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 第2章 失败的小伙
夜间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

        

‘原来如此,此界的机关术竟发展到了这般程度。’


        

狭窄的医疗室内,王机玄详细看完了穆良二十二年的短暂一生,初步了解当前这个世界,开始思考穆良是怎么死的。


        

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程度,符合一个三级普通民众能掌握的知识上限。


        

什么是三级普通民众?


        

这個说起来还是蛮复杂的;


        

而且与穆良的自杀有关。


        

穆良在六岁开始接受成系统的教育,看过许多描绘曾经辉煌人类文明的教育影片。


        

借着这些记忆中的影片,王机玄看到了一幢幢高楼大厦,瞧见了不用任何符箓禁制就能飞天遁海的各类仪器,比如飞机和潜艇。


        

那是大灾变前的美好时代;


        

也被现在的人类称之为黄金岁月。


        

正当人类的视线开始从地表的纷争投向深邃的太空,一场灾难在世界各地同步爆发。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文明入侵。


        

拟态类刃兽诡异地出现在各个城市,释放出了大量毒气,一夜之间灭绝了百分之五十的人类。


        

也多亏了人类此前一直积极内斗,保持着充沛的武德。


        

最初灾变中幸存下来的人类被分割在不同地域,却依旧顽强作战,各地库存军火总算被用来保护普通民众的生命。


        

各类各样的刃兽源源不断从毒雾中窜出;


        

它们几乎不用进食,浑身包裹着坚硬的甲胄,部分特异刃兽可以通过吞噬人类尸体而不断进化;


        

当毒雾中飞出了能追上高超音速导弹、浑身铺满类合金生物铠甲的‘特翼龙’,人类唯一拥有的空中优势消失殆尽。


        

“强悍且数量惊人的妖兽。”


        

——王机玄简单总结着。


        

历经十几年的激战,人类最终被刃兽赶出了地表世界。


        

但人类文明之火,依旧顽强地燃烧在了地下与太空的堡垒中。


        

这个年轻人穆良就生活在古中盆地区域的七十六号堡垒。


        

该堡垒是典型的第二代工业堡垒,原设计容纳人口上限十五万,堡垒开始运行十二年后突破该上限,到今天堡垒已运行一百五十多年,容纳人口八十九万。


        

八十九万这个数字其实有误差。


        

堡垒智能管控中心仅能有效统计堡垒中、上二城的人口,对早已失控的堡垒下城有多少人口,中心只是保守推测。


        

这个堡垒自身产生的资源,早已无法养活堡垒中的所有人类。


        

七十六号堡垒运行第二十五年开启‘超负载社会体系’,由十年一换届的执政官与堡垒智能管控中心调配一切资源,每位堡垒公民依据自身对堡垒作出的贡献获得对应的【配额】。


        

穆良这个三级普通公民拥有的【配额】分为三种:


        

通用配额、食物配额、医疗配额。


        

三种配额无法互相转换,无法在人员之间互相流通,只能自身使用。


        

穆良是技术工,在一条机械生产线上做产检,每周能得到的薪水不多不少——通用配额25、食物配额35、医疗配额5。


        

一件衬衫或者长裤需要5通用配额,一条内裤需要2通用配额,被穆良视若珍宝的全息音乐播放器耗费了他足足185通用配额。


        

买那玩意的代价就是,他半年只有几条旧内裤替换着穿,这几条内裤都洗出了破洞……


        

想要让自己一天内获得两次饱腹感大概需要6食物配额;


        

除医疗配额可无限累积,通用配额和食物配额最多只能累积三个月。


        

在穆良的记忆中,王机玄看到,这个年轻人半年前被诊断为中度抑郁症。


        

王机玄不太懂什么抑郁不抑郁,他的直观感觉是……


        

穆良是被活活饿死的。


        

一周是七日,每日平均食物配额5,如果这些食物配额都被穆良当做食物摄入自身,穆良的身体大抵是挺健康的。


        

可实际上,穆良每天用在自己身上的食物配额只有2,长期营养不良让他的身体十分瘦弱,精神状态每况愈下。


        

穆良的食物配额去哪了?


        

这就不得不提……


        

咔哒。


        

隔间医疗室的门锁被人扭开,一位外面套着白大褂、打内穿着抹胸短衫和热裤的女医师,伸着懒腰关上了合金门。


        

王机玄有些机警地睁开双眼,随后立刻朝一旁扭过头去。


        

他暗自抱怨;


        

这个世界的女子,穿衣打扮着实有些过于大胆!


        

他的师姐师妹平日里都恨不得把手背都包起来,这里的女子却总喜欢露出雪白的大腿和花蕾般的锁骨。


        

性感是性感,好看也是挺好看,可……


        

道心咋办?


        

这间医疗室只有大概四平米,一张狭窄的病床和几件常规医疗仪器就占据了大部分的区域。


        

女医师熟练地打开了折叠椅,坐下后翘起了二郎腿,略带赘肉的小腹挤出了幅度很小的游泳圈。


        

她波浪卷发微微晃动,快速看完了穆良的资料。


        

“才二十二岁就想不开了?”


