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 第36章 消失的名单
夜间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黑火帮肃清战后第二天。


        

第十三层治疗中心。


        

医疗室门外,周峥德透过玻璃,看着病床上静静躺着的王机玄。


        

任谁都能看出王机玄现在的精神状态无比糟糕。


        

王机玄取下了那只纳米面具,恢复成了穆良的模样。周峥德过来这边之前,已经把‘周田田’这个人物从档案库中删除掉,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王机玄就这么睁着眼、注视着天花板。


        

他心底不断划过那个穿着白裙的少女,以及少女身周悬浮着的一只只冤魂。


        

‘当时为什么没开枪呢,她明明已堕入魔道……’


        

‘贫道这是纵魔归山了吗?’


        

王机玄心底苦笑着,努力不做他想,让道心出现的裂痕慢慢愈合。


        

房东老太、托玛斯、班文英、文黑森、叶子……


        

他此前好像一直小瞧了人心的力量,觉得修行妙法可缔造一切。


        

他开始隐约明白,红尘炼心的用途了。


        

这里不是普通俗世,更不是他闭关百多年的那个山洞,没有人非要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去前行,每個生灵都有自己的路径。


        

人之道,蕴藏此间。


        

天之道,止于妙玄。


        

‘贫道也有自己的路径。’


        

‘贫道他日若能飞升而去,可在离去前干掉此界妖兽诸强者,如此也算没白来此界走一遭,其他……莫要多想了。’


        

‘叶子之事,贫道有憾,然其已坠魔道,当尽早诛除。’


        

哒哒、哒哒。


        

细高跟与水泥地面发出了有节奏的撞击声。


        

周峥德扭头看向走来的魏娜,低声问:“穆良他怎么了?我们不是打赢了吗?这场堪称奇迹的胜利,他缔造了百分之八十,我们加起来应该是有百分之二十。”


        

“不知道。”


        

魏娜抱起胳膊耸了耸肩: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的目光就有点呆滞,我接上他就立刻回来了。


        

“可能是,他在跟念力灵能者安茜的战斗中受伤了?


        

“念力灵能者不是有一种精神冲击的技能吗?”


        

“唉,毫无疑问,穆良是一个英雄,他一个人干掉了黑火帮五分之一成员,除掉一个违规进入下城的D级灵能者,重创了一个严重违规的D级灵能者,难为他了。”


        

周峥德如此念叨着,给这件事做了个简单定性,而后话锋一转:


        

“这里面还有一些事,必须问询他一下。


        

“班姐失踪了,她最后的脉搏停跳信号是在第四十九层,各方已经派去了很多人寻找,现在怀疑一具汽车残骸内的焦尸是班文英,正在做基因分析。


        

“黑火帮的BOSS与老山羊托玛斯死在了一起,被烧成了焦炭。


        

“我有一些不太好的猜测——班姐可能在不断借调资源做一些超过我们底线的事,结果玩砸了,我妈那边已经派人在调查班姐留下的资料了。


        

“此外,在那个木屋中,我们还发现了十几个孩子的尸体,他们分别被十多把厨房刀具刺穿了心脏,体内发现了大量安眠药的成分,不知道谁杀害了这些孤儿。”


        

魏娜皱眉道:“十三所那边呢?他们不是音量很大吗?”


        

周峥德叹了口气:“我们安插在十三所那边的内应说,他们的负责人情绪很糟糕。”


        

王机玄的嗓音在病房内响起:


        

“那个负责人有问题……进来吧,我告诉你们这些事。”


        

周峥德和魏娜立刻推门而入,两人目中多了几分笑意。


        

王机玄又道:“不用在那嘀嘀咕咕,想问可以直接问,我选择回到这里,就是因为相信你们两个。”


        

周峥德和魏娜表情多了一丢丢的心虚。


        

周峥德拉着椅子坐在床边,魏娜抱起胳膊用背抵住门口,防止有人突然闯入。


        

周峥德问:“身体怎么了,穆良,哪里感觉不舒服吗?”


