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成何体统:全2册 > 第二十七章 大好春光
夜间

成何体统:全2册

        

正因不知还能相伴多少年,才更要珍惜眼前的涓滴时光。


        

一年后。


        

天牢。


        

暗室依旧逼仄而潮湿,只有一线微弱的光从铁栏缝隙漏入,照出墙角畸形的人影。


        

夏侯泊靠坐在墙边闭目养神——他也只能坐着——皲裂渗血的嘴唇翕动,低声念叨着什么。若有人凑到极近处听,就会发现他不过是在不断计数。


        

没有日夜,也不闻声响,只有沉默的守卫偶尔送来泔水般的食物。夏侯泊只能靠着计数大致估算时间,使自己不至于陷落于虚无的旋涡,失去最后的理智。


        

但今天注定是个特殊日子。


        

脚步声接近铁栏,有人放下了吃食,却没有马上离去。


        

几秒后,持续了一年的死寂忽然被打破了。“殿下。”


        

夏侯泊停滞了数秒才迟缓地偏过头去。


        

来人哽咽着又唤了一声,这回夏侯泊分辨出了他的声音,是个昔日部下。


        

夏侯泊问:“……你是如何进来的?”


        

“属下无能,属下该死!”那老部下二话不说先磕了个头,“这里的守卫油盐不进,属下等了一整年,终于趁着外头大乱、人心动摇,才托人打点,得以混进来见到殿下。但他们只让属下说两句话,就要来赶人了……”


        

夏侯泊只捕捉关键词。“外头大乱?”


        

老部下道:“是。去年都城之乱前殿下留下的嘱咐,属下牢记在心,后来几番辗转,笼络到了太子,设计引庾后去弑君。”


        

“成了吗?”


        

“出了些岔子,夏侯澹虽然身死,可恨那庾后却侥幸留得一命,还效法吕武执掌了大权!不过苍天有眼啊,一介妇人哪儿会治国,去年旱灾一闹,举国大乱。”


        

“旱灾?”夏侯泊眼皮一跳,依稀想起了曾经的那个梦。


        

老部下道:“田间颗粒无收,饿殍不计其数。都说是因为妖后弄权,引来天怒。如今四处有人起义造反,那庾后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啦。”


        

他老泪纵横道:“属下正在联系殿下的旧部,想从中推波助澜,待庾后被推翻,便趁乱营救殿下。”


        

数道脚步声响起。守卫来赶人了。


        

那老部下压低声音,慌张地留下一句:“还请殿下多加保重,至多再忍上一年半载,便是东山再起之日……”


        

他走了。


        

暗室内又恢复了死寂,连那似有若无的计数声都迟迟没有再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传出一声闷笑。


        

无人进来呵斥囚犯,他便自顾自地笑个不停,逐渐演变成癫狂的大笑。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守卫们面无表情地听着动静,目中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嘲讽之色。


        

都城郊外。


        

春光淡荡,万物生发。平日里空旷的郊原上,今日却车马喧阗,仕女游人盛装打扮行走在和煦阳光里,往来间卷起一路香尘。


        

正是清明踏青时。


        

人们祭扫了坟墓,又席地而坐,享用三牲与美酒,言笑晏晏,与逝者同乐。


        

端王耳中兵荒马乱的世界,此时一片平和安适。


        

近郊处几座气派的新坟边,却是人影稀少。一群侍卫远远拦下了闲人,只有几辆不显身份的马车停在附近。


        

尔岚清扫了岑堇天之墓,点起香烛,烧了金钱冥纸。


        

身后有人递来一捧新鲜带露的花朵。


        

庾晚音道:“给,与祭品摆在一处吧。”


        

尔岚意外地接过,见花束里还有一把青翠的谷物,不禁微笑。“娘娘有心了。”


        

岑堇天一直挺到了去年秋日才病逝。


        

旱灾如期而至,但各地田间早已照着他给的法子,种下了大片燕黍与其他抗旱的作物。再加上所有粮仓提前一年便开始秘密囤粮,大夏有备无患,原作中的饥荒并未发生。秋收时,岑堇天在众人簇拥下满足地合上了眼。


        

尔岚将花束轻轻放在祭品间,神情平静。“岑兄,燕国战局已经平定,图尔当了燕王,又寄来了一道盟书。太平盛世已至,岑兄在这里,年年可见五谷丰登了。”


        

不远处,汪昭的墓碑上也终于刻了真名。李云锡和杨铎捷祭拜过后,拉了几个年轻同僚共饮,趁着酒劲儿向他们吹嘘着与汪昭的交情,假装与汪大人很熟。


        

