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 第18章 弹指神通的修行办法
夜间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贫道有些不干净了。


        

王机玄的道心在不断叹息。


        

他竟然……被此女子触碰了道躯的大部分区域……


        

还好男子的要害部位没有被扰袭,这位魏娜医生深知护理与骚扰的法律边界,不然他必须提前‘苏醒’了。


        

王机玄不太喜欢醒后可能要面临的各种解释,那样太过于啰嗦,没有丝毫洒脱之感,而且周峥德他们也有意要获取他的秘密。


        

法不轻传,此为宗门之根本。


        

他自己编的那点吐纳修行法传出来倒是没有任何顾虑,但他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开辟一门新的功法,取之未免贻笑大方。


        

‘黑火帮。’


        

王机玄简单分析着他所听到的这些消息。


        

看样子,他还要去一趟下城。


        

他必须亲眼看到黑火帮被剿灭,并确保不会有周峥德他们说的,‘黑火帮核心人物借壳重生’这种事发生。


        

下城有许多东西,是他如今必须之物。


        

刃兽血液、刃兽骨骼;


        

以及尚且不知是否存在的刃兽‘妖核’。


        

通常而言,妖核成于妖兽体内,为强大妖兽修行之基,修士采之可用于炼丹炼器。


        

王机玄的想法更加直接——他或许可以用妖核摆成聚灵阵,释放妖核中的灵气,加快自身修行。


        

除此之外,王机玄已经意识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


        

红尘炼心。


        

‘本性?何为本性?’


        

王机玄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渐渐的,一缕缕灵气自空气中飘来,朝他周身汇聚。


        

因为此时在装睡无法打坐,他吸纳灵气的速度远不如五心朝天、抱元守一等盘坐姿势……总归是好过干躺着什么都不做。


        

他默默估算,以气培血肉,配合自己所知的疗伤咒法,左肩的洞穿伤要疗养大概七日。


        

‘嘣。’


        

狙击枪的声响在王机玄耳旁不断回荡。


        

他需要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常识,熟练掌握各类武器的使用方法,再琢磨一些对抗枪械的办法了。


        

‘不知何时才能开始炼器。’


        

……


        

魏娜与中城的每个人一样,正常工作日必须以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为最优先事项。


        

第十三层暂时有一支清肃部队中队进驻,黑火帮也宣布不再进行报复,魏娜已不用在治安所的安全屋中呆着。


        

当每天工作结束、或者周末假期时,魏娜就会来十三层医疗中心,照顾这里的两位特殊病人——


        

穆良与蓝宇宰。


        

魏娜早就发现穆良的伤势恢复速度有点非人类。


        

她每次检查穆良的肩膀伤口,都能看到匪夷所思的变化,她的医学理念不断被颠覆。


        

而且种种迹象表明,穆良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一直没与他们交流。


        

比如,魏娜为穆良准备的排泄褥一直十分干净,这间医疗室旁边的卫生间,用水量比平日里多出许多。


        

魏娜医生并未拆穿穆良的把戏。


        

她在等穆良主动与她聊聊,像是刚刚拯救了世界的英雄那样,对她展示他的神秘魅力。


        

魏娜很喜欢这种等待的感觉,这让她在周而复始、不断重复、已经没有任何新奇感的堡垒日常中,多了一份难得的期待。


        

今天是欢乐之都伏击战过后的第六天。


        

魏娜准时结束了自己在片区医疗室的坐班,先回到自己的住处,洗澡、洗发,用了半个小时在面部施工了素雅的妆容,换上黑丝女仆装,又用白大褂将这一切遮掩了起来。


        

‘他今天会醒过来吗?’


        

魏娜对着镜子抿了抿红唇,踩着细高跟、哼着最近流行的电台歌曲,赶去了医疗中心。


        

拐过几次街角,走入中央环形花园,魏娜步伐逐渐放慢。


        

她皱眉瞧着医疗中心有些拥挤的入口。


        

十几名穿着浅蓝色制服的治安队队员,以及六七個迷彩服打扮的士兵,组成了两道重叠的防线,封锁了这里唯一的出入口。


        

两名穿着棕色风衣的中年男人,正在与治安队队员交涉。


        

魏娜漫步向前,老远就听到了他们的争吵。


        

“我们第十三生物研究所,有权得到一切人类样本的数据,这是写入战区法案中的权力!”


        

“你们不让我们进去?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把你们的队长喊过来!”


        

“我们怀疑这里有灵能者!快让开!治安队是垃圾!清肃部队就很了不起吗!别让我直接找你上司!”


        

那两个中年男人在大呼小叫。


        

与他们交涉的两名治安队队员只是笑着摇头,表现出了惊人的素养。


        

一名队员眼前一亮,忙道:“魏娜医生,您来了?请入内吧。”


        

旁边的风衣男立刻大喊:“她凭什么能进去!”


        

“因为我是医生,”魏娜轻声说着的。


        

她在白大褂中拿出自己的胸牌,挂在了领口下方,随后还对两人轻轻眨了下眼。


        

“这里是医疗中心,不是十三所的研究中心,您懂最基本的感冒用药吗?”


        

“你什么意思!”


        

“不要打扰我的病人们休息,而且医疗研究表明,越喜欢大声吵嚷的男性,就越对自己的男性能力没有信心。”


        

魏娜抛了个媚眼过去,便迈着轻松的步子通过了防线。


        

但她很快就发觉,这里的氛围有点凝重。


        

“魏娜医生,”一名士兵队长沉声道,“周队长在那间病房等您。”


        

“哦?他醒了?”


