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黄昏议长 > 第二十章:三柱神与九大外神
夜间

黄昏议长

        

豪掷五千元买了新手机补办了手机卡后,陈象第一时间给二哥打去电话。


        

一边通话,他一边朝着巨像学院的方向赶去,等挂断电话的时候,刚好到学校正门。


        

第二次来到巨像学院,雄伟的校门前依旧人来人往,再度仰望这座青铜校门,却已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上次来,他还是一个没有丝毫自保能力的普通人,而这一次......


        

别的不说,打死两个武道家没什么问题了。


        

“陈勇士!”


        

脆铃儿般的声音响起,那一抹亮银色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银发少女在人群中兴高采烈的挥舞着小手,陈象笑了笑:


        

“魏七同学,你来的倒是挺早。”


        

“我说了,我叫魏清秋!”


        

魏清秋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一副气鼓鼓的模样,颇为娇憨,谁能想到这家伙是踏上超凡秘路的超凡者?


        

两个一般大的少年少女并肩朝校内走去,霞光透过摇曳的树枝,恰在两人脚下铺成一条灿烂大道。


        

少年少女在朝阳下笑谈,像是情侣。


        

就是谈话内容多少有点不对劲。


        

“昨晚的事情,和你有关?”


        

“怎么可能。”陈象矢口否认。


        

魏清秋若有所思:


        

“我也觉得不可能,一尊天之使,放在全球都是不可一世的大人物.....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了。”


        

她警告道:


        

“据我的消息情报,秘调司已经介入了,很可能会闻讯你,虽然这事与你无关,但要是查出黑炎,麻烦就大了......”


        

“秘调司是什么?”


        

“全称是秘密调查司,伟大城最大的暴力机构,负责超凡向事件调查,司长是伟大城二号人物,超越了天之使的恐怖生命。”


        

陈象心头一凝,超越天之使!


        

他还记得昨晚凝视那只巨大幽鬼时的恐怖压力,即便隔着上千米远,也有一种灵魂冻结的感觉,


        

这还是因为镜子挡住了大部分压力......


        

譬如吴金禄,一只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狐狸,踏上超凡秘路的超凡者,


        

可在那恐怖幽鬼面前,只是一只蚂蚁罢了。


        

天之使残魂所复苏的幽鬼尚且如此,那超越天之使的存在呢?


        

沉凝间,两人已并肩走入古代神秘学所在的城堡群落,魏清秋侧过脑袋:


        

“十一点有一堂秘教课,这节课的内容是关于旧日议会的.....我到时候在教室等你。”


        

顿了顿,她补充道:


        

“秘教课的讲师是理论研究向的,本身并没有修为,你一个实战侧的助教去听课,他估计得将你奉为上宾。”


        

陈象看了眼新手机,爽快点头:


        

“行,那就等会见。”


        

“嗯。”


        

两人分别后,陈象顺着指引找到自己的办公室,


        

这件办公室占地相当大,虽然摆满了办公桌但却并不显得拥挤。


        

陈象略微估量了一下,一共二三十个工位,每个位置都至少有七八平米的独立空间。


        

按照编号找到工位后,还没来得及坐下,不远处的中年女子侧过头:


        

“你是新来的陈助教?”


        

“我是。”陈象礼貌的点了点头:“初来乍到,还请多多指教。”


        

中年女子神色古怪,微微摇了摇头:


        

“我可不敢指教你。”


        

说着,她连忙侧过头,像是避瘟神一样避开了陈象。


        

不只是她,附近的几位助教也都表现出疏离感,更有甚者主动将椅子朝着远离陈象的方向挪了挪......


        

这是什么情况?


        

陈象眉头皱了皱,自己可没得罪这些素未谋面的同事吧?


        

他压下疑惑,坐在椅子上默默翻看密武、灵界导航课的书籍,神秘学的一切对陈象来说都极为新奇,就像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他如饥似渴的汲取着新知识。


        

翻阅密武课书籍时候,陈象心头微动,大一的密武课本并不详细,那大三、大四的是否会好一些?


        

是否会有详尽的体系记载?


