挂着火焰,有的树木却被热风烧焦,


        

变成光秃秃的黑色木柱子矗立在那里,冒着青灰色的烟气。


        

田地里的庄稼也是东倒一片,西倒一片,还有巨石砸入田中,滑行出一段距离才停下。


        

巨石滑过之处,庄稼被犁平,仿佛有巨人挥动笔墨以农田为画纸,奋力画出东歪西扭的拙劣


        

笔迹。


        

陈实看向远处的荒山,百丈荒山,此刻只剩下一半,断口处像是被黑锅咬的一般,犬牙交


        

错,参差不齐。


        

那座神秘的小庙,被砸成齑粉!


        

从地底冒出的荒山,也几乎被荡为平地!


        

“为、为什么?”


        

陈实喃喃道。


        

他看向天空,艳阳高照。


        

两轮太阳,便是天外真神的两只巨大的眼睛,注视着大地,一切历历在目,清晰分明。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