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黄昏议长 > 第三十四章:若隐若现的危机
夜间

黄昏议长

        

宽广的客厅难得的坐满了人。


        

陈象端坐在椅子上,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位悠然自得的王院长,不断摩挲着手腕处的裂隙纹身,转而问道:


        

“林讲师和李门主大驾光临,没有提前准备,如果有所怠慢,还望见谅。”


        

话里话外,他都不提这位王院长。


        

“陈小兄弟说的哪里话?”李东云豪迈一笑:“我也没想到能再次碰上林讲师。”


        

说着,他朝林玉琅抱了抱拳:


        

“林讲师,别来无恙?”


        

“我好的很。”林玉琅皮笑肉不笑。


        

他们两个都曾被押在秘调司,李东云估摸林玉琅多半与鳄门牵连极深,


        

林玉琅也大致猜到李东云真实身份不简单,恐怕也来自某一个隐秘教团......


        

两人各自警惕的同时,却又谈笑生风。


        

陈少颜、陈信此时给三个来客倒上茶水,傻丫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指,


        

至于路撒冷,他只是平静的坐在轮椅上,平静的注视着几人,就像是在看一出戏。


        

“林讲师、王院长。”陈少颜先是谨慎客气的向两人招呼了一声,旋而好奇道:


        

“门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


        

李东云爽朗一笑,背靠在沙发上,旋而神色微凝:


        

“其实我是来见你的,最近这段时间你没在门里,出了一些事情......”


        

陈少颜微微一愣:


        

“出了什么事?”


        

一旁,林玉琅饶有兴趣的听着,而王院长则时不时的看向傻丫,似在打量,又似惊叹。


        

李东云斟酌片刻,轻声道:


        

“吴金禄意外死后,他的嫡子又不成气候,鳄门已然势微,不过......”


        

他皱了皱眉头,继续道:


        

“有九环的地下势力渡河过来了,领头的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最近有代替鳄门与咱们分庭抗礼的趋势。”


        

“这怎么会?”陈少颜明显吃了一惊,陈信也有些错愕:“警署这边也没有收到消息。”


        

李东云摇了摇头:


        

“就是前两天的事情,他们动作很快,我与那领头的打了个照面,过了两招,伯仲之间......”


        

陈少颜更加吃惊了,这次就连陈象都侧目。


        

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李东云的真实水准,一位接近贤者层次的超凡!


        

只是......


        

陈象心头有些疑惑,大姐在火门虽然有些地位,但并不高,顶天算个小头目,


        

二哥虽然才上任了高级警督,可到底只是一个虚职,没什么实权,


        

而李东云可是真真切切的火门持杖,整个八环的大人物.....何故登门拜访他们?


        

是......冲着自己来的?


        

果不其然。


        

李东云咳嗽了两声,笑着道:


        

“九环来的暴民,无法无天,我只能勉强抗衡,警署也压不住他们,或许只有秘调司才能管一管了......”


        

听到这里,陈象明白了过来,这位是以为自己在秘调司有很深厚的关系,想要让自己请动秘调司?


        

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跟秘调司压根不熟,那位吴副司也是纯粹被镜子唬住了!


        

能少接触还是少接触的好,否则一旦露馅,麻烦就大了。


        

正当陈象思忖的同时,林玉琅微微咳嗽了一声,悠悠道:


        

“我来见小陈,说起来也和九环有点关系。”


        

陈少颜、陈信连忙恭敬的看向林玉琅,陈象和李东云也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林玉琅笑着道:


        

“九环乱象持续已久,学院那边有意稳固一二,又不好大动干戈,打算干脆让学生们去历练历练。”


        

顿了顿,他继续道:


        

“碍于内三环颁布的一些特殊政策,学院教授一级不能去九环,讲师一级也不可频繁出入,看顾学生们的责任自然就放到了助教身上。”


        

此话一出,陈少颜与陈信明显紧张了起来,九环有多乱,他们自然是清楚的......


        

但这位林讲师他们得罪不起,巨像学院更得罪不起。


        

陈象此时眉头微拧:


        

“林师,您的意思是?”


        

“本月中旬,实战类助教要负责三到四位尖子生,去九环历练。”


        

林玉琅轻声道:


        

“有风险自然也有好处,在九环不管捅多大篓子,都有学院来担着,而且表现好的助教将会被破格提拔为讲师一级.....小陈,这是你的机会。”


        

陈象拧眉:


        

“林师,可以不去吗?”


