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我是仙 > 第二十三章 :立春
夜间

我是仙

        

望舒就像是月光,亦或者是驾着车的神女。


        

她一会出现在荧幕里,一会巡游到了山涧谷底,亦或者是在村落边的桑树上徘徊。


        

她轻盈地漫步,行走在别人看不见的世界里,然后在回来的时候将消息带到了江晁的身边。


        

望舒乘坐着车从大荧幕的深处穿透云雾缓缓而来,停靠在了荧幕的正中央,她侧过头看向荧幕外面的江晁,霓裳飘舞在风中。


        

她告诉江晁:“恭喜你,你成云中君了。”


        

江晁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和云中君这种神祇扯上关系,甚至是被直接当作云中君。


        

他既非神圣,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超自然能力,他所有表现出的异常不过是科技时代赋予他的一些东西对外的展露。


        

江晁只是说道:“省事了。”


        

的确省了不少麻烦,连给自己编造个新身份也不用了。


        

望舒又说:“他们马上就要为你修庙了,你不激动吗?”


        

江晁:“激动什么?”


        

望舒:“那可是你的新房子。”


        

江晁:“那是泥像住的屋子,又不是我住的屋子。”


        

江晁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着望舒问道。


        

江晁:“你的计划完善了吗?”


        

望舒:“已经开始了,不过还没有正式起步,毕竟坏掉的东西太多了。”


        

这个时候望舒指向了可移动支架上的一样东西,微笑着说道。


        

“不过,我顺便给你做了个这个。”


        

江晁低头看了过去,一眼便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枪?”


        

望舒也开始了解这个时代,甚至也开始熟悉这个时代。


        

“你可以叫掌心雷。”


        

“喏,还有雷丸呢!”


        

江晁刚开始还在想雷丸是什么,但是立刻便反应了过来,雷丸就是子弹。


        

他将枪握在手中,沉甸甸的,也有些冰冷。


        

手指扣在扳机上,想象出此物发射出的动静和声响,对于此时的人来说,的确可以称之为掌心发出的雷霆。


        

江晁:“暂时用不上这个。”


        

望舒:“危机的时候可以保护自己。”


        

江晁没有拒绝,而望舒看到也很高兴。


        

江晁收了起来,然后朝着外面走去,最近身体状况好了很多,他也变得活跃了许多。


        

“去看一看外面的情况。”


        

今天是立春。


        

贾桂定下了今天开始便在玉璧前动土建庙,而请神迎神的典仪由云真道来进行,西河县里里外外来了不少人。


        

敲敲打打,好不热闹。


        

--------------


        

原先的路没有了,但是随着上上下下的人多了,从竹林到山下又重新踩踏出了一条路。


        

原本的荒野郊外此刻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西河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了,云壁山上河乡的村民更是都聚集到了山脚下。


        

此外,还有着贩夫走卒、僧侣道人、泥工瓦匠、伶人乐师等等各色人物齐聚于此,妇人少女头上带着剪成燕子形状的头巾搬东西,男人则帮着开路。


        

“来了,来了,看见没有。”


        

“看到了,还挂着帐子哩。”


        

“有道士,看到没有。”


        

“听说了,是紫云那边的道士,跑到我们这边做法事。”


        

山脚下锣鼓敲敲打打,一帮人抬着一挂着帐幔的神辇一点点地朝着半山腰的竹林走来,一路所过众人先是叩头倒拜,然后便跟在后面紧紧相随。


        

这是楚地立春时的习俗,不过过往送的是春神,今时却换了一个。


        

神辇上坐着的是同样可以给予风调雨顺,甚至是已经证明过能够呼风唤雨的神祇。


        

云中君。


        

往日的春神立刻被众人抛之脑后,一代新神换旧神。


        

这也是新任西河县县令贾桂为什么将日子选在这一天的原因,将立春节庆、迎神典仪和庙宇动土融在了一起。


        

一是借助着立春这个日子大大操办一下,二也是让所有老百姓更快地融入进来,知道这件事情。


        

第三,自然是想要让“云中君”能够看到这样的画面,看到他的“努力”。


        

贾桂带着一帮人毕恭毕敬在竹林前等候,身后的竹林不知道何时铺好了一条石板路,直接通往后面的山麓坪地。


        

随着站在身旁的一个道人高喊:“迎神!”


        

后面,陆陆续续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


        

“迎神咯……迎神咯……。”


        

一道道喊声,从山路上,传到竹林中。


        

最后,一直传到云壁山的深处。


        

贾桂在念诵完祭文,行过礼之后,一帮伶人乐师又演奏了一遍迎神乐,众人这才让开道路。


        

阴阳道人走在最前面,带着人抬着神辇从众人身边经过,踏上了进入竹林的石板路。


        

此时此刻。


        

不论是阴阳道人还是鳌、鹤二道,此时此刻都紧张无比。


        

因为再往前便是那片山麓,也就是云壁所在之地。


        

之前鳌、鹤二道人亲眼目睹云中君带着云雾消失在了云壁前,在他们眼中看来,那玉璧就是通往神仙洞天的入口,是阴阳二界之门。


        

而来到了那里,也等于来到了神灵的面前。


        

进入竹林前的最后一刻,阴阳道人还在叮嘱鳌、鹤二道。


        

阴阳道人面色凝重:“要慎之又慎,不可有任何差误,举头三尺之上,神灵在注视着我们。”


        

金鳌道人左顾右盼:“我好像感觉到有什么在看着我。”


        

丹鹤道人也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


        

三位道人瞬间明白了什么,连话都不敢说了,只念着经咒往里面走去。


        

但是神辇才刚刚踏进竹林还没有走几步,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喧哗声,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正毕恭毕敬迎神的西河县县令贾桂有些恼火,立刻朝着山下看去,立刻就看到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了山脚下。


        

那些人服饰和装扮和上河乡的村民完全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云壁山最深处里居住的山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来到了这里。


        

县令贾桂一看到这些山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


        

“出了什么事情?”


        

他连忙遣人去问,那人匆匆跑下去,然后气喘吁吁而归。


        

“是山里的山民,不过他们也是过来迎神的,而他们抬来的那个……”


        

那人喘了半天劲才会缓过来,这让贾桂都有些着急了。


        

连忙问道:“抬来的是什么?”


        

那人面色惊恐且带着敬畏:“是神巫。”


        

贾桂不是当地人,但是当地人可知道神巫是什么,又代表着什么,甚至连提起名字都感觉到害怕。


        

神高高在上,凡人毕竟从来没有见到过,或许还没有太多感觉。


        

而巫们却在此地扎根千百年,其地位和很多东西早已经在这里居住的人体内甚至血脉之中根深蒂固。


        

贾桂一脸茫然:“什么,什么神巫?”


        

那人又说:“说是云中君的神巫!”


        

贾桂这才朝着下面看去,在那浩浩荡荡的山民队伍里,他也同样看到了一座神辇。


        

不过云真道这边抬的,不过是一座草扎的披着彩衣的神像。


        

而另一边抬的,是活生生的人。


        

所谓的神巫。


        

山民抬着的神辇同样盖着帐幔,里面一个带着面具的身影抬起头,也同样看向了山上。



我是仙》是作者:历史里吹吹风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