他俩如今位高权重,一个在户部终于用上了当初稽核版籍的成果,忙着归田于民;一个在吏部主持恩科,遴选人才。年轻臣子满脸崇拜,听一句信一句,只差当场拿笔记下来。


        

东风有信,年年扫落胭脂香雪,哪管人间盛衰兴亡。


        

画舫上结识的六名学子半数长眠。余下半数,活进了当时描画的光辉图卷中。


        

一片花瓣被和风卷起,落在了尔岚的发间。


        

庾晚音垂手为她摘了,在她耳边悄声道:“李云锡今日偷看你几回了。前两天他还找我打听来着。”


        

尔岚失笑道:“娘娘莫非有撮合之意?”


        

“那倒不至于。”庾晚音拉她起身,示意她陪自己散一段步。


        

两人并肩走入花荫,离开了旁人的视线。庾晚音道:“这事讲求一个情投意合,你若无心,我便替你挡了。”


        

尔岚有些出神。“他同我私下谈过。他说自知比不过岑兄,但如今岑兄已逝,这满朝的人也只有他知我一二。我若退隐,不如嫁与他,日后夫妻同心,也不至于枉费了胸中意气。”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共事时间久了,渐渐有人从蛛丝马迹瞧出端倪,怀疑起了尔岚的性别。近日这传闻愈演愈烈,已经报到了庾晚音面前。


        

李云锡正是因为听闻此事,才找尔岚谈了这一席话,全程脸红如关公,根本不敢看她。


        

他这么个将规矩体统挂在嘴边的死脑筋,能做到这一步,也不知暗中下过多少决心了。


        

庾晚音道:“但你……还是拒绝了?”


        

尔岚沉默半晌,叹了口气。她放慢脚步,道:“如今重开恩科,朝中人才辈出,尔岚此去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只是……”她望着庾晚音,缓声道,“只是有些放心不下娘娘。”


        

庾晚音心中一热。


        

尔岚抬手理了理她的云鬓。“……毕竟帝后共治,总会引来悠悠口舌。娘娘如今声威正盛,尚无人敢以卵击石。可今后日理万机,千头万绪,一旦出错……”


        

“出错也无妨。”一旁有人道。


        

夏侯澹缓步朝她们走来,将侍卫宫人都留在了远处。他已摘了沉重的冕旒,长发半束,穿花而来的风仪好似误入此间的世家公子,一派清贵无害。


        

口中的话语却还在继续:“文治武功是娘娘的,偶有小错是朕犯的。直臣相谏,娘娘会从善如流;如有奸佞借题发挥,朕的疯病可以不定期复发,一不小心就当堂杀人了。”


        

尔岚:“……”


        

尔岚慌忙见礼。


        

庾晚音迎过去。“给北叔扫完墓了?”


        

“嗯,来接你回宫。”夏侯澹执起她的手,指尖在她掌心挠了两下,眼底笑意蕴藉。


        

解释春风无限恨。


        

“等我一下,我这儿还没谈完呢。”庾晚音捏了捏他的手指,“你先回马车上躲风吧。”


        

夏侯澹不肯。“我旁听。”


        

“别闹,快去……”


        

尔岚努力装瞎。


        

庾晚音终于推走了夏侯澹,转向尔岚。“实话说,我也不舍得放你走。李云锡和杨铎捷正混得风生水起,你就甘心输给他们吗?”


        

尔岚惊讶地抬起头。“可如今人人皆知我是女儿身。”


        

“巧了,我正缺人手去各地兴建女子学堂呢。”


        

庾晚音按住她的肩。“李云锡有句话说错了,世上知你的可不止他一个。胸中既有丘壑,青史一笔,何必假他人之名?”


        

片刻后,尔岚一脸恍惚地走了回去。


        

年轻臣子们还在原地野餐,见她独自回来,惊讶地问:“娘娘呢?”


        

李云锡见到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偷看一眼,又闷闷地低下头去摆弄酒盏。


        

尔岚道:“半路被陛下接走了。”


        

杨铎捷忍俊不禁。“真是一刻也分不开。”


        

“……”李云锡仰头一饮而尽,没好气道,“喝!”


        

马车里。


        

夏侯澹问:“她答应了?”


        

“说是回去想想。她会答应的。”


        

夏侯澹低笑起来,咳了一声。“娘娘圣明。”


        

“着凉了?”


