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我是仙 > 第二十七章 :迎神与癫狂
夜间

我是仙

        

其他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第一次,而江晁也是如此。


        

他透过那镶嵌在云壁上的“月亮眼”第一次看到群巫们的舞姿,那是传承自远古时代的原始傩舞,是自上古时代世世代代传承而来的巫之魅影。


        

江晁第一次知道,那些他曾经听过的诗歌,在真正以唱和舞的形式表达出来竟然是这般的震撼。


        

这一瞬间,耳边隐隐传来的标准且典雅的报幕声都变得有些模糊。


        

“欢迎各位来宾,欢迎各位……”


        

而云壁外面。


        

篝火之下。


        

随着“云中君”的到来,群巫们也彻底陷入了癫狂,


        

领头的祭巫双手高举高颂祝词,巫女们舞动起来犹如云中神女,拱卫着站在“云霞”中的神巫。


        

带着面具的“山川之主”高呼呐喊云中君之名,高高捧起手中的托盘和祭品。


        

瞎了眼的瞽师带领着其余瞽师一边踏着奇异的步伐,一边演奏起了神乐,他们疯狂地拍打着鼓点,就像是要将狂风暴雨引入这片山麓之中来一样。


        

那祝词有着属于古楚之时的雅音,那旋律有着原始蛮荒的粗犷。


        

巫们的舞姿也同样如此,美妙绝伦,又和天地自然相融。


        

而这一切,只为献给一个人,或者说是神。


        

“云中君。”


        

迎神只是开始,接着群巫们又正式向神送上赞礼和祭品,这个过程往日里象征仪式多于真正意义,但是今时今日不一样了。


        

那象征着神人两界之门的云壁就在眼前,而“云中君”携带着万丈光华,就立影那玉壁之中。


        

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威势却如同大日烈阳一般不可直视。


        

戴着“山川之主”面具的巫觋一个接着一个来到云壁之前,或佝偻着腰,模仿着山中各种精怪或者猿猴的姿态,将供品放在了“云中君”的面前。


        

或四足着地,以虎狼豺豹的猛兽姿态,匍匐在神祇之前。


        

他们每前进一步,瞽师的鼓点也随之奏响,声音亦步亦趋地跟在步伐之后,那篝火的烈焰仿佛也在随之跳动。


        

群巫们的影子,也在混乱的摇摆。


        

一个接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巫觋来到了云壁前,这傩舞他们已经练习过千百遍,但是他们却没有一次像这般用尽全力。


        

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里的血液在燃烧,整个身体都变得滚烫,他们不敢抬头,逐渐地靠近那个影子。


        

身体忍不住地颤抖,只能用无尽的狂舞和夸张的动作,来表达内心的惶恐和敬畏。


        

最后在那战栗和癫狂里,将祭品献上。


        

而此时此刻。


        

他们感觉那献上的仿佛不是祭品,还有着自己的血肉,自己全部的身心。


        

紧接着,群巫们又以歌舞和祝词的方式向神祇汇报人间之事。


        

再然后,便是向神祇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以及庇佑。


        

夜幕越来越深,直到那篝火慢慢变小。


        

渐渐地,高昂快节奏的神乐也慢慢变得悠长且缥缈,群巫们也似乎有些力竭了,动作开始变得缓慢且不舍。


        

那是送神之乐。


        

最终,随着群巫们匍匐在地一动不动,连神乐也终结。


        

那云壁之中释放出来的万丈光华也渐渐收回,整个山峰都渐渐地陷入黑暗之中,伴随着神光的收拢,那融入玉璧之中的轮廓也渐渐远去。


        

仿佛在逐渐远离人间,重新回到了那片属于神祇的界域。


        

江晁走在路上,耳边传来望舒的声音。


        

“好看吧!”


        

“我就说,节目一定很精彩,比俄罗斯方块有趣多了吧!”


