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黄昏议长 > 第二十九章:虚灵邪教与虚化权柄
夜间

黄昏议长

        

这是陈象第一见到八环以外的世界。


        

他看见了七环,与八环一座又一座承载数千人的摩天大楼不同,七环的高楼要少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又一座工厂和大片大片的农田。


        

浮空车越过七环与六环之间的高墙,神秘的中三环映入眼帘,


        

能瞧见外三环绝对没有的广袤公园,有数百米高的超级摩天轮,有繁华到极点的商业街.....


        

还有迥异于八环,天空上密密麻麻的飞车和交错在大楼与大楼之间的空中轨道。


        

繁华许多,也干净许多。


        

张志保看着趴在车窗向下看的少年,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土包子。”


        

陈象没有搭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等到浮空车越过五环与四环之间的巨墙时,


        

陈象看着远处,瞪大了眼睛。


        

分割四环与三环的,不再是高墙,而是一块迷雾,一块呈现半圆形,将整个内三环笼罩在内的迷雾。


        

无人可以视其中。


        

错愕间,


        

浮空车缓缓下落,最终停在了一处庄严的大楼前。


        

………………


        

幸福孤儿院,里院。


        

王院长坐在花园里,平静的饮了一口茶:


        

“吴金禄的儿子,还在秘调司吗?”


        

“是。”仆从小心翼翼的替茶杯中倒上热水:“目前依旧羁押在秘调司。”


        

王院长若有所思:


        

“神临的日子逐渐近了,容器迫在眉睫,吴金禄死前倒是上报找了一个新容器,却也没说具体......”


        

仆从恭恭敬敬道:


        

“主教,能查出来,需要一点时间。”


        

“那就查吧。”王院长放下茶杯,施施然起身,眉头却忽然一皱。


        

“嗯?这是......”


        

下一刻,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逐渐俯低了腰背。


        

“主教?”


        

仆从诧异上前,却见王院长伸手拦住:


        

“远离我!”


        

他面色潮红,撕开灵界门户,走入其中,冥冥中的压制散去了一部分,咳嗽的却更剧烈了!


        

但没多久,他‘噗’的一声咳出了一些内脏碎块。


        

一些燃烧着漆黑火焰的内脏碎块。


        

“黑炎?是深渊的眷者......什么时候?”


        

他想起在那个少年眼中,看到的一缕火光。


        

“是他啊......与魏七在一起,来自东洪国?钦天监的人?还是说......”


        

王院长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面庞微微扭曲,全身皮肤变得极为干枯,脸上纵横着一些焦痕......


        

内脏碎块在漆黑火焰的燃烧之下,化作了纯白色的灰烬,随风飘散了。


        

………………


        

四环。


        

陈象被两位调查员一左一右的围着,进了大楼。


        

他被带入一条长长走廊,走廊两侧是一间又一间的羁押室,有人站了起来:


        

“陈象?”


        

陈象侧目,是李东云。


        

“安静!”张志保呵了一声,带着陈象继续向深处走去,期间他看见了其余熟人,有躺在床上的吴尚品,也有神色阴沉的林玉琅。


        

两人也都看见了他。


        

穿过走廊,走至尽头,陈象被带进了一间审讯室,张志保粗蛮的将他推进去,随手丢来一个箱子。


        

“上交杂物。”


        

陈象默默将手机放了进去,想了想,又将带在身上的那枚手摇铃铛也放了进去。


        

“没了。”


        

张志保看了看手摇铃铛与手机,倒也懒得搜身,冲着另外一位调查员点了点头:


        

“老刘,你去通知一下兰大人,就说邪教徒已经带来了。”


        

“成。”


        

调查员爽快应声,大步走出了审讯室,而张志保则缓缓坐下。


        

“陈象,1500年4月生,巨像学院正式助教。”


        

他淡淡道:


        

“简述一下你与鳄门的冲突,以及5月6日晚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吴氏庄园?”


        

陈象皱了皱眉头,并未隐瞒,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


        

“你说你杀了蛮冬,然后拿着人头上门挑衅?”


        

张志保笑了笑:


        

“我看过你的资料,一直平平无奇,得到林玉琅的赏识后被纳入巨像学院,你的实力是怎么回事?”


        

“一直有修行。”


        

“你能无伤搏杀准非凡,自身也迈入了非凡者层面吧?十八岁的非凡者,呵......”


        

张志保将双腿翘放在了铁桌上:


        

“说吧,你隶属于哪个邪神教会?5月6日你和李东云离开吴氏庄园后,又去了哪里?”


