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我是仙 > 第五十四章: 幽冥之刑罚
夜间

我是仙

        

西河县县令贾桂怒气上头:“大胆狂徒……”


        

恶汉却丝毫不理会他,接着说了下去。


        

“走过那幽冥之路,我被那黑漆漆的鬼神拖拽着和众鬼一同往前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已然穿透了一层大地,只是不知道是哪九地之中的第几层。”


        

“突然听闻那九地之下的幽冥中传来轰隆隆巨响,我朝着那黑暗之中看去,好似有着一张巨口张大着嘴巴,腹中发出如震耳的轰鸣声。”


        

“鬼神拖拽锁链,众鬼被投入那巨口之中,巨口将众鬼嚼碎了之后和泥一同吐出,顷刻间就化为了一块块石头。”


        

“鬼神将那一块块石头垒砌成一面高不见顶也不见尽头的石墙,众鬼被困在石头里,永生永世不能动弹,只能哀嚎求饶。”


        

贾桂原本还满脸怒意,但是听着听着反倒是被吸引住了,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接着听了下去,越听越觉得惊悚,明明青天白日这官署之中就好像刮起了阴风,让人背脊发凉。


        

而外面原本喧闹的众多看热闹的观众也逐渐安静了下来,明明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官署内外却一片鸦雀无声,好像一根针落到地上都能够听得见。


        

一旁记录的主簿也笔下发抖,不知该不该记。


        

见此状,堂下恶汉更得意了。


        

“县尊!”


        

“这阳世之刑罚,和那幽冥之刑罚相比,你说是不是不值一提?”


        

明堂之上。


        

“这!”


        

贾桂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但是很快抓住了问题。


        

“若是如此,那你为何没被铸入墙中。”


        

恶汉瞬间面色发窘,但立刻昂首挺胸,中气十足地大声说道。


        

“我力大无穷,硬生生拉住锁链不从,纵然是那鬼神也没办法将我投入那巨口之中,只能拉着我接着往前走去。”


        

贾桂感觉这恶汉说得有问题,不过更想要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后来呢?”


        

恶汉接着说:“后来我跟着那鬼神又穿过了一层大地,这一次来的是车裂鬼狱。”


        

“只见。”


        

“黑暗中一高大的金铁车架风驰电掣,密密麻麻的恶鬼被锁链捆缚在地,金车碾过顺势就将众鬼化为四分五裂。”


        

“无数只有一截身子的鬼在鬼狱之中乱爬,肠子内脏洒满了大地,惨不可言。”


        

听着那恶汉描述鬼狱之中的情景,原本就安静无比的官署,齐刷刷地发出了咕噜的声响,那是咽口水的声音。


        

贾桂:“那你又是如何逃脱鬼神的刑罚?”


        

恶汉:“我一上前猛地抱住那金车,跟着那金车快速地窜到了下一层,那漆黑鬼神见状无可奈何,只能带着我接着往下走去。”


        

此时此刻,众人看着那恶汉已经变了眼神。


        

还觉得这恶汉虽然作恶多端,但是的确是一条猛汉,在那幽冥鬼狱这般可怕的地方竟然还能够屡次逃脱。


        

“好个凶恶之徒,连鬼神都轻易拿他不得。”


        

“若是杀了,反倒是可惜了。”


        

“倘若换我去了那幽冥看到此等场景,当场就得吓死了,哪里还敢和鬼神相抗。”


        

虽是背着恶汉窃窃私语,但是恶汉却能够听到,更能够感受到众人的变化。


        

他越发得意三分,好像将自己说的话都当成了真的似的。


        

此后他又接连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在众鬼皆堕入滚水河中的时候,机智地从只有一半的石桥上一跃,踏着众鬼的头跑到了对岸。


        

又是如何在烈火焚身的火狱智斗那鬼神,终于跑出鬼门关,回到了人世间。


        

那一桩桩一件件不可思议之举,听得在场之人是目瞪口呆。


        

甚至于。


        

到了后面已然没有人再敢骂那恶汉,光是看着他那背影都觉得渗人。


        

那冥土的情景让他们惊惧到心底发麻,这恶汉的凶恶也让他们胆战心惊。


        

“听人说鬼神也怕恶人,此等凶恶之人,鬼神竟然也拿他没有办法,看到此言确实不假。”


        

“如此可怕的地方,这厮几进几出,视那恶鬼和鬼神如无物一般。”


        

“这厮惹不得,惹不得啊!”


