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道之上 > 第二章 诚实厚道
夜间

大道之上

        

老柳树上,书生鬼悻悻不语。


        

朱有才,便是他的名字。


        

他吊死在此,舌头吐出一尺来长,脸色憋得如猪肝般呈现紫色,能好看才怪。


        

“小十一点都不老实,借着我的名字说这女子长得丑。”


        

他心中暗道,“但话说回来,这女子长得虽然不坏,心眼却坏。不知道小十是否能应付得


        

来?”


        

他是魂魄状态,这些人既看不见他,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他被吊死在此,虽然变成了鬼,但也不能离开这株老树,无法通知陈实的爷爷。


        

“大姐姐说的瓷娃娃,应该是一群小不点儿,只在傍晚的时候出现,从草丛里钻出来,嘀嘀


        

咕咕的说话。”


        

陈实如数家珍,道,“它们说话声音又快又密,听不清说些什么。人倘若靠近,它们便会钻


        

到草丛里,怎么也找不到。人走后,它们便又会出来。到了天亮,它们便会消失。大姐姐要找的


        

就是他们,对不对?”


        

他的确见过这些瓷娃娃,经常与这些小家伙打成一片,因此很是熟络。1


        

紫衣女子和一众飞鱼服汉子闻言,激动得连连点头。


        

“大人,这个小东西……小兄弟描述得如此清楚,可见那东西一定就在附近!”


        

那个名叫方鹤的飞鱼服男子笑道,“传言说的果然没错,此地确有一座真王大墓!那些瓷娃


        

娃,便是墓中的陪葬品成了精!倘若咱们能得了这些宝……”


        

紫衣女子动怒,杏眼圆瞪,狠狠瞪他一眼。


        

方鹤心中凛然,急忙住嘴。


        

紫衣女子瞥了陈实一眼,发现陈实懵懵懂懂,显然乡下孩子不知道何谓大墓,何谓成精,这


        

才松一口气。


        

“小弟弟,你能否带我们去那些瓷娃娃消失的地方看一看?”紫衣女子面色柔和道。


        

陈实面带难色:“我爷爷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吃饭……”


        

紫衣女子噗嗤笑道:“姐姐这里有些好吃的,乃是用灵兽和异草烹炼而成,不比你家里的饭


        

菜好吃?”


        

她拍了拍手,很快有人献上一些肉脯。


        

陈实吃了块肉脯,果然鲜美异常,于是应允。


        

众人跟着陈实走去,紫衣女子道:“小弟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实老老实实道:“我叫诚实。教我读书的先生说,诚实是真诚的诚,实在的实。村里人都


        

叫我小诚实。我从不说假话!”


        

众人听了,都暗自发笑:“哪里有姓诚的?这个乡下教书先生,也是不学无术。”


        

方鹤面色凝重,来到那紫衣女子身边,悄声道:“大人,这孩子有些不对……”


        

紫衣女子目光早已落在陈实的背影上,眯着眼睛,轻轻点头:“我也注意到了。”


        

她面带异色,轻声道:“看不出来他小小年纪,居然还是修士。”


        

前方的陈实依旧在吃着肉脯,这个少年体内气息泛着阵阵轻微的波澜,竟有真气流转,很是不弱。


        

只见陈实脑后隐现光芒,淡然朦胧,一座由光芒组成的神龛若隐若现!


        

肉脯是用各种灵兽异草烹炼而成,蕴藏很强的灵气,陈实吃了肉脯,灵气炼化,不由自主便


        

显露出修为。


        

“炼气期,神胎境!”


        

紫衣女子轻声道,“他已经炼成神龛,想来得到了真神眷顾,降下神胎!放在省城,已经可


        

以参加乡试了!十来岁的举人……”


        

她不禁骇然。


        

修士修行,分为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合道五大阶段。


        

其中,炼气又分为炼气、筑基、神龛、神胎四个境界,修炼到神胎境,已经很了不起,可以


        

参加乡试,成为举人,拥有功名。


        

如今天下,读书修行并举。


        

读书人便是修士,可以修真,考取功名入朝为官。


        

陈实仅仅十来岁,便修成神胎,即便是放眼天下,也是罕有!


