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 第39章 诚实守信王道长
夜间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通讯那头安静了下去。


        

十几秒后,对面的老人用尽量温和的口吻问:“峥德,好孩子不要怕,你在哪个堡垒来着?”


        

“中古盆地的76号堡垒。”


        

“76的执政官是谁?警卫队!现在、立刻、马上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能不能干,不能干就滚!”


        

“姥爷。”


        

周峥德看着一脸懵逼的生物部长,带着哭腔说:


        

“要不,你帮我跟十三所那边求个情吧,我不敢调查他们了,他们的活人实验是为了人类未来的胜利,我、我想明白了,妈妈和你的生命安全最重要。”


        

“峥德,你还好吗?坚强一点!你是個男子汉!”


        

那边的老人破口大骂:


        

“操他大爷的!老子在前线干刃兽,你们在后面搞我唯一的孙子!


        

“把庄明启那个混蛋给我拉过来!先揍一顿再拉过来!他妈的!把他蛋踹爆了给他安一个合金的!干刃兽就他不积极,搞内斗他一把好手!老子今天毙了他!


        

“峥德!伱把我名字报出去!我让你报的!”


        

嘟!


        

通话被那边粗鲁的挂断。


        

周峥德扣上通信器,擦了擦差点流出来的眼泪,抬头看着76号堡垒的生物部长。


        

他咧嘴笑了。


        

庄明启,D5综合战区十三所分所所长,十三所真正的高层管理者之一,孔怒的顶头上司。


        

“你……”


        

76号堡垒生物部长孔怒皱眉问:


        

“你刚才在给谁打电话?”


        

“一个脾气暴躁但人很和蔼可亲的老头,回去等通知吧,你的上司应该很快就会跟你联络。”


        

周峥德耸了耸肩,对生物部长挤了下左眼:


        

“我家的习惯是跟随母姓,我跟妈妈姓、妈妈跟外婆姓,这其实是为了掩藏我跟我妈的身份,免遭拟态刃兽的报复。


        

“我妈一个职业会计,为什么能被大家捧上去做一个大工业堡垒的内务部长?


        

“因为我姥爷是D5战区联合防卫军总司令。


        

“对,那位被称为堡垒时代最后一个英雄的老将军,义肢改造第一人,恐怖机甲的第一代驾驶者。


        

“我确实拿你们十三所没办法,你们是跨区域组织,掌握着灵能者的技术专利和大部分的医疗资源,与联合防卫军明争暗斗、互相制约。


        

“但起码,堡垒这一级的十三所单位,真的威胁不到我。


        

“孔怒,高级,研究员。”


        

周峥德慢慢站了起来,双手扶着桌边,身体微微前倾,那双眼睛闪烁着几分锋锐。


        

“你最好能抢在我前面搞到那份名单和账目,如果让我拿到了那份名单,你就只剩自裁这一条路。


        

“或者,被自裁。”


        

孔怒面色铁青,踹门离去。


        

那两个灵能者离开时,男人收起了匕首含笑行了个军礼,女人拉起了裙摆行了个淑女的礼节。


        

灵能者的学习速度就是快。


        

一眨眼就掌握了人类的礼节。


        

新宿舍内。


        

王机玄抬手扶着额头。


        

林波关闭了监控器,拿出了正在震动的通信盒子,抬头道:


        

“组长,队长让你放心休息,晚上派对的时候再聊。”


        

“嗯,辛苦了。”


        

王机玄沉吟几声:


        

“战区总司令具体是什么职位?”


        

“就是战区的军事最高长官!”


        

林波小声嘀咕:


        

“我们所在的中古盆地就是一个小战区,又叫地形战区,几个相邻的地形战区组成一个大战区。


        

“我们的总司令打赢了很多场对刃兽的战役,就算是D5综合战区的执政官联合议会,也不敢对总司令指手画脚。


        

“我们这个综合战区也是全世界范围内,最活跃、最持久的战区。”


        

王机玄问:“大将军……那,十三所跨区域指的是?”