        

恶汉跪在地上,气势却好像盖住了全场的人。


        

“虽然那神峰有鬼神出没,那幽冥险恶非常,不过我最终还是跑出来了。”


        

“哈哈哈,我跑出来了。”


        

“想要拿我,没那么简单。”


        

这厮身披枷锁,脚戴镣铐。


        

昂首挺胸,仰天大笑。


        

当真被他装出了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度。


        

“此番我别无他求,只求速死。”


        

只是话虽这么说,一时之间众人反而被他被震慑住了,连贾桂都犹豫了起来,不知道如何判决他。


        

而且就算是判死,也得送到郡里进行复核,最后所有死囚都等在郡中的死牢里等待秋后问斩。


        

到时候他这般事迹传扬出去,还能死的成吗,郡里会不会因为这事迹最后将他给放了?


        

这等人物连冥土都能跑得出来,若是将他当堂判死,他化身厉鬼从冥土里面再来这么一遭跑出来,那刻怎么得了?


        

说实话,若是这人所言皆真,这等人物死后因为传言和被神化,从而被人畏惧从而封神从而摇身一变化为神灵受奉香火都有可能。


        

修桥铺路无尸骸,这杀人放火的死后反而立地成佛,何其可笑。


        

贾桂犹豫半天,那恶汉当然也看到了。


        

雄赳赳气昂昂的脸上,眼角露出一丝狡黠的余光,好似奸计得逞。


        

只是恶汉说到这里的时候,刘虎却突然上前一步。


        

刘虎拱手:“县尊,我等也看到了。”


        

贾桂问:“看到什么?”


        

刘虎答:“那鬼神。”


        

贾桂更为难了:“那看到这厮说的八九成是真的了,当真不是什么妄言。”


        

只是那恶汉听完却是一惊:“什么,你也看到了?”


        

刘虎没有理会那恶汉,依旧拱手弯腰不变。


        

“县尊,我和在场的兄弟们奉命捉拿此人和其同犯,来到了那神峰脚下。”


        

“当时也皆看到那鬼神从神峰之中走出,那是一个黑漆漆似人非人的巨人之影,行走在阴阳两界,看不清样貌。”


        

“但是那鬼神以神眼照射人间,倒是和此人说的一般。”


        

“而此人,也是在那之后出现在了我等面前。”


        

“只是。”


        

刘虎欲言又止,贾桂立刻追问。


        

“只是什么?”


        

说到这里,刘虎面露鄙夷之色。


        

“不像他说的那般,是他跑出来的,似乎那鬼神将他给扔出来的。”


        

“当时他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醒来后更是抱着吾等大腿,喊咱们爹娘哩!”


        

这话一出,瞬间所有的差役轰然大笑了起来,纷纷说起了这恶汉当时的丑态,哪里有半分凶恶的姿态。


        

“这厮当时吓得屎尿一裤裆,臭气熏天,想要抱俺的大腿,俺一脚踹过去,这厮就抱着头儿的大腿不放。”


        

“这厮这个时候在这里胡吹大气,当时吓得瘫在地上和条死蛇一样,还是我们架回来的,竟然还敢说自己是从幽冥里跑出来的。”


        

“若是说他人,我没见到还信几分,就这厮,我一百个不信。”


        

刘虎一言就戳破了恶汉的弥天大谎,众差役的嘲笑更是让刘虎的话被坐实。


        

恶汉面色发窘,瞬间急了。


        

他恶狠狠地盯着刘虎,就像是要吃人一样,整个人站起身来朝着刘虎大喊。


        

“什么扔出来的,分明是我逃出来的。”


        

“那鬼神追我不得,最后只能收手。”


        

但是刘虎一脚过去就让着恶汉瘫在地上,随后立刻被差役的棍棒架住,死死地按在地上不能动弹,就想好一条蛇一样在地上挣扎,丑态毕露。


        

刘虎指着地上的“丑蛇”,对着县令贾桂说道。


        

“县尊!”


        

“这厮连吾等的棍棒都挣脱不了,还说自己力大无穷,鬼神拿他不得。”


        

“可见此人满嘴胡话,除了遇到了鬼神之外,没有一句是真的。”


        

贾桂看着这一幕,眼珠子一转,心中却有了答案。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抚须大笑。


        

“哈哈哈,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我是仙》是作者:历史里吹吹风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