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黄昏议长 > 第二十三章:旧日例会召开!
夜间

黄昏议长

        

吴梦令作为秘调司的第二副司长,各种禁忌事件、灾害事件处理了不知道多少,自身更是超凡秘路走到第三步的【圣者】。


        

她察觉到了不对。


        

很不对。


        

那种若有若无的危机感,伴随心头隐约的警兆,自身灵性断断续续的预警.....


        

“不知是哪位朋友?”


        

吴梦令重重喘了口气,灵性预警的越发频繁,全身皮肤都伴随有刺痛感!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第十七分钟,吴梦令猛然暴起,左手衣袖中滑落出一枚铃铛,右手爆发刺目的、宛若太阳般的光辉,


        

她轻微摇晃铃铛,整座屋子中的空气都被凝滞,右手则直直的、朝着灵性预警所在的一间密室击去!


        

暴日之光灿烈,47号大厦在瞬间蒸发。


        

……


        

吴梦令从灵界中走出。


        

汗如雨下。


        

这一次,她看到了,她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蒸发的大厦复归了原样,一切回到了十七分钟之前,回到了她刚从灵界中走出的时候。


        

‘叮铃铃!叮铃铃!!’


        

她左手袖子中滑落出铃铛,不再犹豫,尽全力晃动,空间逐渐变的实质化,宛若雾气化冰!


        

忽然。


        

吴梦令看见,在这空间被冻结之所,却有一丝丝、一缕缕的雾气,自那密室而起,透过了墙壁,缓缓的铺满整个房子的地面。


        

雾气并不浓重,却极为朦胧,即便是她这双圣者之眸也看不穿,


        

一种诡秘感伴随雾霭渐起,笼罩了全身......


        

“那是......”


        

恍惚间,


        

她好像看到了一面镜子,镜面劈裂出一道缝,透过裂缝,能望见一个幽邃无边的世界,


        

世界中,亿万万游戈中的亡魂驻足了,齐齐侧目,凝视向她。


        

恐惧席卷全身,老妪汗出如瀑,发出惊叫,狠狠的撕裂空间,想要钻入灵界逃遁。


        

而在钻入灵界的那一刹。


        

她看见了自己。


        

她看见一个自己从灵界中走出,瞧了一眼被冰箱和衣柜堵住的大门,啧啧一笑:


        

“有趣。”


        

不,不止一个。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七十九个自己从灵界中走出,来自七十九个被割裂的时间段!!


        

时光回环之困。


        

七十九个老妪看向吴梦令,或颤栗,或凄喊,或嘶吼,而后异口同声:


        

“逃!逃!逃!!”


        

“不要提起!不要探究!不要窥视!”


        

“逃!逃!逃!!!”


        

极致的惶恐狠狠的攥紧了吴梦令的心脏,她手一抖,铃铛坠下,自己则疯一样的钻进灵界,疯一样的奔逃。


        

头也不敢回。


        

如同潮水般的雾气缩回了密室,缩回了暗格中的单片眼镜;


        

七十九个时间片段荡回了那根手杖;


        

镜子也回到密室,收回映在单片眼镜与手杖上的、激发它们的光,就这么靠在墙角,一动也不动。


        

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只有那枚铃铛,静静的躺在客厅的地面上。


        

“还得是我无敌镜子大王!”


        

镜子沾沾自喜。


        

………………


        

“怎么这两天没瞧见傻丫?”


        

走到陋巷,陈象微微摇头,明天去傻丫家里看看吧。


        

他轻轻一跃,纵身便从窗户回了家,立刻便发现了不对。


        

“这是?”


        

陈象蹙眉上前,从客厅的地面上捡起一枚巴掌大小的手摇铃铛,


        

铃铛看起来有些年头,表面金属光泽暗淡,但内里还透着一些青铜色彩,


        

雕在上面的花纹很繁杂,透着一种诡异而妖艳的美感。


        

“家里来人了。”


        

陈象目光陡然犀利,捉着铃铛大步走向老姐的房间,迅速打开密室,镜子、手杖都靠在墙角,暗格中的东西也没丢。


        

他松了口气。


        

“您回来啦!”


        

镜子欢快开口,语气高扬:


        

“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陈象凝神问道:


        

“有人来家里了?”


        

“对!一个窃贼,一个小人,一个卑鄙者!”


        

“进了三个人??”陈象吃了一惊。


        

镜子明显被呛到,沉默了许久,这才恼怒道:


        

“一个!我说的都指的是一个人,她既是窃贼,也是小人,还是卑鄙者!”


        

顿了顿,镜子骄傲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道:


        

“而我——伟大的无敌镜子大王,出手赶走那卑鄙者!”


        

陈象神色微变:


        

“具体发生了什么?”


        

“简而言之,我吓走了她。”


        

“我不要简而言之。”陈象无奈,心头有些凝重:“来的是什么人?”


        

“一个窃贼,一个小.....”


