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 第9章 吃鱼
夜间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王机玄看着地上躺下的这两个黑火帮杀手,后背一阵冒冷汗。


        

这暗器威力这么大吗!?


        

他机警地抬头看向各处,看到了角落中正在转动的摄像头。


        

王机玄现在已经知道,这些摄像头都是由本层的治安队控制,可以看到各处情形。


        

王机玄快步向前,动作麻利的捡走了一只手枪,收走自己刚才丢出去的大袋食物。


        

两个壮汉死的并不安详。


        

一人额头插着折叠刀,一人喉间被一块尖锐的瓦片深深嵌入,有些发黑的鲜血已开始浸润金属地表。


        

不远处的一处路口,有几个结伴而来的年轻女孩吓得瘫软在地上。


        

治安队那边在注视此处,王机玄不敢久留。


        

他辨明方向,朝安全屋所在的通路赶去,将那把没怎么开枪的手枪塞入口袋中存放。快要走进通道口时,他突然转身走向另一侧,速度飞快地消失在了摄像头的范围。


        

圆厅花园只剩女孩们慌乱的呼喊。


        

大概五分钟后,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周峥德带着一群治安队成员一拥而入。


        

看着地上的尸体,周峥德的表情明显变得越发冷厉。


        

“全层搜!把黑火帮的人给我赶出去!不然我直接炒你们鱿鱼!”


        

“把穆良标记成危险人物!他拿走了一把枪!快!”


        

这群治安队队员顿时手忙脚乱。


        

另一边,王机玄停下奔跑,辨了下方向,朝穆良原本住的街区赶去。


        

他不太确定,所谓的自卫反击条例,能不能遮过他通过反击杀了两人的行为。


        

但他确定;


        

现在不去下城找黑火帮屠魔卫道,他道心万般不宁!


        

这都欺负到他头上了!


        

佛陀还有三分火,道爷提剑自在行!


        

至于,该怎么去下城……


        

穆良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信息。


        

但没关系,王机玄早就想好了进入下城的方法。


        

第一步,吃鱼。


        

……


        

“真是一群废物啊!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那個穆良!都还想不想要黑火帮的奖励了!”


        

‘烂鱼仔’的骂声在阴暗的【毛细】通道中回荡。


        

一个刚要出门的普通公民听到这嗓子,低头退回了自己的屋子,关门的声音都无比轻微。


        

被训斥的几个混混低头站着,表情多是无奈,还带着一点嫌弃。


        

通道尽头,两间屋子的合金门被拆了下来,让这里成了一个还算宽敞的车间。


        

‘烂鱼仔’真名蓝宇宰,今年不过二十三岁,就已经搞了几十号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当自己的小弟。


        

他们有自己的营生——挤血袋。


        

所谓的挤血袋,找一些性格懦弱、看着就好欺负的家伙,打劫一下他们的通用配额和食物配额,让他们搞来一些食物和日用品,积累一定数量之后,走一些隐秘的下行通路送去下城,换来些中城没有的稀罕货。


        

比如,那台被蓝宇宰视为‘权力象征’的立体投影显示屏。


        

投影显示屏的存储卡中,只有几部大灾变前的电影,已经翻来覆去播放了两年,但每次播放,这群混混依旧会看的兴致勃勃。


        

蓝宇宰现在很憋闷。


        

无比的憋闷。


        

他脖子上包裹着厚厚的绷带,那里的伤口被他视为奇耻大辱!


        

他堂堂第十三层局部区域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竟然被一个【血袋】给反击了,还是直接一把抓住他,用他威胁他的小弟不要靠前!


        

最致命的是,蓝宇宰当时怵了,开始还喊着让小弟们别上前。


        

好在他后面反应了过来,这样不利于他做大哥的威严,改口招呼小弟们向前打、说自己不怕死云云。


        

这事一出,其他片区的老大怎么看他?


        

他的这些小弟怎么看他?


        

他能在这片站得住,不就是因为自己够狠、够凶吗?


        

已经二十天了,那个穆良凭空消失不见,蓝宇宰的这个仇一直没办法报,而此前跟着他混的几个墙头草,已经转投隔壁片区的‘超极黄毛’了!


        

而且,蓝宇宰还有一点小心思。


        

黑火帮那边传出信儿,谁能找到那个叫穆良的家伙,把穆良弄去下城,就能跟黑火帮的BOSS共进晚餐,得到黑火帮的感谢。


        

蓝宇宰想加入黑火帮。


        

蓝宇宰经常去下城,当然知道下城有多乱,但混乱、没有秩序,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的。


        

只要成为黑火帮的成员,哪怕是最低级的马仔,也能在下城中作威作福,头顶还没治安队压着,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花样,享受影院、舞池、辣妹、违禁品,他甚至还能学个很酷的机械舞,搞一个很屌的发型。


        

重点是,下城没有一个唠叨的老女人没事就喊他回去吃饭。


        

蓝宇宰一想到这,嘴角就露出了几分微笑,但脖子传来的隐痛,让他脑海中的美好画面迅速破碎。


        

那个该死的穆良!


        

“老大!”