        

“生物十三所已经是世界范围内的组织,他们同样是很多黄金时代人类社会特权阶层的庇护所。”


        

林波叹了口气:


        

“灵能者的实验据说很肮脏,但他们也是对刃兽发动斩首行动的必要战力。


        

“只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灵能者拒绝上战场,他们觉得自己是一种新人类、超越旧人类的伟大存在,嗐,一群自恋的傻逼罢了。


        

“我听说还有灵能者试图跟刃兽沟通,主张与刃兽和平相处呢。”


        

王机玄顺势问:“能帮我个忙吗?我在各处都不熟。”


        

“当然可以!”


        

“我想养点蔬菜,能帮我搞来一点万利金帮会的配方土壤和种子吗?”


        

“小问题!”


        

林波拍拍胸口:


        

“我这就安排人去搞!


        

“之前我总是跑下城,队长为了暗中保护组长,也跟万利金那边的头目打过招呼了,刚好是我去的!


        

“不过这事儿我得报告给队长。”


        

“谢谢了,随便报告。”


        

“是!”


        

林波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开门快步离开。


        

王机玄站在那思索了好一阵。


        

他有几个问题想不明白。


        

“啊,晚上还有派对,这里的派对应该跟变态区的青楼销冠不一样吧?”


        

王道长多多少少有点发怵。


        

……


        

堡垒的深夜时分。


        

哐!


        

孔怒攥拳砸在面前的办公桌,面色铁青、呼吸急促,眼中闪烁着毒蛇般的冰冷亮光。


        

“立刻联络隔壁82堡垒的办事处!”


        

……


        

王机玄还以为晚上的派对会像下城那样,灯红酒绿、惊险刺激、道心遭受冲击,但实际上……


        

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


        

光线明亮的宽敞房间被简单装饰了一番,挂了彩带和彩灯。


        

参加派对的年轻男女,将他们用各自配额买来的食物与非酒精饮料,摆成了一只小山。


        

音乐播放器播放着舒缓的音乐,烤架上是荤素参半的食材……


        

一切都是中城民众可以享受到的普通福利。


        

年轻的男女互相观察,伴着音乐跳起交际舞;偶尔会有一个治安队的哥们来了兴致,为大家跳一段军队中流行的踢踏舞。


        

用魏娜的话来讲,这种看似平静的环境下,酝酿着荷尔蒙的骚乱。


        

在王道长眼里,却觉得眼前这一切既温暖,又难得。


        

总算是有点他能接受的娱乐氛围了。


        

真的,他那点贫瘠的词汇量在下城都快不够用了。


        

周峥德与几位女士跳了舞,溜达到了王机玄所在的角落,笑道:


        

“怎么不过去跟人说说话?那几个年轻的女孩都在偷偷看你,魏娜特意帮你邀请的,都是保守派,气质涵养都很不错。”


        

“在想下城的事。”


        

王机玄轻轻啧了声:


        

“我又听到了叶子的消息,在那个生物部长嘴里。”


        

“是啊,我查证过了,叶子进入了灵能者之家……让我感觉奇怪的是,她的说法,跟我编造的说法,竟然部分还匹配上了。”


        

周峥德低声道:


        

“托玛斯杀了孔莲玫,这成了三方派系的共识。


        

“这让我们少了很多麻烦……


        

“很奇怪,叶子竟然在替你遮掩这些,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机玄摇摇头:“鬼知道,她杀了那十几个孩子。”


        

周峥德问:“接下来还要继续追查叶子吗?”


        

“如果不会占用你太多资源,请继续查她踪迹,”王机玄道,“我必须亲自解决她,才能渡过这个坎儿。”


        

坎儿,代指心劫。


        

“好,我在上城的耳目比下城多了几倍,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周峥德看了眼左右,朝王机玄凑了凑,小声嘀咕:


        

“咱们之前不是说好的,彼此交代秘密,你得让我心里有点数了。


        

“穆良,你能解释下你的力量来源了吗。”


        

王机玄想起了自己在房东太太书房看到的几本漫画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我怀疑,是一种宇宙射线照射变异。”


        

“啊??”


        

周峥德有点懵。


        

王机玄继续忽悠:“你记得我有一次自残行为对吗?”


        

“对,”周峥德全神贯注地应着。


        

王机玄继续道:


        

“我在窒息中,看到了一道模糊的人影,他盘旋众星之中,念诵着福生无量天尊,而后对我说,这个世界陷入了苦难,我会得到一份力量,来拯救苦难中的这些生命,让他们归于安宁,只是这份力量太巨大了,我需要一步步去接纳,通过磨砺自己的精神、身体,猎杀刃兽,最重要的是磨砺自己的这里。”


        

“心灵!”


