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我是仙 > 第四十八章:虎役头还愿
夜间

我是仙

        

锣鼓咚咚咚地响,有人到县署报官。


        

报官的时候还抬着一具尸体,一家老小在官署外哭喊不休。


        

说:“有人在城中兜售神水,言之凿凿吃了能包治百病,家中老母信以为真,以重金买下。”


        

“随后,家母将卧病在床的老父原本的药换成了神水,谁知不仅不能治病,人还死了。”


        

看到这抬尸报官的阵仗,官署外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不少人,隔着大堂和院子对里面指指点点。


        

贾桂让来人说出了那行骗之人的长相以及特征,对方说完之后,立刻有人喊道。


        

“我认得此人。”


        

前段时间闹旱魃,当时有人趁机售卖所谓的防妖镇魔的符纸和法器,还造谣说那妖魔会顺着地脉从地里爬出来到处吃人,也是此人。


        

不仅仅如此,据说在临县也曾犯过案。


        

贾桂听完火冒三丈,当时他可是被这些人弄得焦头烂额险些下不来台。


        

“好个贼子。”


        

“先前妖言惑众乱我西河县,此番又假神祇之名招摇撞骗、戕害人命。”


        

“将其相貌画下,张贴城中和各个乡里,速速缉拿此人。”


        

贾桂找人画了像,张贴了通缉告令。


        

而此时此刻。


        

县里的刘役头刚好来到了神峰之下,他挎着刀身边跟着两个差役,沿着石阶一步步登高,穿过第一重山门来到了云中君神祠内。


        

他当着云中君的神主牌位叩拜,将自己攒下的财货敬献上,两个随从提着一个箱子进来。


        

“旱魃杀我兄弟,伤我乡亲父老,我曾在此许愿,愿神灵收了那凶神。”


        

“此番刘虎来特还愿,感谢云中君展神威降天雷,降服那凶神,替我西河县消灾解厄,为我兄弟手足、父老乡亲报仇雪恨。”


        

刘役头深深叩头在地,言语恳切,一言一句都可听得出是真心实意。


        

不仅仅是因为之前许愿得成之事,而是近来他受到云中君影响,改变了许多为人处世的想法和姿态。


        

用他的说法就是:“受云中君点化,方得开悟。”


        

刘虎刘役头从小横行乡里,向往古时的游侠,也有一副好体魄和武艺,但是做事情时而有侠客义气,时而是横行霸道蛮横不讲理。


        

而近来发生的一切事情,让他开始有了敬畏之心,也开始反思。


        

他发现让人心生畏惧作威作福固然气派,但是却也让人心生恨意不得长远。


        

有些事情换一种方式去做,这个役头不仅仅做得很有滋有味,也可以得到所有人的敬意和拥戴,那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境界和感受。


        

这些日子,他时常会想起了那天走蛟时被蛟龙吃掉的猛虎。


        

那猛虎平日里在山上作威作福,独来独往好不威风,号称百兽之王。


        

但是山雨齐来、山崩地陷落之时,也只能在那风雨之中无助地哀嚎,落得个凄惨的下场,一身勇力终究抵不过那浩荡天威。


        

昔日食兽食人无人敢惹,到头来还是被天给收了。


        

刘役头毕恭毕敬来还愿,但是祭巫却并没有收下钱,而是说起了最近发生的那件事情。


        

刘役头:“此事我也有听闻,放心,我定然抓住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贼人。”


        

-------------------------


        

夜晚。


        

山脚下。


        

两个身影鬼鬼祟祟地来到神峰下不远处,在周围兜兜转转,看到三三两两走过的山民立刻躲藏了起来。


        

走在前面的人身高体壮,一副好身板,但是面色凶神恶煞,一副恶汉模样。


        

走在后面的人普普通通,仔细一瞧,便是之前兜售神水的那个商贩和骗子。


        

商贩焦虑不安地说:“城里的大户、这里的山民还有县里的差役正到处找咱们呢,连我们的画像都出来了,咱们还是赶紧跑吧!”