        

有几个混混在过道尽头跑过来,大大咧咧地坐在脏兮兮的废沙发上。


        

“那边说也没找到穆良!这都好多天了,穆良会不会去其他层了?”


        

“老大,我听我叔说,那个周队长是上城调下来的,很有背景,周队长把穆良藏去其他层也很简单吧?”


        

“这咋办?我们总不能把周队长给绑了逼问,治安队都是配枪的,据说还有狙击枪呢。”


        

——刚刚发生的枪击反杀案,尚未有消息传到这里。


        

“都闭嘴吧!长点心行吗!”


        

蓝宇宰一拍桌子,扯着嗓子骂人:


        

“事是在我们地盘上出的!


        

“黑火帮的华哥被杀了,这事多大你们知道吗?


        

“找不到那个穆良,黑火帮干掉我之前,我先把你们砍了!”


        

一群小弟哆嗦了几下。


        

尽管他们知道,烂鱼仔其实并没有真的砍过人,只是几年前因打架斗殴进过几次治安所,是个案底比较多的一级公民(最低级)。


        

蓝宇宰撒了通气,心情明显舒缓了些。


        

他看了眼左手边屋子内的几个箱子:“把这些物资合起来看看,够不够一箱,够一箱我送下去,打听打听情况。”


        

“还不够,鱼哥!咱们上周刚送过去!”


        

“不够?不够你们都还在这干嘛?去找血库挤血啊!”


        

蓝宇宰瞪着自己的鱼眼大骂:


        

“谁敢反抗就给我打!这次别光吓唬了!出了事我帮你们兜着!快去啊!都什么时候了!”


        

一群小弟连忙答应,低头快步离开,只剩三个混混在屋内守着那几个纸箱,以及那台立体投影屏。


        

蓝宇宰摸了一颗烟点着,左脚蜷起、踩在椅子边,仰头看着走廊天花板昏暗的灯管,慢悠悠地吐了个烟圈。


        

他其实没有思考,只是在发呆。


        

他在想那种加了料的烟,每次抽都十分舒服和自在,就是抽完以后,都会陷入深深的空虚。


        

“谁!”


        

“啊!”


        

“鱼哥救!”


        

通道尽头突然传来了几声带着惨叫的呼喊。


        

蓝宇宰怔了下,叼着烟、歪着头,下意识眯起眼,盯着昏暗的过道。


        

最低亮度的节能灯只能照出一道慢慢倒下的身形轮廓。


        

蓝宇宰能看出,正在倒下的,是他的小弟。


        

像是累极了倒头就睡。


        

通道尽头的阴影中,隐约有一道人影静静站着。


        

蓝宇宰喉结上下晃动了几下。


        

他从桌下摸到一把木头刀柄,抽出一把开了刃的细长砍刀,牢牢攥在手里。


        

“谁他妈在那!”


        

蓝宇宰吐了烟扯着嗓子喊。


        

一旁屋内的几个混混愣愣地看了眼自己大哥,他们后知后觉地起身冲了出去,抄起几只金属管,跟在蓝宇宰身后。


        

咻!


        

刺耳的破空声突然炸响!


        

蓝宇宰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身旁传来一声闷响,有个小弟捂着脖子、嘴里发出了嗬嗬声,脸色涨红的同时身体无力地跪了下去。


        

叮——


        

一只拇指粗细的螺丝帽滚落在水泥地面。


        

咻、咻、咻!


        

阴暗的通道中破空声大作!


        

蓝宇宰背后三个小弟几乎同时被击中脖颈,他们连嚎叫都发不出,一个个慢慢倒地,三只螺母落在水泥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叮叮叮——


        

他们自然看不到,那些螺母上包裹着一缕缕微小的气息。


        

这几个混混也不会死,只是会难受片刻,最多是昏迷休克、有点后遗症什么的。


        

什么、什么东西……


        

排气口的冷风一吹,蓝宇宰背后嗖凉。


        

浸满冷汗的衬衫贴在背上。


        

他握着砍刀的手在不断颤抖,死死盯着走廊尽头。


        

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怎么做到的?螺母帽?


        

那边那个是、是穆良?


        

王机玄走入了光亮稍微浓郁的区域,戴着口罩、背负双手、缓步向前,他走的每一步似乎都踩在了蓝宇宰的神经上。


        

蓝宇宰鼻翼不断颤抖,他突然无意义的大喊一声,举着砍刀朝王机玄狂奔而来!


        

“啊——”


        

王机玄无比平静,不紧不慢地拿出了周队长给的警报器,轻轻摁了三下,警报器闪烁起微弱红光。


        

做完这些,蓝宇宰刚好冲到王机玄近前。


        

这混混头子面对未知的恐惧竟然发了狠,举刀就要砍!


        

王机玄慢条斯理地在怀里掏出一只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蓝宇宰额头,无师自通般掰下了保险。


        

定身咒·手枪火力限定版。


        

噹、噹噹。


        

细长的砍刀砸落在金属地面。


        

蓝宇宰噗通跪在了地上,喉结颤了几颤,眼角微微湿润:


        

“服了,大佬,我服了,别、别开枪……”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是作者:言归正传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