        

夏侯澹顿了一下:“没有。”


        

庾晚音皱眉望着他。


        

夏侯澹的笑容缓缓消失,心虚地去拉她的手。“早上墓地有点冷……我回去就喝姜汤。”


        

暖融融的春日里,他的手指仍是冰凉的。庾晚音轻吁一口气,别过头去撩起一角窗帘,望着行道两旁闲寂的青色。


        

“大好春光,别皱着眉了。”夏侯澹轻声道,“这一年不是好了很多,嗯?我还会陪你很多年的。”


        

庾晚音被他道破心事,舒展眉头笑了笑。


        

一年前。


        

庾晚音赶去偏殿后,暗卫奉命拿住了哑女。岂料她不慌不忙,只是坐在原地安静地等待着。片刻后,她突然歪倒下去,七窍流血。


        

暗卫大惊,掰开她的嘴,一颗已经咬破的蜡丸滚了出来。


        

哑女已经只剩一口气了。暗卫慌忙逼问她解药何在,她却笑道:“没有解药……睡一觉,就好了。”


        

在暗卫迷惑不解的目光中,她默默咽了气。


        

庾晚音在一日后苏醒,果然不适尽去。


        

后来,萧添采仔细验了那瓷瓶里的毒粉,有几味药材确实取自宫中的花草,但还有几味遍寻不到。直到他们彻查库房,闻到一批礼盒气味奇异,才发觉礼盒所用的木材,取自各种毒树。


        

那一批礼盒正是小太子殷勤献给庾晚音的贺礼。


        

顺着这条线索,他们抓捕了太子及其身边的宫人,挨个儿审问,最终串出了真相始末。


        

太子眼见着地位不保,甚至性命都堪忧,决定不能坐以待毙,要先下手为强。


        

他正愁没有机会,混入宫中的哑女就主动送上了门。哑女直言自己会用毒,只是还缺几味药材,需要他帮着采买。


        

于是太子借着献礼之机为她凑齐了药材,还给了她一份更完美的计划:不是直接毒死皇帝,而是先放倒皇后,再以解药要挟她亲自动手。


        

他不仅要夏侯澹死,还要借庾晚音之手弑君。如此一来,即使夏侯澹侥幸被护住了,他至少能干掉一个庾晚音。运气再好一点的话,他甚至能同时除去压在头顶的两座大山。


        

太子小小年纪,没有这么好使的脑子。替他出谋划策的幕后高人,正是端王残部。


        

原来,端王在兵败之前留了一个计划,让老部下去找太子献策。那老部下作为最后一颗棋子,这么多年藏得很深,表面上与端王党从不往来,居然骗过了夏侯澹的眼睛。


        

奈何太子入狱后万念俱灰,为求保命,第一时间将他供了出来。老部下逃跑未遂,在半路上被暗卫捉住,受了数日严刑,终于痛哭着投降了。


        

整件事情里只有一个微小变数:哑女没有完全听令行事。


        

她不仅没对庾晚音动真格,还抢先去了小药房,想自己毒死夏侯澹。众人事后反复分析,此举没有别的解释,只可能是为了将皇后择出去。


        

一个恨大夏入骨的刺客,却将平生唯一一丝善念留给了庾晚音。


        

只是等庾晚音获知这一切时,她早已入了土。


        

小太子被贬为庶民,赐了所宅院圈禁终生。


        

至于端王,夏侯澹为他倾情设计了一份极具创意的回礼。


        

他们每隔数月便会让那老部下去天牢里演一场,让他在绝地翻盘的春秋大梦里不断等待。想来端王意志力过人,必能为了这点微末的希望含垢忍辱,吃着泔水坚持下去。


        

等过个三年五载,实在演不下去了,再将真相温柔地告诉他。


        

回宫之后,夏侯澹果然捏着鼻子灌了碗姜汤,又自觉加了件狐皮大氅,裹得如同回到了冬天。


        

他之前中的毒在体内埋了十几年,已经坏了底子。虽然用最粗暴的方式解了,但又留了新的后遗症。躺在床上半死不活了大半年,无数汤药灌下去,最近才恢复了几分血色。


        

也是在这一年间,朝中逐渐习惯了帝后共治。


        

如今皇帝回归岗位了,庾晚音却也没有释权的意思,每日仍是与他一同上朝。奏折上的朱批,全是皇后的字迹。


        

有臣子上疏劾之,倒是夏侯澹先发了火。“太医都说了朕不能操劳过重,你却要朕独自加班,是怕朕活太长吗?”


