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 第7章 确认威胁
夜间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正在十三层治安大队总驻地证人保护室保护‘重要证人’的周峥德,听到队员跑过来禀告的消息时,直接听懵了。


        

什么叫,一个人围殴了十几个人?


        

证人保护室与普通的单人住房差不多大,魏娜自然听到了队员的呼喊声。


        

她面色依旧苍白,显然还没从之前的枪击中回过神来,小声问:“一群混混把那个穆良打了?”


        

“现在也说不清谁打谁,两边都伤得不轻,他们还跑了几条街道,搞的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


        

队员皱眉看了眼魏娜,继续对周峥德禀告:


        

“队长!有几個混混的熟人在队里,领头的混混叫‘烂鱼仔’,伤的很重,我们赶到时他衣服上都是血,已经送去隔壁医院救治了!”


        

“怎么回事?”


        

周峥德清了清嗓子,背着手说:


        

“魏娜医生,请你继续休息,你提供的证词对我们调查这起违禁武器案有很大的帮助,感谢你的配合。


        

“我们去前面看看!”


        

周峥德转身快步赶走。


        

魏娜喊了声:“会不会是跟黑火帮有关?他们找不到我就去找穆良了?”


        

“最好不要是。”


        

周峥德低声回了句,证人室的合金门被重重地关上。


        

……


        

第十三层的治安队总部驻地,就在中央通道旁。


        

这里有一座环形广场,十几家第十三层的官方机构紧促排列在环形广场周围。


        

广场居中是被厚厚混凝土墙壁包裹的电梯井,周围有三个进入中央通路电梯井的门户,长期开启的电梯间正门就在治安队驻地的大门正对面。


        

堡垒官方并未禁止民众使用上下通道,但中央通道每次使用都要耗费10通用额度,分布在四个方位的其他通路、十几部电梯,每次使用都只需2通用额度,这让中央通道成为了官方人员的专属通道。


        

——政府工作人员可免费使用堡垒公共设施。


        

——这些电梯无法直达下城,且有完整的监控和自动防卫系统。


        

连带着,中央通道花园也被视为是‘管理阶层’才可享受的‘奢侈绿化带’,没事很少会有普通民众来这边溜达。


        

今天倒是不太一样,十三层的环形广场十分热闹。


        

之前治安队大举出动,抓了一群打架斗殴的年轻人,也引来了一名名围观群众。


        

没办法,堡垒资源有限、内部禁止娱乐,很少能有个新鲜乐子事。


        

王机玄坐在电梯井主入口旁的长椅上,身旁是两个腰间配枪的治安队员。


        

前面有十几个混混抱头蹲着,大部分混混都是鼻青脸肿,双手被一根根腰带困缚;


        

最惨的还是那个领头混混,此刻浑身是血的躺在一副担架上,正被抬入旁边不远处的十三层医院。


        

王机玄自认下手是有分寸的,对方不至于流血过多而死,这件事应当不会引发官差对他的针对。


        

他在穆良的记忆中学到了两个新词——正当防卫,自卫反击。


        

王机玄现在也有点心气儿不顺。


        

他竟然!


        

跑迷路了……


        

神行咒大约只保持了十几个呼吸,各处通道的布局十分相似,他跑太快没能辨别方向,转了半圈一头扎入了这些地痞流氓的包围圈。


        

这些流氓竟然比他想的还要凶恶许多,他用了擒贼先擒王的兵法,抓住了那个烂鱼仔,但对方竟然有几个人不受威胁,直接冲上来用金属管砸他。


        

若非他把那个领头的流氓当成盾牌,自己八成也会身受重伤。


        

无量那个天尊!


        

他堂堂!


        

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他毕竟渡劫失败了,现在只是卷土重来的最初阶段。


        

稍后再找回道心就是。


        

正此时,那个王机玄只见过一面的周队长从旁边疾步赶来。


        

周峥德皱眉瞪着王机玄,以及地上这些混混。


        

“把他们都关起来!”


        

周峥德用他雄浑的男中音大骂:


        

“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不为堡垒提供价值!还扰乱社会治安!我们十三层治安所一定要对这些打架斗殴者严厉惩罚!”


        

远远近近的围观群众拍响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周峥德走到王机玄面前,皱眉打量,发现王机玄身上多了几大片淤青,衣服都破烂了,但犹自笔直地坐着。


        

周峥德莫名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锐利。


        

“进去说吧。”


        

一旁立刻有治安队员要向前给王机玄戴镣铐。


        

“不是,”周峥德瞪眼骂着,“他一个受害者!戴铐子干嘛?非要让民众写举报信说我们胡乱执法啊!”


        

队员连忙点头,转做向前搀扶,把王机玄请入了治安所正门。


        

半个小时后。


        

周峥德靠在单人办公室的座椅中,抬手揉着额头。


        

王机玄坐在硬邦邦的金属长椅上,打量着墙上的那张巨幅照片。


        

照片中的周峥德穿着笔挺的浅蓝制服,在一个老头的手里,接过了一只勋章。


        

那应该是属于周峥德的荣耀时刻。


        

“啧,”周峥德用手指拨乱了他三七分的大背头,将手中的口供档案扔到桌子上,“身手不错,他们这么多人打你一个,你受伤倒是不多。”


        

“我偷偷练习过几年自由搏击。”王机玄诚恳地说。


        

“你的这个东西。”


        

周峥德拿起被放在消毒托盘中的细金属管,被磨尖的那头染了血迹。


        

“这都能算成是违禁武器了。


        

“不过也怪不得伱,被欺负了半年肯定会想办法去反抗。


        

“看在咱俩刚刚互相帮助了一次的份上,这次的麻烦我帮你摆平,那些混混也有熟人到我这说情来了,这次事件不上报了,你觉得可以吗?”