        

平白无故的风险他不想冒。


        

“不行,必须去。”林玉琅看了眼王院长,继续道:“不过放心吧,一些暴民而已,不算什么太麻烦的。”


        

陈象眉头紧所锁,没有继续说什么,心头有许多疑惑,


        

内三环为何不允许学院教授一级前往九环?


        

九环的所谓暴乱,在真正强大的超凡者面前恐怕根本不值一提,伟大城却根本不管.....


        

反倒是学院忽然做出的这个决定,有点想要在政策限制内帮帮九环的意思。


        

思索片刻,他直接发问:


        

“林师,学院是想帮一下九环的平民?”


        

陈少颜、陈信听不太明白,林玉琅则干脆点头:


        

“是有这么个意思。”


        

“那我知道了。”陈象微微颔首,旋而神色微凝,看向那位一直老神在在的王院长,淡淡道:


        

“却又不知道王院长此来,是为了什么事了?”


        

王院长抬起头,笑容慈祥:


        

“两件事情,一个是来看看傻丫过的怎么样,第二个......”


        

他目光深邃:


        

“承蒙林讲师关照,我这老头子也舔着脸混了一个学院助教的身份,也算是光宗耀祖了.....中旬我也会去一趟九环,自然要来和陈先生联络联络感情的。”


        

大姐、二哥恍然大悟,陈象则眉头直跳,这家伙......


        

依照小魏所言,疑似一位圣者,如今却有缠住自己的趋势,


        

是吴氏庄园的事情?还是因为黑炎被察觉?


        

亦或者二者皆有?


        

陈象看见这个老头祥和的笑着,一边笑一边盯着自己,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他觉得很危险,他很没有安全感。


        

他又想先下手为强了。


        

但幸福孤儿院有很多孤儿,不能召幽鬼,万一召出来超过自己三个层次、无法掌控的大幽鬼,那些孤儿......


        

陈象垂了垂眼睑。


        

大姐、二哥与三位来客寒暄了叙旧,眼看时间不早,这些个不速之客们一一告辞离去,家里复又冷清。


        

“小弟。”


        

大姐担心道:


        

“九环那里的情况可不好,我回头问问门主,能不能借调一些人去九环。”


        

二哥神色也相当严肃:


        

“你二哥我虽然在警署没什么实权,但调动一些警员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在两人眼中,陈象依旧还是那个小弟,还是那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陈象笑了笑:


        

“大姐,二哥,你们不用担心,这不还有两周么?再说了,有学院在,能有什么危险?”


        

陈少颜明显还有些不放心,但也没多说什么,哄睡了傻丫,逼睡了路撒冷后,


        

她径直来了陈象的房间。


        

“小弟。”


        

陈少颜神色严肃:


        

“你老实告诉我,那个东西......你打开了没有??”


        

“没呢姐,盒子在这儿呢。”陈象拉开床底的大箱子,镌刻有巨人像的木盒正安躺在其中。


        

前些日子他就将这镜像版木盒带了回来,免得过几天那位初代将目光投向密室,发现什么不该发现的事情。


        

“既然打不开,就想办法上交!这是个烫手的山芋!”


        

“难。”


        

陈象摇了摇头:


        

“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如何交,怎么交,是个大问题,而且......”


        

他目光闪烁,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且,快到八号了,那位神秘的【初代】也快要来取观想图了。


        

陈少颜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担忧。


        

走出陈象房间前,她不容置疑道:


        

“我这几天去帮你联系几个‘地下猎人’,去九环的时候,让他们保护你。”


        

“姐,真不用......”陈象看着老姐危险的目光,将到嘴的话咽回了肚子:


        

“成,听你安排。”


        

陈少颜这才关门离去。


        

听着老姐远去的声音,陈象坐在软绵的床榻上,神色渐沉。


        

疑似圣者的孤儿院长,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种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感觉,陈象很不喜欢。


        

“到底是圣者,还是更强?”


        

他喃喃自语,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总觉得有些蹊跷,


        

学院突然安排学生去危机重重的九环,疑似圣者的邪教徒也要跟着前去,


        

还有伟大城对九环不管不问的态度......


        

陈象将心思掩藏在心底,破天荒的没有修炼,而是盖上被子,沉入梦眠。


        

“伟大的帝坦啊......”


        

层层叠叠的祷告声汹涌如潮。


        

隔壁屋的路撒冷猛然睁开双眼,眉头紧锁,灵性在微弱预警,但扫查四周,乃至洞察整个八环,也没有找到症结所在。


        

“奇怪。”


        

他喃喃自语,旋即也疲惫的合上眼,睡了过去。



黄昏议长》是作者:快乐的六只耳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