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黄昏议长 > 第六章:掠夺精气神,您归来时
夜间

黄昏议长

        

喷了一口炎气后,不过片刻,灼烧感逐渐散了,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陈象大口大口喘息,满头是汗,脸上写满了凝重之色。


        

“我这是......怎么了?”


        

“权柄补全......”


        

他不是土著,自然联想到的【金手指】上,心头涌出了许多猜测。


        

前十八年自己并未接触过所谓超凡,如今第一次接触,便突生异变......


        

陈象抬起手,回忆那种灼烧感,下一个刹那,他的手掌上便覆盖起一层薄薄的漆黑火焰,空气在火焰的灼烧中变得扭曲,


        

且伴随火焰跳动,隐约可以从其中聆听见莫名的呢喃、诡谲的低语、惨烈的笑声和幽邃的哭泣......


        

陈象能感觉到,自己对这火焰拥有绝对的掌控,心念控制之下,这能轻易烧化岩石的黑火却连衣服都无法破坏!


        

“大概率是因为我接触到那一丝所谓深渊黑炎的【本质】?这是那‘权柄补全’的前提?”


        

“权柄......”


        

散去手上的薄炎,陈象陷入思忖,只是没来得及细想,那脆铃儿般的声音已然伴随着引擎轰鸣一并荡来。


        

“勇士!上车咯!”


        

陈象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一辆天蓝色的跑车在路面上奔驰,冲破阳光而来,


        

银发少女从车窗中探出头,一边笑一边挥舞双手,如同绸缎般的夕阳光在银发的摇曳中变得细碎......


        

天蓝色跑车急刹在陈象面前,空旷的街道再度寂静。


        

陈象上了车,微微捋着胸膛,那种灼烧感又泛滥了.....


        

“勇士,去哪儿?”


        

“3区的47号大厦。”陈象轻声道。


        

第八环是圆形的,被分为十二个区,刚好对应时钟上十二个点,十二区在最顶端,六区在最下,三区则是正右居中。


        

“得嘞,发车咯!”银发少女欢笑,一脚油门,猛烈的推背感将陈象压在细腻的靠椅上,


        

他被胸腔中的灼烧感扰的心烦意乱,下意识的找着话题分散注意力。


        

“说起来,小魏同学为什么叫我勇士?”


        

少女把着方向盘,笑着侧目,眉眼弯弯:


        

“敢直接用手触碰深渊黑炎,你不是勇士谁是勇士?现在大家伙都这么叫你.....还好那黑炎威能丧尽了,只是一缕模糊的本质。”


        

陈象尴尬的挠挠头,心头微动,状若无意的问道:


        

“小魏,深渊黑炎.....很厉害么?”


        

银发少女的目光变得诡异:


        

“首先,你可以叫我小名,魏清秋,另外.....”


        

“另外,深渊黑炎直接来自于深渊之主,来自于那位伟大的【舞者】,这是独属于祂的【权柄】......一位外神的【权柄】,你说厉害么?”


        

顿了顿,她继续道:


        

“我挺好奇,勇士,你是怎么当上助教的?”


        

外神的权柄.....


        

陈象若有所思,抚了抚燥热的胸腔,含糊道:


        

“助教这事儿说来话长了......你说你的小名叫魏清秋?大名呢?”


        

少女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皱着鼻子:


        

“大名魏七,我家那老头子压根不会取名,还不准我们改.....我自己给自己取的魏清秋,好听吧?”


        

陈象笑着道:


        

“好听.....你不会在家中排行老七吧?”


        

“是的咯!”


        

“那你前面是魏一二三四五六?”


        

小魏翻了个白眼:


        

“是,也不完全是,我六哥叫魏顺,六六大顺的顺,五哥叫魏武,取了个谐音。”


        

“四和三呢?”陈象来了些兴趣,好奇问道。


        

魏清秋俏皮的笑了笑:


        

“四哥叫魏不三,三哥叫魏不四。”


        

不三不四.....陈象被逗乐了:


        

“令尊取名能力当真是一绝。”


        

“这算什么?大姐叫做魏头.....你猜我二哥叫什么?”


        

“不会是.....”陈象迟疑了片刻:“魏小头?”


        

银发少女猛然侧目,一脸惊叹:


        

“勇士,你是第一个猜出来的......你脑回路和我爹很同步嘛,我估计你们能聊到一块儿去!”


        

陈象哭笑不得,摆了摆手:


        

“行了,也别叫我勇士了,我叫陈象......”


        

话没说完,胸腔中的灼烧感再度暴腾,他眉头一拧,连忙将嘴捂上,剧烈咳嗽。


        

有几粒火星从指缝中迸出,陈象神色微变,偷偷侧目,见少女似乎并未发现,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两分钟,天蓝色跑车急刹,恰停在47号大厦前,银发少女笑靥如花:


        

“陈勇士,陈象助教,你家到了.....周末见咯?”