        

众臣诺诺不敢再言。或许要再过些年头他们才会明白过来,夏侯澹说的竟是心里话。


        

不过仅仅这一年,大部分人已经发现了,皇后虽然字丑了点,但确实是他们企盼了多年的明主——情绪稳定,思维敏捷,欣赏实干,讨厌是非。时不时冒出点一鸣惊人的提案,视角之离奇,仿佛超越了此世;但在实际执行上又乐于广开言路,不耻下问。


        

仿佛有丰富的一线工作经验。


        

今日休沐,连带着宫人也放了半天假,都在御花园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不时有欢声笑语传来。


        

午膳过后,帝后二人在窗前对坐,平静地喝茶。


        

正因不知还能相伴多少年,才更要珍惜眼前的涓滴时光。


        

庾晚音道:“萧添采说他下个月回来一趟,给你把脉。”


        

太子一案尘埃落定后,庾晩音还是将谢永儿的死讯告诉了萧添采。


        

萧添采失魂落魄了几日。庾晚音以为他会就此离去,他却又照常出现,一直遵守约定,照顾岑堇天到了最后一刻。


        

直到送走岑堇天,萧添采才前来辞行。


        

庾晚音心中有愧,自觉亏欠他良多,萧添采却反过来安慰她:“我为娘娘尽忠职守,是谢妃所愿。如今离去,也是为了看看她向往已久的山川美景。”


        

庾晚音忍不住问:“她那封信里说了什么?”


        

萧添采耳朵又红起来了。“……她说待都城事了,她也有了新的安定之所,会等我去寻她。”


        

沉默几秒,他笑道:“娘娘不必难过。只要这一片山河还安然存在,她的魂灵便仍有所依,终有一日会重逢的。”


        

那之后,他便独自上路了,偶尔还会寄信回来,聊几句自己所见的各地民生。


        

夏侯澹道:“他倒是来去如风。”


        

“听说是做了游医,每到一处便救死扶伤呢。”庾晚音想起当时的对话,情绪还是有些低落。


        

夏侯澹看她一眼,状似不经意道:“对了,阿白也寄了信来。”


        

“什么事?”


        

“没什么事,聊聊近况,顺带关心我们一下。”夏侯澹哼了一声,“附了首酸诗。”


        

庾晚音乐了。“给我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


        

“看看嘛——”


        

夏侯澹推开茶盏站起身来。“难得清闲,去打一局乒乓吗?”


        

庾晚音被转移了注意力。“也行。”


        

后宫自是遣散了——大部分妃嫔离开时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但那张乒乓球桌留了下来。


        

皇帝赢了两局后,皇后丢拍子不干了,声言清明要荡秋千才应景。于是皇帝又遣人去寻彩带与踏板。


        

李云锡带着奏章走过回廊时,远远便瞧见御花园高高的杨柳树下,一抹盛装倩影来回飞荡,旁边依稀还传来皇帝的笑声。


        

李云锡正沉浸在孤家寡人的心境中,哪里看得了这个,忍了半天才调整好表情,请了宫人通传。


        

片刻后皇后落下去不飞了,皇帝独自走了过来。“有事?”


        

李云锡呈上奏章。“请陛下过目。”


        

虽然是休沐,臣子自愿加班,夏侯澹也不能不理。


        

他将人带进了御书房,一边听汇报一边翻看那奏章。李云锡兢兢业业说了一通,总觉得皇帝似听非听,时不时还微笑走神。偏偏每当他停顿下来,夏侯澹又能对答如流,害得他想死谏都找不到由头。


        

半个时辰后,一名太监敲门进来,躬身呈上一张字条。李云锡眼尖,一眼认出了那狗爬般的字体。


        

晚上吃烧烤?


        

夏侯澹看了看,托腮提笔,回了个“1”。


        

李云锡:“?”


        

那太监似是司空见惯,收了字条便告退了。


        

夏侯澹望向李云锡,用赶人的语气问:“还有问题吗?”


        

李云锡道:“……没有了。”


        

他行礼告退,刚走出两步,又听夏侯澹道:“爱卿留步。”


        

夏侯澹指着他的奏章说:“爱卿文采斐然,不知诗才如何?”


        

“诗?”


        

“得空也可以写两首酸诗嘛。”夏侯澹认真提议,“反正你也无人可送,不如让朕拿来借花献佛。”


        

“……”


        

李云锡忍了一天的话语终于脱口而出:“你们这样……成何体统!”



成何体统:全2册》是作者:七英俊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