        

“而且我的大灯是不是很有用,要不然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着了。”


        

江晁没有说话,但是望舒却能够明白他在想什么,刚刚他看得忘神一直不言语的姿态,已经透露出来了他的心思。


        

“今天很高兴吧,这里还是挺有意思的。”


        

“刚刚的表演我还录下来了,后面你如果想看的话,我可以放给你看。”


        

江晁刚刚的确陷入那群巫的狂舞和魅影之中,但是此刻回想起来,原本有些喜悦的心思却又变得深沉。


        

他说:“没出什么乱子就好。”


        

望舒:“还在担心,若是他们知道你不是云中君怎么办?”


        

江晁:“我在想他们此时这般为神降而癫狂,若是有朝一日我不能给他们想要的,他们会不会把我这个神仙拉出去抽几鞭子。”


        

望舒:“这怎么可能,他们做不到的,只要有我在,你就是真正的神仙。”


        

江晁;“只是提醒自己,神仙只是一个接下来方便行事的身份,不要到时候装着装着,就真的陷入神仙这个角色里面去了。”


        

望舒这个时候又报告起了外面的情况,送神虽然结束,但是外面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那两个道人也来了,放了不少东西。”


        

望舒浅笑的声音从收音机里传来,告诉了江晁这个好消息。


        

“一次招标,出价的双方都付了钱,太值得了。”


        

江晁:“没有白吃的午餐,付出的都是想要回报的。”


        

望舒:“但是你可以决定给和不给。”


        

------------------


        

山下,所有的人几乎都汇聚到了下山的道路上。


        

甚至不少人沿着道路往上,只是全部都被差役、道童和山民给挡住了,偶尔还能听到喧哗声。


        

当看到群巫从山上走下的时候,众人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敬畏无比地看着那些巫,低头哈腰连看都不敢看他们。


        

贾县令也走了下来,但是依旧留着差役们看守在竹林外,只是自己一人坐上牛车回到县城里。


        

阴阳、鳌、鹤三道人最后下来了,三人身体兴奋不已,但是眼神却是空洞的,似乎魂儿还留在那片山麓没有归来。


        

随着夜里的寒风一吹,三人眼神才渐渐有了光泽。


        

鹤道人:“就这样了?”


        

鳌道人:“好像没有我们什么事情?”


        

道门诞生的时间和巫比较起来还是晚许多,甚至他们许多东西和上古时代的巫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道门也分为各派,每个派别和支脉都说自己有成仙之法,有长生之术,都说着哪个传闻之中的上古成仙之人是自家的祖师。


        

他们源自于不同的传承,供奉的神主道尊也是五花八门。


        

不过,也有道门派别认为,修道之人就不应该供奉神主,求的是自身成仙,岂能去供奉他人。


        

直到前朝天子下诏捣毁淫祠邪祀,给各地的佛道发身份文牒,这才给各地正统的神灵们做了个整理归属。


        

许多佛道支脉也就顺便,将这些正神进行供奉。


        

不过这个所谓的正统神仙谱系图实际也并没有得到道门的各个支脉承认,大多数道脉供奉的依旧是自己的神主,或者自己修行,哪会去拜别家的神仙。


        

因此。


        

云真道的二把手拼凑的迎神典仪,和那些有传承的巫比起来,的确是少了些什么东西。


        

至少在底蕴上,别人这也太专业了,


        

延续了千年的祭祀,一代代传承的傩舞,因此看完巫们的迎神典仪之后阴阳道人当场决定放弃,只是最后献上祭品的时候露了把脸。


        

鳌、鹤二道看向了阴阳道人,但是等来的却是一声长叹。


        

阴阳道人:“世间果真有长生永驻之神,不老不死之仙。”


        

老道一甩手,朝着山下走去。


        

“回去!”


        

鳌道人:“回去作甚?”


        

鹤道人:“这就回去?”


        

阴阳道人:“见得真仙,识得上古巫傩之术,此行已是圆满,回去之后吾等整理经卷,当编出一套我道门的请神沟通阴阳之法。”


        

“此法,便是我云真道的无上大道秘法和千年传承。”



我是仙》是作者:历史里吹吹风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