        

今天是周五.....陈象抚了抚胸膛,打开车门,随口问道:


        

“学院周末还要上课?”


        

“那没有。”


        

魏清秋神色忽然肃穆:


        

“我周末来找你。”


        

陈象愣住。


        

片刻,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逗你的,我来找你干嘛?行啦,下周一见!”


        

少女挥挥手,又是一脚油门,天蓝色的跑车再度冲破阳光,消失在街角。


        

“奇怪.....”


        

陈象皱着眉头,觉得少女方才有些古怪,但也没多想,四顾了片刻,小心绕至陋巷,


        

自淤泥中挖出那块木盒塞入背包后,他这才疾步回家。


        

只是,才上二楼,陈象瞳孔微缩。


        

自家门口,一个戴着三角墨镜、胳膊上纹着扭曲鳄鱼的鳄门成员正静静等候。


        

似听见脚步,三角墨镜侧目,嬉笑开口:


        

“陈象,陈先生?我家少爷让我给你带个好......”


        

他端着泵动式的霰弹枪,在陈象阴沉至极的目光中,对着陈家家门连开五枪。


        

房门被轰了个粉碎。


        

三角墨镜提着霰弹枪,晃晃悠悠走上前,将滚烫的枪口抵在陈象胸膛,啧啧称奇:


        

“少爷交代我千万不能伤了你......真搞不懂,真没意思......”


        

话才落,他猛然将面孔凑上前,拉下墨镜,盯着少年低垂着的眼睑,挑逗道:


        

“但我想知道,我就宰了你,又会如何呢?”


        

他做出欲扣扳机的模样。


        

陈象猛然抬起眼睑,一双眸子黑的吓人。


        

“滚蛋。”他冷冷道。


        

三角墨镜一怔,刚想发怒,目光却对上了少年那漆黑的眼眸,那双眸子中,似乎.....


        

燃烧着漆黑的火焰。


        

恍惚中,


        

他好像看到了成百上千头燃烧着漆黑火焰的猎犬,正朝着他扑来!


        

三角墨镜蹬蹬后退,极致的、未知的恐慌将他席卷......


        

‘啪嗒!’


        

霰弹枪掉在了地上。


        

陈象一愣,


        

看着眼前这个三角墨镜忽然凝滞,口中发出‘嗬嗬’的声响,浑身皮肤肉眼可见的焦枯,整个人散发出灼热感,周身的空气都被烧的泛起褶皱......


        

又三秒,他就这么平白无故的碳化,甚至成了一滩雪白的粉末,迎风散去。


        

陈象猛地后退数步,脸上浮现出惊愕之色,这是.....那黑炎?


        

他这才察觉到有一缕黑炎,一缕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三角墨镜体内的黑炎,幽幽的飘了回来。


        

不,不对!


        

回来的......不只是黑炎。


        

还有一股汹涌狂躁、无形无质的、难以描述的能量!


        

这股能量生机勃勃,似乎夹杂着三角墨镜全部的精气神,一股脑的涌入陈象身躯,


        

他发出难以抑制的低吼,肌肉震荡,骨骼脆响,五脏六腑齐齐鼓动!


        

他在.....变强。


        

陈象感觉自己整个人要烧起来了,他穿过破碎的屋门,艰难推来冰箱、衣柜等事物,将大门给堵住,


        

又背着包踉跄的走到老姐的房间,拨弄机关,跌跌撞撞的冲进老姐改造的小小‘密室’,或者说‘安全屋’......


        

“好热。”


        

伴随小密室的门合拢,他也昏了过去,倒在地上。


        

..........


        

“伟大的帝坦啊.....”


        

“万界之基石,现实的织者,永恒的支柱.....”


        

“每一缕光都是您的思绪,每一个暗影都是您的沉默,您定义宇宙的本质,决断万灵的从属......”


        

千篇一律的祷告声疯狂朝着耳朵里头拥挤,他头疼欲裂,想要睁开眼睛,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


        

他挣扎,他低吼,似有一团火在梦里身躯的周边炸开。


        

祷告声戛然而止,许久后才重新响起。


        

“那一天,黑炎从天而降,是主苏醒的前兆。”


        

“伟大的帝坦,执掌现实,统御深渊,您目光所及,是无穷黑炎燃烧,自最低维漫延至最高维......”


        

“您归来时,漆黑的火焰将席卷每一寸疆域......


        

“您归来时,漆黑的火焰将烧毁每一个逆臣......”


        

“您归来时.....”


        

呓语般的祷告声,再度塞满了陈象的脑子。


        

“梦.....变了?”他这般想到。



黄昏议长》是作者:快乐的六只耳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