        

“这要是被抓到,咱们就没命了。”


        

走在前面的恶汉:“被画像的是你,不是我。”


        

商贩:“是是是,但是你手上有着几条人命被官府通缉,要是露头被逮住,一样讨不了好,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恶汉:“金谷县里有人被疫鬼附体,出了大价钱,让我取出神泉源头的神水。”


        

说完伸出手指头:“这个数。”


        

这个数可不得了,后面的人眼前一亮,这钱够他们找个地方换个身份安身立命了。


        

恶汉收回手:“这一次西河县咱们是待不下去了,捞上最后一笔,之后再走。”


        

商贩:“听闻山上最近时常有鬼神出没,咱们还是小心一些。”


        

恶汉满不在乎:“什么鬼,我之前怎么没看到?”


        

“就算有,杀人放火金腰带,人善被人欺,鬼神也怕恶人呢!”


        

“咱们死都不怕,就怕穷,想要发财就得胆子大,心够狠。”


        

“莫怕!”


        

“想想咱们手上也有不少冤魂了,直接死在咱们手上的,还有那些稀里糊涂死得倒霉鬼。”


        

“要有鬼神索命,早就来了,还等现在。”


        

“听人说,杀人盈野恶气自生,屠户血气盈身刀下百畜瑟瑟发抖,百战将军坐台厉鬼当前都得俯地拜首。”


        

“咱们这一身恶气,鬼神看到我们都得绕着走。”


        

商贩:“咱们要不还是和之前一样,在井里装水卖给那人得了,反正他又看不出来。”


        

“就是这井水不顶用,那个喝死的倒霉鬼,好像就是咱们从井里打的水。”


        

“不过最开始的水好像没出事,是不是真的有神效?”


        

这两个家伙除了第一次在山上打了些水,后面寨民抓得紧,后面都是从井里打的水卖出去。


        

恶汉:“这次不行,买家是个厉害的,咱们惹不起也躲不起。”


        

商贩:“那鬼神就惹得起、躲得起了?”


        

恶汉怒斥:“还想不想发财了,大不了把命豁出去就是了。”


        

“拿不到钱,咱们两个的下场就是一个死。”


        

“横竖都是死,怕甚。”


        

看到巡逻的人走过,两人终于找到了个空档,跑到了一处陡崖下面。


        

这个时候行骗的商贩又怂了:“要么咱们还是白天再来吧,都说夜里神人两界交替,山上有鬼神。”


        

恶汉怒了,这厮哪来的这么多屁话:“白天,白天咱们还能出来吗?”


        

商贩看了看黑漆漆的山上:“不行,我不能上去。”


        

恶汉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甩。


        

“没卵子的怂货,本就没要你上去,你下面等着,我绳子放下来后将水桶绑好,我吹响哨子,将水桶吊下来的时候你过来接着就行。”


        

说完,恶汉找准了位置,跑步撑着一杆竹竿翻起,搭在了一个断崖上斜生出的树上,然后三两下便上了断崖。


        

这人悍不畏死,胆大包天。


        

前半生靠着一股勇悍之气和没有底线闯了过来,在江湖也算是有着名头的人物,却未曾想过,今日会遇到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


        

---------------


        

主舱室的灯都已经熄了。


        

突然间,所有的灯都一起亮了,齐刷刷地照在江晁的身上。


        

荧幕上望舒的影子出现了,提醒着江晁。


        

“来了来了。”


        

江晁:“谁来了?”


        

望舒:“偷洗澡水的贼。”


        

相比于江晁,望舒对于这件事情要上心很多,也兴奋很多。


        

视频画面立刻调转,立刻锁定了山下的画面,立刻看到了一个影子在晃动。


        

江晁:“比你的那个仿生学无人机要清晰多了,你那无人机还经常连接不上,或者画面卡住了。”


        

望舒:“这地方能接上的信号就这么远,我也没有办法。”


        

江晁:“你都安排好了?”


        

望舒:“保证以后别说人,连恶鬼都不敢上山来。”


        

江晁:“哪来的鬼。”


        

望舒:“你这话和外面那人说的一样。”


        

江晁:“你到底安排了什么?”


        

望舒:“你看着吧!”



我是仙》是作者:历史里吹吹风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