        

魏娜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些。


        

然而,当她推开病房房门,看到外侧那空空荡荡的病床,以及在窗边座椅中捂着额头思考的周峥德,立刻快步向前,掀开了病床中间挂着的帘子。


        

帘子后的另一张病床上;


        

穿着病号服、吮吸着袋装营养米粥的蓝宇宰,吓得哆嗦了几下。


        

被强制戴上了除噪耳机、正在给蓝宇宰喂饭的中年女人忙道:


        

“医生!我儿子突然醒了!要检查吗!”


        

这位阿姨是蓝宇宰的母亲,一个本本分分、为堡垒工作三十年的普通女性,每天工作完就会来照顾蓝宇宰一阵。


        

她在这里活动受限,而且只能戴着一副厚厚的耳机,确保她不会听走任何情报。


        

“穆良呢?”


        

魏娜的嗓音顿时高了八度,转身看向一旁坐着的周峥德:


        

“你把他藏起来了?因为十三所的人找上来了?”


        

“没有。”


        

周峥德叹了口气,苦笑道:


        

“他太神奇了,仿佛能提前预知危险,十三所找上门是在半个小时前,两个小时前我得到了医疗中心的汇报,说下午查房的医生发现这里少了一个病人,叫穆良的病人。


        

“然后……他留下了这个。”


        

周峥德从上衣口袋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行行龙飞凤舞的字迹。


        

魏娜接过看了几眼,随后紧紧皱眉:“每个字我都认识,但我怎么,怎么读不懂?”


        

“竖着读,还要从右向左,那上面标了两个箭头,不得不说,这字虽然不好看,但我总感觉有一股力量感穿透了纸背……”


        

“多谢二位相助,我已无恙……”


        

魏娜轻声读了出来。


        

【多谢二位相助,我已无大恙。


        

黑火帮作恶多端、草菅人命,罪大恶极、理应诛灭,此事尚未能定,我需去了断这段因果,周队长有诸多限制,我却无所顾忌。


        

稍后我会自下城隐姓埋名,解决黑火帮、确认无余孽后,再回返十三层休养生息,届时对二位当面道谢。


        

为表感激之情,我为两位留下了三张符,以火焚之,将灰烬掺米汤之水服用,可缓解周队长腿部旧伤,可调节魏娜医生气血不畅之惑。


        

不必多寻,十三所之事我亦会小心提防。


        

另,我借用医用纸张做了一个简单的‘弹指神功’修行法赠与蓝。


        

此外,我取走了一些药剂带去下城置换,可直接按药剂价值扣除我的通用配额。


        

穆良,敬上。】


        

魏娜泛起了强烈的失落感,她轻声问:


        

“他……他怎么做到的?监控系统呢?能发现他的踪迹吗?”


        

“只是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他说了会回来,稍后我会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在这里装成他。”


        

周峥德抬手揉了揉眉头,端起了一旁的水杯,里面是一些……


        

掺杂了灰烬的米汤。


        

“来试试这个。”


        

魏娜顿时一脸嫌弃:“这是什么?”


        

“按照穆良说的,三张符,我用了两张,一张稍后托我的熟人去做研究分析。”


        

周峥德感慨道:


        

“真的有用!半个小时就发挥了效果!我现在腿竟然不疼了!


        

“我当初被刃兽打出的超音速破片刮伤,一直留下病根,现在是我第一次如此轻松!


        

“我现在怀疑烂鱼仔也是被他救醒的,穆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真的假的?”


        

魏娜皱眉接过了水杯:


        

“我总觉得你是在侮辱我的专业性。”


        

她捏着鼻子喝了两口,一咬牙一口气吞了下去。


        

暂时没有任何反应。


        

一旁突然传来了蓝宇宰弱弱的嗓音:“那、那什么,不是说,佬给我留了弹指神功修行法?我能看它一眼吗?两位大佬?”


        

周峥德精神饱满地站起身,牵扯到腹部伤口又疼的龇牙咧嘴。


        

他对那位中年女性温柔的笑了笑,将几张医用的处方笺按照顺序排开,摆在了蓝宇宰面前的小桌板上,叹道:


        

“伱不会喜欢的,相信我。”


        

蓝宇宰眨眨眼,满是兴奋地看着那四个字眼。


        

【弹指神功】!


        

一,欲练此功,需先锻炼指力,请每天进行一指禅训练。


        

一指禅俯卧撑三十次;


        

一指禅单杠三十次;


        

一指禅负载三十次;


        

二,指力的提升还需配合对力量的运用,为了保证弹指准确性……


        

这些纸张上还贴心地画了一些简笔画。


        

但蓝宇宰笑着笑着,忽然就眼泪汪汪。


        

他默默地抬起了左右胳膊,左臂只剩下了胳膊肘上面的一截,右小臂保存多了点,手腕以上都还在。


        

蓝宇宰看看这些纸,看看自己被绷带包裹的关节,看看这些纸,再看看自己被绷带包裹、光秃秃的手臂关节……


        

“淦!”


        

……


        

大约二十八个小时后。


        

堡垒第四十九层。


        

黑火帮控制区‘复生之都’西北角,一家烟雾缭绕的酒吧大门前。


        

王机玄抬头看了眼酒吧灯牌上的黑火帮标志,拉低了鸭舌帽的帽檐,看似赤手空拳地推开了玻璃门。


        

“我要一壶碧螺春。”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是作者:言归正传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