        

倘若他考取功名,势必震惊天下!


        

紫衣女子等人来自新乡省城的大族,没想到在乡下居然会无意中遇到这等天才,心中的震惊


        

可想而知。


        

“不对!”


        

紫衣女子看到陈实脑后的神龛突然变得飘摇不定,仿佛风中的炊烟,随时可能被吹散,急忙


        

快步来到陈实身边,向他脑后的神龛看去。


        

只见陈实脑后神龛中空空如也,并无神胎!


        

紫衣女子露出不解之色。


        

这时,陈实脑后的神龛散去,真气也随之而瓦解,又变成普通人。


        

其他飞鱼服汉子也看到这一幕,均露出异色。


        

“以他的神龛造诣,理应修成神胎!为何他的神龛中却是空的?他的修为怎么又会突然消


        

失?”紫衣女子低喃道。


        

陈实的神龛极为稳固,甚至有些化神的高手都不如他,定然是早已进入神胎境。而他的神龛


        

中却没有神胎,而且神龛随时崩碎,着实是一件异事。


        

方鹤早已了然,悄声笑道:“大人来自名门大族,不知江湖险恶。这乡野间出现一位修炼天


        

才,未必就是好事,反而是祸根。有权有势人家的子弟,倘若天资不佳,无法修成神胎考中秀才


        

举人,便会请家族高手,寻找一个天资绝佳没有背景的天才,剥夺其神胎,移植到自己身上。这


        

个叫诚实的小子,一定是因为天资过人,被有权势的人发现,将他的神胎收割,移植给自家子弟


        

了。”


        

紫衣女子惊讶的看着陈实的背影,询问道:“被剥夺了神胎,还能活?”


        

方鹤也有些不解,道:“按理来说,只有撬开脑壳才能夺取神胎,被夺了神胎的修士必死无


        

疑。只是这小子为何被人挖去神胎却还没死?”


        

每年都有不少人因为神胎被夺而死,这在大明朝很是常见。陈实被夺神胎却没死,反倒是一件奇事。


        

方鹤快步上前,来到陈实身后,在他后脑勺处探了探,果然摸到陈实后脑处有一道早已愈合


        

的伤疤。


        

这道伤疤有三四寸长,伤疤下的骨头隆起一块。


        

“诚实,你不要动。”


        

方鹤说到这里,拨开陈实的头发,那道伤疤呈现肉红色,如同拇指粗的红色大蜈蚣趴在陈实


        

的后脑勺上。


        

陈实吃着肉脯,对此不以为意。


        

紫衣女子也看到这个伤疤,心中一惊,这个少年的脑壳被人打开过!


        

“这种伤势竟能存活下来,着实是奇迹!”她吐出一口浊气。


        

没有了神胎,任何真气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随时烟消云散。陈实被人夺了神胎,变成


        

了废人,因此在服用灵脯之后,灵脯中蕴藏的药力化作真气,让他的神龛重现。但因为没有神


        

胎,神龛和他的修为也都是镜花水月。


        

方鹤落后几步,压低嗓音道:“大人,去年水牛县的李县丞之子李箫鼎,在乡试之中一鸣惊


        

人,夺得解元,但我听闻这位李公子不学无术,修为并不高明,甚至蠢笨得很,没有得到真神垂


        

青。有人说李公子应该是夺了一位贫寒子弟的神胎……”


        

紫衣女子咳嗽一声,意味深长道:“李县丞官虽不大,但李家却是大世阀,李公子用什么手


        

段成为举人,与我们无关。这孩子,怪可怜的。”


        

她的目光落在陈实身上,低声吩咐道:“待会给他一个痛快,不要折磨他。”


        

她回过头来,看向黄坡村,面色温柔,轻声道:“还有这个村子,也一并除掉,给小家伙陪


        

葬,免得走漏风声,让人说我们赵家做事不地道,发现真王墓也没有告诉他们,徒生事端。寻到


        

真王墓后,你来安排灭口事宜,做的要干净。”


        

方鹤躬身称是。


        

陈实神态如常,耳朵却动了动。


        

他尽管没有了神胎,但是听力惊人,这二人的谈话虽然轻微,但没能逃过他的耳朵。


        

“这几人对我和村子不怀好意,看来他们是始作俑者,按夫子之言,是要斩草除根,让他们


        

没有后代了。”


        

陈实暗道,“我肯定打不过他们,夫子说,子不语怪力乱神,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称怪


        

力,不能让鬼神屈服,所以还是借刀杀人罢。夫子的话,果真处处是处世哲理!”