        

“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王机玄抬手捂着额头:


        

“峥德,我们是同伙,所以我会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你们,有些我不想说的我不会说。


        

“先帮我找一个人,她叫小叶子,十二三岁的女孩,穿白色连衣裙、提着手提箱……她极度危险,如果她有武器反抗就立刻击毙。”


        

“好,”周峥德立刻答应,拿出了通信器,“我直接让清肃部队去找。”


        

王机玄道:“我当时道心很混乱,失误了没直接除掉她,可能会留下一些隐患。”


        

“她是灵能者吗?”


        

“不是,那些孤儿的死是她做的,她读书很多,也很聪明,我其实不理解她的动机……”


        

“那还好,”周峥德松了口气,“不是灵能者就好。”


        

王机玄慢悠悠地叹了口气:“我先说有关托玛斯的那部分……”


        

他决定如实相告。


        

几分钟后。


        

医务室落针可闻。


        

魏娜满脸震惊:“我们76堡垒的生物部长、十三所代表,跟被我干掉的大嘴华,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亲兄弟?这!”


        

周峥德猛地站起来,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转身冲向卫生间,里面很快就传出了他的咆哮:


        

“妈!你必须给我个解释!我周围遍布摄像头是怎么回事?!你爱我?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我有自己的人生!妈你过分了!伱很过分!我们最近不要再见面了!班文英跟托玛斯勾结,她要激化派系矛盾为自己找寻政治机遇!对!找到了!那具焦尸就是她!班文英跟托玛斯内讧了!被托玛斯干掉了!托玛斯跟黑火帮BOSS内讧了!托玛斯把黑火帮BOSS也干掉了!托玛斯最后是被我的人干掉的!妈你还好意思说班文英是你的人……你连自己的秘书的所作所为都看不到!那是人性!人性就包含了容易被权力腐蚀的部分!你自己处理吧!班文英的事不要打扰到我们第十三层!你处理不了我就去找我姥爷!”


        

哐!


        

周峥德一脚踹开卫生间的门,风风火火去了病房外面。


        

“去我办公室搜!把所有的摄像头找出来!黑帮在我办公室安装了摄像头!”


        

几名治安队队员奔跑着离开。


        

周峥德轻轻呼了口气,回了病房后用力挤了挤眼。


        

他满是颓然地走到床边,对王机玄歉然笑着。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一直被班文英利用,这件事里面我妈也有很多责任……记住,不是你干掉的班跟那个老太婆,是托玛斯,你只是杀掉了托玛斯,这样后续会省很多麻烦。”


        

“好。”


        

王机玄轻叹了声:


        

“我现在心神困顿,也有些分不出,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穆良,叶子的事对你打击很大,对吗?”


        

魏娜细腻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轻声说着:


        

“你想想,你那个房东太太都教出了谁?


        

“某个研究员,托玛斯,文黑森应该也跟她有关系。


        

“这个老太婆就是下城的黑洞、人性的黑洞,越靠近她就越容易被她扭曲,小叶子只是她恶念的延伸……这种扭曲人格,在堡垒心理疾病手册上有明确且详细的介绍。”


        

王机玄笑了笑:“我没那么脆弱,只是一时间没能接受,我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


        

周峥德耷拉着脑袋:“好吧,我全程被班文英玩弄了,亏我还一直喊她姐姐,还想着以后帮她活动活动,搞一个议事厅成员的位置。”


        

王机玄问:“黑火帮怎么样了?”