        

“停,正经说话!”


        

“好吧。”镜子似乎有些不满,但还是详细叙述:“一个老妪偷摸跑进家,她找到了这个密室,我用了一些小伎俩,将她吓跑了!”


        

“小伎俩?”


        

“对!”


        

镜子洋洋自得:


        

“我激发了您带来的单片眼镜和这个伟大时光之杖,我知道您不想要暴露太多,还动用了单片眼镜的特殊能力,在她心中留下‘不要提及’、‘不要探究’、‘不要窥视’的精神钢印!”


        

顿了顿,它嘻嘻的笑着:


        

“我可真是一个贴心又细心的无敌镜子大王!”


        

陈象松了一口气,啧啧称奇道:


        

“没想到关键时候你还挺靠谱的嘛......”


        

“什么话!”镜子愤愤不平:“本无敌镜子大王一直很靠谱!”


        

它似乎从梦境中的惊吓状态脱离了,又变得有些疯疯癫癫,此时扭动着镜身,哼着莫名小曲。


        

陈象没好气的给了它一巴掌:


        

“来的那个人强吗?”


        

“弱!”


        

镜子无比肯定道:


        

“弱爆了,我过去的仆从眼睛一瞪就可以瞪死她!”


        

“你过去的.....仆从?”


        

陈象来了些兴趣:


        

“是谁?什么水平?看来你又想起了一些事儿?”


        

“也没有......”镜子讪笑道:“我过去的仆从虽然是个瘸腿的残废老头,不过水平还将就。”


        

“具体什么层次?”


        

“我不晓得。”


        

陈象翻了个白眼,这镜子说话向来没谱,上次还说遇到残废老头它要逃呢......


        

摇了摇头,陈象神色又变得肃穆。


        

一个未知之人潜入家中......


        

镜子说那人极弱,但陈象却持怀疑态度,这家伙把天之使层次的大幽鬼也没放在眼中。


        

口气大的很,本事嘛......倒是还不清楚具体。


        

又询问了镜子一些细节,见始终问不出个所以然后,陈象打量起这枚手摇铃铛,


        

他微微晃了晃,伴随清脆的铃音,肉眼可见的波澜泛起,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凝结成胶......


        

陈象吓了一跳:


        

“超凡物品?还是......禁忌物?”


        

他拿捏不清两者之间的差别,神色变的慎重,心头更加警惕,持有超凡物品,来人大概率是踏上超凡秘路的存在!


        

自己被盯上了?


        

为什么?


        

秘调司?木盒?还是旧日议会的缘故?


        

他将这件事埋藏在心底,旋即将观想图、矛尖装进骨灰盒,骨灰盒装入木盒,定了个闹钟,便抱着木盒睡去。


        

片刻后醒来,手中的木盒已然消失不见了。


        

“果然,可以从梦中带出东西,也可以将东西寄放在梦里.....”


        

回忆着梦中天空之上那诡异的、不断翻滚旋转的离奇色彩,陈象神色又变得沉重。


        

“梦里,是所谓的放逐泰坦们的地方吗?”


        

没有过多思索,


        

冥想汲取了数百粒真神因子后,时间接近了零点。


        

陈象拿起那块令牌,侧目问道:


        

“镜子,你确定分割一部分精神融入其中,就可以成为议会的议员?”


        

“没错!”


        

镜子欢快道:


        

“无敌镜子大王从不会出错!”


        

“信你一次.....我该怎么分割精神?”


        

“撕下来一块就好了!”


        

陈象无奈,这家伙总是什么也说不清楚。


        

他静下心,细细体悟自身庞大到接近实质,已然开始向‘气魄’演变的精神意志,


        

小心翼翼的从这近实质的精神意志上,分裂出一小块,没入了令牌中去。


        

‘嗡!’


        

令牌微颤。


        

一种难以言语的莫名感笼罩住陈象,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一轮太阳,灼目而耀眼。


        

太阳向他行礼。


        

幻觉散去,一切复归平常。


        

“成了?还是没成?”陈象自言自语,看了眼手机。


        

23:47。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很快。


        

23:59。


        

【例会召开】


        

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在陈象耳畔炸响!


        

他清晰看见,令牌微微晃荡,有神秘光自其中析出,环绕在令牌周围,形成一道道撕裂的缝,宛如时空裂隙......


        

陈象有强烈预感,只要他想,便能立刻去参加所谓的‘例会’。


        

驻足片刻,他深吸了一口气,捉起手杖,戴上单片眼镜,迷雾骤起,将他笼罩。


        

走入门户的前一刹。


        

“戴上礼帽会更好看!”


        

镜子在发光,光芒托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礼帽,飘至陈象的头上。


        

“差点将你忘了。”


        

陈象笑了笑,用黑布裹上镜子,系背在身后,毅然决然的触碰那枚时空裂隙般的令牌。


        

密室里忽而空无一人。



黄昏议长》是作者:快乐的六只耳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