        

他对夫子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陈实悄悄放慢脚步,示意众人跟上。


        

紫衣女子等人跟着他上前,但见前方的山林边,十多个尺许来高的小人儿正在溪水边玩耍。


        

这些小人儿五官俨然,手足俱全,绿衣,白色肌肤,宛如活人。


        

他们触碰彼此发出瓷器碰撞的声音,表明他们并非人类。


        

瓷娃娃在山溪边嬉闹,泼水抓鱼,不亦乐乎。


        

它们口中的话语也很是奇怪,不是人类话语,咿咿呀呀,不明意义,但瓷娃娃却都能听懂,


        

彼此交流,时不时发出阵阵哈哈的笑声,很是欢快。


        

紫衣女子等人来到陈实身后,见此情形,激动莫名,低声道:“这必是真王墓中陪葬的瓷器


        

成了精,只消跟上他们,便可以找到真王墓所在!”


        

陈实向前走出一步,踩断地上一根枯枝,其中一个瓷娃娃有所察觉,翘首四下张望,看到陈


        

实,呼喝一声,声音尖锐如同黄鹂鸣叫。


        

其他瓷娃娃看到陈实,纷纷变作一副苦大仇深的面孔,撸起袖子,气势汹汹径自杀来,不知


        

何仇何怨。


        

这时,瓷娃娃们才看到紫衣女子等陌生人,不由失声惊呼,纷纷钻入溪边草丛。


        

草丛里传来唧唧喳喳的叫骂声,应该是瓷娃娃们怒骂陈实打不过它们,竟然还叫了帮手。


        

方鹤等人急忙上前,剥开草丛循着踪迹飞速向前追去,但见群山绿意盎然,林木高大,山林


        

中阴郁苍茫,不辨方位。


        

那些瓷娃娃脚步飞快,在林间和草丛中穿梭,让追踪的众人大吃苦头,很快失去它们的踪


        

迹。


        

紫衣女子突然眼睛一亮,低声道:“跟上诚实!”


        

众人这才注意到,陈实居然在这片山林中健步如飞,轻车熟路的追赶那些瓷娃娃。


        

众人追上那些瓷娃娃很难,但陈实的目标更大,更容易追踪,于是纷纷跟上陈实,渐渐深入


        

山林之中。


        

但见树木愈发茂密,地面只有零星几点斑驳日光。


        

众人追了不知多远,前方的陈实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人追上前去,却见四周的树木飞速生长,变得越来越高大,宛如擎天巨木,郁郁苍苍,托


        

举青天!


        

甚至连野草也变得粗壮如树,一块块山石宛若一座座山丘,小溪也变成长江大河,波澜壮


        

阔!


        

他们正自惊异,只听有人叫道:“不是草木变大了,是我们变小了!”


        

紫衣女子等人惊骇万分,纷纷打量彼此,只见他们竟在短短片刻,从成年人体型,缩小到不


        

足一尺的体型!


        

紫衣女子看了看自己的肌肤,不由有些颤抖。


        

过了片刻,她鼓起勇气,轻轻敲了敲自己的手臂,发出清脆的瓷器碰撞声。


        

她险些昏厥过去。


        

她竟然变成了瓷娃娃!


        

她向其他人看去,追随她的这些锦衣卫,竟然也都变成了一个个瓷娃娃!


        

“鬼神领域!我们闯入了一片鬼神领域!对了!诚实!”


        

紫衣女子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诚实来过这里,他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等一下!”


        

她面色苍白:“小诚实如果来过这里,知道进入此地就会变成瓷娃娃,为何还要带我们来这


        

里?诚实……真的如所见的那般诚实吗?”


        

————今天晚上还有一章更新,大约在六点左右。章节字数,3000-4000字。



大道之上》是作者:宅猪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