        

陈象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耐心道:


        

“长官,我并非邪神教会成员,只是天资不错.....离开吴氏庄园后,我自然是回了家,另外......”


        

他诚挚问道:


        

“请问长官,吴氏庄园发生了什么?我看新闻上说是生化泄露,这和我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说话间,陈象回忆着巨像学院课本上看到的有关邪教的定义。


        

正神教会一共十个,便是九位外神与死亡泰坦,除此之外,一切教派都属于‘邪神教会’,一切敢立教的【真神】,也都被归类于【邪神】之中。


        

“你继续装!”


        

张志保狠狠的一拍桌子:


        

“继续交代你和林玉琅的关系,哼,平白无故,他会将你纳入巨像学院?你一个非凡者,会愿意去做个助教?”


        

说话间,张志保逼视着陈象:


        

“林玉琅已经交代了,你还不交代吗?”


        

陈象哑然失笑:


        

“长官,我不知道林讲师是怎么说的,但5月4号之前,我的确不认识林讲师。”


        

“是吗?”


        

张志保似笑非笑:


        

“你其实也是虚灵邪教的吧?上头已经给你们这些邪教划定了范围,要搞乱子,自己去九环,没人拦你们,八环可不行!”


        

陈象这下是真听懵了,虚灵邪教?九环?


        

还有,什么叫‘也是’?


        

他敏锐察觉到不对,神色肃穆:


        

“您的意思是,林讲师是那个什么虚灵邪教的人?”


        

“还在装。”


        

张志保冷哼了一声,走出审讯室,片刻后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


        

他将箱子猛然丢在陈象面前,凝视着陈象:


        

“让我猜猜事情始末,吴金禄、林玉琅和你都是潜伏在八环的虚灵教徒,


        

5月6号晚,你们假借冲突,掩盖教会仪式或者献祭的大动静,结果出了意外,召出一只天之使层次的幽鬼.....我说的对么?”


        

陈象皱眉:


        

“长官,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虚灵邪教。”


        

“林玉琅已经交代了,怎么,以为我在诈你?”


        

张志保猛然打开了木箱,厉声道: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个是什么!”


        

陈象看向木箱,其中装着一只诡异的手,


        

其中,手掌部分完好,五根手指上都戴着一枚戒指,而手臂部分的皮肉已然尽数消失,只剩下一根苍白手骨,


        

手骨缭绕着幽色,其上镌刻有扭曲的符文,整体呈现出一种‘虚化’的态势......


        

“吴金禄的手?”


        

陈象愕然。


        

张志保冷笑:


        

“也算是你们运气不好,大幽鬼吞掉吴金禄时,咬断了这只手臂,落在附近......”


        

顿了顿,他冷冽道:


        

“在手骨上刻写一缕虚化的本质,这不正是你们虚灵教徒的标志?你的嘴很硬,本来想先刮掉林玉琅手臂的皮肉,现在看来,从你开始比较好!”


        

话落,张志保拿出一把泛着冷光的刮刀,便要朝着陈象捉去......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了。


        

“张调查员!”


        

厉呵声响起:


        

“我签署的是协助调查,不是逮捕令,你在干什么?”


        

张志保吓了一跳,陈象亦松了松眉头,抚摸裂隙纹身的手拿了开,朝着来人看去。


        

是一个扎着马尾的青年女子,面容姣好,穿着劲装,看起来极为干练。


        

“兰大人......”张志保点头哈腰:“已经可以确定此人是邪教徒,可以签署逮捕令了......”


        

兰生眉头一挑,没好气道:


        

“你这家伙,当真是......嗯?”


        

她眉头一皱,看向一旁装着陈象杂物的箱子,第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手摇铃铛。


        

很眼熟。


        

非常眼熟。


        

兰生瞳孔骤缩,将那枚手摇铃拿了起来。


        

吴副司的。


        

这个少年.....是吴副司的后辈?吴副司将铃儿给他防身?


        

难怪吴副司不让签署逮捕令......


        

兰生觉得自己想通了,朝着那个少年看去,却见那少年不知什么时候把手伸入了放着虚化手骨的盒子里。


        

“你疯了!!”兰生头皮发炸。


        

有模糊声在陈象耳畔响起。


        

“虚化权柄......”


        

“已部分补全。”


        

不同于上一次。


        

这一次,陈象在恍惚中,看到了一位庞大的、伟岸的神祇。


        

神祇也看到了他。



黄昏议长》是作者:快乐的六只耳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