        

“可以,”王机玄点点头,并未对这些官差多要求什么。


        

他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周峥德纳闷道:“你有这身手,之前为什么不反抗?”


        

试探贫道?


        

王机玄立刻低眉顺眼,叹了口气:“遭受霸凌选择一次退步之后,就再也没了反抗的机会。”


        

“确实是这样,”周峥德深有同感,“我看过太多类似的事了,你之前的自残行为也跟这个有关吧?不过,这次的麻烦会更大一些,根据他们说的,这次是黑火帮的大佬直接找到了他们老大烂鱼仔,就是被你用这个金属杆划伤脖子的那个,还好只是皮外伤。”


        

王机玄不解:“大佬?”


        

“大佬一般指的是帮派前几的人物。”


        

周峥德手指敲了敲桌面:


        

“你不知道黑火帮的势力有多大,他们是下城七大帮派之一,下城那地方很乱,但又有一些……一些很珍贵的资源,这些黑帮每个背景都很复杂。


        

“黑火帮是干什么的,魏娜已经告诉过你了……器官贩卖。”


        

王机玄问:“这种事,你们不禁止吗?”


        

“当然禁止啊,法律条文完全禁止!”


        

周峥德撇嘴摊手:


        

“你猜,出得起价换器官的家伙,在这个堡垒中能有多少?他们中的某些人又处于什么地位?


        

“就我知道的,堡垒治安总局就有几个老家伙跟黑火帮不清不楚。


        

“黑火帮就是个黑手套罢了。”


        

王机玄恍然。


        

这就是俗称的官匪一家亲?他也算长见识了。


        

“我其实并不想掺和进来。”


        

周峥德叹了口气:


        

“我现在的生活很棒,有一个性保守派的女朋友,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还有两百号可以直接调动的手下。


        

“但魏娜……你知道的,魏娜是我放心不下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下城黑帮的行事准则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不然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失去了威望,地位有所动摇,那个叫华哥的人的死因调查我递交给了上面,想必已经在黑火帮BOSS的办公桌上。


        

“魏娜是正当防卫,各种意义上的正当防卫。


        

“但你跟魏娜都会是他们后续报复的目标。


        

“那个华哥是黑火帮大BOSS的亲弟弟,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王机玄沉默思索。


        

搏哦斯,好像就是帮主的意思。


        

“我只能帮你们一时,”周峥德叹了口气,“我给你换个安全屋去住着吧,稍后出门尽量戴帽子和口罩,不行搞个头盔戴上,治安队体系里面有很多人跟下城不清不楚,我只是刚外调来不久的队长,你能平安多久我也不敢保证,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王机玄点点头,看着眼前这个神情疲倦的队长,点头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嗤!那我很期待你还这个人情!”


        

周峥德尽量让自己说这话时不笑出声:


        

“我在这里也不是说话就管用。


        

“我还有一个提议……虽然这次冲突你是正当防卫,但我可以用这次的冲突,帮你定性为打架斗殴,直接在治安所的紧闭室呆两个月……”


        

“这个就不必了。”


        

王机玄摇摇头,他并不喜欢进入牢狱之中,笑道:


        

“我先去躲一下,躲不过了再说躲不过的事。”


        

“行吧,随你。”


        

周峥德拉开抽屉,拿出了一个纽扣大小的报警器,扔到了王机玄手中。


        

“遇到危险了就摁三下,它会自己闪红光,那就是报警了,我这边会立刻派人过去。”


        

“多谢。”


        

王机玄习惯性拱手答应。


        

周峥德歪头看着他的手势,随后觉得这可能是年轻人时兴的什么怪癖,并没有多在意。


        

黑火帮在下城有地盘、有马仔、有大量枪械,他叮嘱再多也没用;为了保护魏娜已经让他焦头烂额,黑火帮不断通过各种关系对他施压。


        

对这个年轻人,周峥德觉得自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欠我一个人情?”


        

周峥德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还挺有个性。”


        

……


        

第二天。


        

中央广场附近,治安队的安全屋内。


        

王机玄摘下了价值3通用配额的鸭舌帽和口罩,将两大袋应急食品放到了桌子上。


        

为了保险起见,他并没有回住处拿取衣物,在这片区域已经有几批地痞流氓在寻找他的踪迹。


        

各层的地痞就是下城黑帮势力的延伸。


        

带王机玄过来的那名周队长的亲信告诉他,他可以在这里住最多两个月。


        

安全屋与普通的单人住宿间没什么不同,唯一让王机玄感觉不适应的,就是角落有个摄像头。


        

虽然它是坏的。


        

王机玄动作麻利地脱下衬衣,将衬衣精准丢到摄像头上,随后顺势去了洗浴台前,开始细细清洗身体,尽可能提升自己吸纳灵气之速。


        

镜子中,这个年轻男人瘦的可见肋骨,身上的淤青已消散大半。


        

王机玄轻轻吐了口气,随后只穿内衣走去了单人床旁,双手迅速掐印,做出五心朝天的坐姿。


        

此地修行虽慢,贵乎持之以恒。


        

‘贫道前次渡劫失败,是否就是因红尘炼心不足?’


        

‘也罢。’


        

‘黑火帮为非作歹、残害生灵,贫道当替天行道,护持道身!’


        

‘不过要先修行,最起码迈入练气境再说。’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是作者:言归正传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