        

他目光环顾四周,最终落在一个看起来好说话的小姑娘身上,便起身走上前,礼貌道: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哪里有大四密武课的教科书?”


        

小姑娘懵懵的抬起头,旋即站了起来,跟辟邪似的往后退了几步,指着不远处的书柜:


        

“那.....那里面有!”


        

陈象礼貌道谢,在书柜中翻找到对应书籍后,犹豫片刻,又折返回惊魂未定的小姑娘跟前:


        

“不好意思,我们之前应该没见过吧?”


        

“你.....你干嘛!”


        

小姑娘才坐下,此刻又猛地跳了起来,连退几步:


        

“当然没见过了!”


        

陈象蹙眉:


        

“既然没见过,为何你们都跟见我都跟见了鬼似的?”


        

办公室里其他人都张望了过来,小姑娘几乎快哭出来了:


        

“哎呀,你能不能别和我说话......”


        

陈象眉头拧的更深了:


        

“我只是好奇。”


        

小姑娘几乎退至了墙角,咬着嘴唇:


        

“早上传来的消息,林讲师被关进秘调司了.....那可是秘调司!牵扯林讲师的人绝对都要被‘请’进去,而你是他的助教.....”


        

陈象若有所思:


        

“所以你们是担心被我牵连?秘调司有那么可怕么?”


        

小姑娘眼眶都红了:


        

“哥,大哥,我真不是针对你,你能不能别和我说话了.....我才二十一岁!”


        

陈象自然也不会为难一个女孩,抱歉的笑了笑,便转身回了工位。


        

“林讲师怎么会被秘调司带走......”


        

他有些疑惑,同时也有些心惊,这办公室里的助教都是实战侧的,气血不弱,


        

就连方才那小姑娘都疑似迈入了密武大师的层次,而这些人却因为几乎不可能的牵连,对自己畏如虎。


        

秘调司,真就这么可怕?


        

他按捺住心头惊异,翻开书,安静的看了起来。


        

大四的密武类教科书果然要好上许多,前几页就记载了详尽的体系知识!


        

密武三关,大师、武道家、非凡者,至非凡者层次后祈祷神赐,接受超凡洪流冲刷,便可成为【超凡者】。


        

超凡秘路四步,第一步【择路】,选择对应神明序列,而后则是【窥秘】、【点火】以及最顶点的【天之使】......


        

后三步只有一个名词记载,反倒是【择路】相对详细。


        

陈象翻阅着,眼睛微亮,书上记录了九大神明序列与所对应的【外神】!


        

他连忙一字一句的研读,心头微凝。


        

外神有九位,所处的层次在真神之上,这一地步,书籍上描述为【伟大者】。


        

被尊为【旅者】的灵界与维度之主,被唤作【歌者】的欲望与生命之主,


        

掌握无穷知识、被称为【思考者】的知识之主,然后是叫做【静默者】的黑夜与寂静之神......


        

剩下五位,【愤怒者】是太阳与战争之主,【沉睡者】是死亡、梦境与地狱之主,【虚无者】是虚空与反现实之主的,【遗忘者】是遗忘之主,


        

以及陈象最为熟悉的,执掌毁灭与破坏的深渊之主——【舞者】。


        

九位外神,便组构成了九大神明序列!


        

陈象注意到书的末尾,还有一行字,他低念道:


        

“外神为伟大者,伟大者之上,犹有最伟大者。”


        

“身为最伟大者的三大支柱俯瞰一切。”


        

“时光支柱主宰时光,真理支柱执掌真理,命运支柱纺织命运......”


        

蓦然间,他想到了小矮人们的话。


        

“沙漏、书本与纺织机,发起了叛乱!”


        

陈象心头猛烈悸动,汗毛一根又一根的竖直,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巧合,只是一个巧合......


        

真的又只是巧合么??


        

他缄默不语,三大支柱、九大外神,小矮人们口中也有三个大叛徒,九个小叛徒......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闹铃响起,是他提前设置好的闹钟。


        

陈象关闭闹钟,10:55,可以去旁听那秘教课了。


        

旧日议会啊......


        

他感觉自己似乎处在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黄昏议长》是作者:快乐的六只耳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