        

女医师的嗓音有些沙哑,嘴角微微下撇,抽出平板底部的手写笔,开始潦草地写下没人检查的档案记录,随口问:


        

“你半年前被诊断精神疾病,这半年间有没有接受药物治疗?”


        

王机玄别着头回答:“没有。”


        

女医师啧了声:“医疗配额省着不用,是想留着给自己选一口温度达标的火化炉吗?”


        

“不是,”王机玄平静地回应着。


        

这女子说话好难听。


        

真当他听不懂这里面的讽刺口吻吗?他现在对文字和语言的掌控,可比这身体的原主强多了。


        

女医师突然问:“濒临死亡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快感?”


        

王机玄:嗯?


        

好吧,他收回上面那句自大的话。


        

他不太理解这句话是什么含义。


        

女医师挪动着还算苗条的身体,坐在病床边缘,一只手朝王机玄的手腕摸去。


        

要诊脉?


        

王机玄克制着自己闪躲的本能,但他很快就发现,这女医师的手指开始在他胳膊上轻轻滑动。


        

王机玄浑身寒毛直竖。


        

“你还很年轻……你喜欢那种窒息感吗?”


        

女医师轻声问着:


        

“有没有在里面看到一个美妙的世界?虽然作用机理是因为大脑缺氧,但那确实很酷不是吗?你的皮肤真滑,你还是处男对吗。”


        

“妖女!你做什么!”


        

王机玄终于忍不住抽回胳膊,还有些虚弱的身体强行坐起来,朝这女医师怒目而视。


        

此刻他们离得很近,女医师那张过了三十岁却因妆容而依旧精致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暧昧的微笑。


        

她轻轻眨了下左眼:“妖女?伱是在说我很妖娆吗?很棒的称呼。”


        

“这里不会有人靠近,隔音效果也很不错,两个小时内不会有人过来,他们都在上班。”


        

女医师自顾自地说着,在白大褂中拿出了一面小镜子,手指勾起一些粉底,自顾自地为自己补妆。


        

“穆良,你好像还不太明白。


        

“有自毁倾向的年轻人,通常会被送入医疗中心做部分脑组织摘除手术,以确保你能继续为堡垒作出贡献,不会辜负前面二十年堡垒对你投入的资源。


        

“你将会失去大部分的情感,还会时不时的头痛,无缘无故的哭泣……那无比的痛苦,相信我。


        

“我可以帮你出具一份证明,一份不用你去医疗中心的证明,然后……帮你用快乐走出阴霾。”


        

她的白大褂慢慢滑落,偷偷吸气让饱满的胸部更加挺立,也让腹部变得平坦。


        

这种没有任何经验而且已经自暴自弃的年轻人,如何能抵挡她的魅力?


        

女医师如此想着,鼻尖发出了温柔的轻哼,被舌尖撑开的红唇又接受着洁白牙齿的触碰。


        

女医师已经预想好了接下来的动作。


        

她要转过身,用左膝跪在床边,低头凑近这个年轻男人,顺手解开短衫的第一和第二颗扣子,从他的嘴唇开始攻城略地……


        

‘他真可爱。’


        

女医师如此想着,转过身来,按照预想的左膝跪在床边,身体向前逼近,媚眼如丝、嘴唇轻启……


        

砰!


        

一声闷响。


        

女医师错愕地瞪着眼前的年轻男人,白皙的额头沁出了一点鲜血。


        

“你打……”


        

她无力地趴倒在了病床上,翻着白眼昏迷了过去。


        

王机玄淡定放下手中这有些沉重的铁盒子,甩了甩被震痛的手腕。


        

‘什么东西!’


        

‘就这点姿色还想夺道爷的元阳?’


        

‘合欢宗的老宗主都没你放浪!’


        

随后,王机玄瞧着女医师趴倒在床边的身影开始皱眉思索。


        

女医师刚才的威胁不是假的,脑组织切除手术……


        

道躯不可损,这是自己能再踏修行路的前提。


        

更何况现在他力微体弱,这第二次生命着实来之不易。


        

等这个女医师醒了,后续恐怕又是一场麻烦。


        

四肢的无力感再次袭来。


        

王机玄摸了摸自己脖颈上的淤青,低头捡起了女医师的白大褂,在里面翻找出了几样物件。


        

第十三层丙类通行证;


        

额度卡;


        

四级普通公民证(初级医师)。


        

王机玄觉得,他不管接下来想干点啥,都要先吃饱再说,这女子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


        

食物对于凡人,就如灵气对于修士。


        

所以,对于身体原主穆良被工友长期霸凌,食物配额成了别人口中餐之事,王机玄并不能坦然接受。


        

他会为穆良报仇,权当了断这桩因果。



混在末日,独自成仙》是作者:言归正传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