        

周峥德攥着拳,压低嗓音,激动不已地说着:


        

“这极有可能是外星高等文明给予的回应!我们之前有过宇宙求助计划,八十多年前!可能真的奏效了!这是个巨大的发现!酷毙了!”


        

“嗯,你相信就好。”


        

王机玄端起一旁的高脚杯,喝了口工业合成的葡萄汁。


        

他道:“后面如果发现什么,我会继续告诉你,本来我把除掉黑火帮当做了心灵的历练,只是没想到,最后是叶子给了我这里狠狠一下子。”


        

“你不要太伤心了,试着去跟这些女孩约会怎么样?”


        

周峥德想起什么:


        

“我这边也有一些新消息,D5综合战区司令部给中古盆地战区下达了命令,中古盆地战区指挥中心,给我们这边的执政官和联合防卫队下达了明确指令。


        

“很快就会有几个厉害人物来找我们,从战场上下来的真正强者,他们估计会要求我们配合调查。


        

“穆良你可以吗?”


        

“需要接受他们的审问?”王机玄有些担心地问。


        

“不是,他们没胆审问我们。”


        

周峥德低声道:


        

“核心点还是那份名单,他们可能会进入下城调查,我觉得这是个机会。”


        

“什么机会?”


        

“敲掉黑火帮违法的设施,搞死十三所孔怒的机会。”


        

周峥德嘀咕道:


        

“我提交上去的法案出现了一点点问题,执政官的秘书说,他们需要审核。


        

“我今天还恐吓了孔怒。


        

“现在因为班文英的问题,母亲已经无法对我们提供帮助,不然我也不至于直接向外公求援。


        

“已经彻底撕破脸,接下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想跟这个调查小组一起下去,你用现在的身份跟我一起,我们趁着清肃部队在下城,去更改一部分下城的生态……这总好过我们坐在办公室里什么都不做。


        

“如果能找到那个名单、账目,或者随便其他什么,惹的孔怒兵行险着,我就可以直接利用这个精锐小组反击他!


        

“孔怒威胁我妈妈了。


        

“我要做掉他,哪怕为此不择手段,不能让他进入十三所总部灵能城。”


        

周峥德轻轻呼了口气,随后有些忐忑地看着王机玄。


        

王机玄了然一笑,问:“你不怕再次遭受袭击吗?”


        

“怕。”


        

周峥德目光平静地说着:


        

“其实还有一件事。


        

“我反对我妈妈的观点,可我一直拿不出更棒的解决堡垒下城问题的方案。


        

“我想去下城看看,去找到这个方案,这其实比那些名单、账目、其他什么政治斗争道具,都重要。”


        

王机玄打了个响指:“随时喊我一起行动,我之前做的太粗糙了,很多事都要去收尾,那家伙想把我切片,没有你我也会去想办法干掉他。”


        

“说干掉太不文雅了……除魔卫道?”


        

“除魔卫道。”


        

两人相视而笑。


        

叮叮叮。


        

一旁传来了玻璃瓶碰撞的声响。


        

鬼鬼祟祟、画了浓妆的魏娜,带着两个穿着风衣和细高跟的大姐姐,快步走了过来,神神秘秘地打开了风衣。


        

三具穿着旗袍的美好身体,与十多瓶各类酒水,出现在周峥德和王机玄眼前。


        

“登登登!”魏娜兴奋地喊着,“今晚,不醉不归。”


        

周峥德皱眉道:“你让十三层的治安官喝酒?”


        

“我自己搞来的酒都不行吗?你最好别扫兴!释放压力,是对抗堡垒病的最好方式!”


        

魏娜翻了个白眼,随后转身看向舞池。


        

舞池中掀起了阵阵欢呼声。


        

周峥德抬手扶额,一把抓住了王机玄的胳膊,有些哆嗦地说着:


        

“如果我喝醉了,一定把我扛走,打晕扛走都没事!求你了,穆良!快答应我!”


        

王机玄不明所以。


        

周道友……在害怕什么?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是作者:言归正传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