        

“总体解决,”周峥德打起精神,“我后续还要去忙,就是这些事。”


        

周峥德轻轻撇嘴:


        

“我妈其实只是一个优秀的会计和统筹工作者,她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上,有很多人在帮扶。


        

“但我妈太强势了,只有我姥爷骂她几句她才能消停。


        

“我能预见到,因为班文英的事,我妈后续会陷入被动,我们也是,我还要想办法化被动为主动。”


        

魏娜在旁补充了句:“周阿姨其实人不错,毕竟峥德就是她教出来的,不过堡垒嘛,你知道的,每个人可能都有一点点不太正常。”


        

周峥德认真道:“我是靠自己的能力,通过全程匿名的考试进入的上城执法队,破了几个大案子成了副队长。”


        

“是的,你的能力,”魏娜哼了声,“说的就跟普通人能参加那个考试一样。”


        

周峥德顿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王机玄心底念头略微流转。


        

他笑道:“那我这边可以安静修炼、自己的脾性,回到平静的生活了吗?”


        

“当然可以!”


        

周峥德蹭了蹭鼻尖: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明确的确认一点,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对吗?战友、朋友、哥们。”


        

“是,”王机玄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主要是他欠这家伙人情太多了。


        

“那我们今晚庆祝一下怎么样?就在我宿舍那边,魏娜和她的一个女同事也会参加,我们一起小聚一下,庆祝这次剿灭黑火帮的行动。”


        

周峥德笑道:


        

“下城还有很多事,不过我保证,他们绝对不会再威胁到你,清肃部队会在黑火帮地盘驻扎三个月。


        

“我已经提交了一份提议,血液制品产业的规范化运营,就是把供给联合防卫军的血液制品,作为一种明面上的生意,官方直接管理,执政官的秘书反馈说很不错。


        

“虽然这只能起到部分作用,但这总好过我们什么都不做。


        

“还有,穆良,那把大口径狙击枪和剩余手雷,我已经派人送回军队了,其他的东西,比如手枪、防护服、头盔,这些威力有限的,我已经帮你放到了你的新宿舍。


        

“你现在是‘十三层治安队巡勤副组长’,每周的薪水是通用配额45、食物配额40、医疗配额10,合法拥枪权。


        

“这里面还有一个利益要害点,就是你那个房东太太一份秘密账目和名单……你有印象吗?”


        

账目和名单?


        

王机玄轻轻点头:“房东太太的名单,我听过这个。”


        

“是的,就是那些上城老人和76堡垒十三所的罪恶记录,”周峥德叹了口气,“有了这东西,我就能把他们送进监狱。”


        

王机玄想了想:“我可以下去找这个东西,就当还你人情。”


        

“不要去!十三所的灵能者已经冲下去了,他们也在找那份名单,各路人马都冲进了四十九层。”


        

周峥德摇摇头:


        

“相比而言,你的安全更重要。


        

“那份肮脏的名单肯定会是重中之重,已经有三个高官偷偷问询我了,不然我也不会注意到,稍后怕是还要引发一些波澜。


        

“昨晚激烈的交火中,黑火帮的高层和中层全被干掉没有留活口,包括那个文黑森……这是清肃部队有意而为,十三所灵能者出手扫清了部分黑火帮的打手。


        

“要是他们能活下来一两个就好了。”


        

王机玄笑道:“我之前没考虑那个名单,下手太重了。”


        

“这很好,你在做正确且正义的事!


        

“不要因为这些事而自责,我们都不是神明,你的努力发挥了积极意义,成功为人类文明再次复兴添砖加瓦。”


        

周峥德拍拍手:


        

“我去继续盯着,然后准备一场小派对,很正经的派对,就是为我们干掉黑火帮庆祝一下。”


        

说完,他哼着愉悦的小调大步流星地离去。


        

派对?


        

王机玄现在,只想再找个类似万利金大棚区的修行福地。


        

魏娜在旁嘀咕:“能冒昧问一下,如果我要邀请一位女同事的话,你个人偏向于,她穿长裙还是短裙、黑丝还是白丝,年轻点的还是成熟点的?保守派还是开放派?更精准一点说,你觉得腰臀比更重要还是腿长一点或者胸部饱满一点更重要?我年轻的同事们不会拒绝与治安队年轻干部开始约会。”


        

王机玄认真回答:“灵魂,灵魂纯净最重要。”


        

魏娜临走前偷偷竖了个中指。


        

在王机玄没看到的角度。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是作者:言归正传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