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黄昏议长 > 第三章:巨像学院,超凡前置
夜间

黄昏议长

        

弗一推开家门,便能看见一个面容妖艳、肤白细嫩的一米四九小萝莉,正拿着戒尺狂敲二哥陈信的脑袋。


        

她一边敲,一边声嘶力竭:


        

“我一把屎一把尿将你们两个拉扯大,你们就是这么报答我的?陈信!你不孝,你不孝啊.....”


        

说着,小萝莉挥舞戒尺。


        

‘梆梆梆!’


        

陈信双手分别捻着耳垂,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龇牙咧嘴,不敢说话。


        

陈象缩了缩脖子,默不作声的朝门外退了一步。


        

“我把盒子给你,让你上交,为什么要冒险?!”小萝莉气的眼眶通红。


        

陈信低着脑袋,讪笑道:


        

“大姐,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梆梆梆!’


        

陈象又朝门外挪了两步。


        

“变你个大头鬼!”小萝莉怒吼:“马上把盒子上交!”


        

“不!”陈信抬起头:“大姐,之前没有交,已经没有机会交了。”


        

“你还好意思说?”小萝莉气的肝疼,高举戒尺。


        

‘梆梆梆!!’


        

陈象挪到了门外,小萝莉似有所觉,又凶又狠的侧过头,他拔腿就想跑。


        

“站那!”


        

陈象听话的站住。


        

“盒子呢?”小萝莉提着戒尺气势汹汹的走来。


        

“埋在陋巷的淤泥里头了。”陈象老实回答。


        

“拿来,我去交给巨像学院.....”


        

“不行!”跪着的陈信侧过头,轻声道:“姐,真的已经来不及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


        

“而且,就算巨像学院不追究,赏几百上千万.....我们真的又能守住么?这一点,大姐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小萝莉陷入了沉默,立在原地许久,轻轻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这般冒险?”


        

“大姐,你在街头滚打,前路凶凶,我在警署混日子,一眼就能看到头.....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


        

陈信掷地有声:


        

“二十岁后,再难入超凡,我们不行了,可小弟还没满二十岁,他还有机会!这个盒子,或许是改变我们未来的契机.....”


        

话没说完。


        

‘梆梆梆!’


        

小萝莉一边敲,一边气的哭。


        

陈象只是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心中叹了口气,大致上明白了前因后果。


        

大姐在街头讨生活,见多了生死,最是危险,也最不想要冒险,求的只是一个安安稳稳。


        

二哥在警署安逸惯了,见多了大人物,野心也就越来越大。


        

所以大姐捡到木盒后,想让二哥拿去上交,换取悬赏,求一个稳当。


        

所以二哥拿到木盒后,想要掩藏下来,想要借此机会,让家里一飞冲天。


        

陈象伸出手,揉了揉阿姐的脑袋:


        

“姐,事已至此了。”


        

小萝莉沉默的点了点头,旋即又凶狠了起来,举起戒尺。


        

‘梆梆梆!’


        

“没大没小!”


        

陈象抱头鼠窜。


        

......


        

......


        

一阵鸡飞狗跳过后。


        

“就和小弟说的一样,事已至此。”小萝莉沉沉开口:“小弟方才说,那盒子压根无法打开,但血似乎可以......”


        

顿了顿,她继续道:


        

“这样,今天晚上尝试开盒,打开先不说,如果打不开,就重新布一个局,‘意外’找到盒子,然后上交!”


        

陈象与二哥对视了一眼,齐齐点头。


        

陈信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道:


        

“对了大姐,巨像学院的林玉琅,把小弟入学资格取消,换成了担任助教.....”


        

“这个无所谓。”陈少颜冷静道:“助教就助教,只要呆在【古代神秘学】,都可以接触到传说中的超凡秘路!”


        

陈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了阿姐,入学资格是怎么搞来的?”


        

“昨天那艘浮空车坠落的时候,我就在附近,捡走了盒子,还救了一位负责护送的巨像学院老师,他要还我恩情,我便求了一个入学的名额。”


        

陈少颜简洁开口:


        

“那位老师姓王,就叫王龙象.....行了,老二你下午先送小弟去学校,我还要去处理街头上的一些事情。”


        

姐弟三人又商讨了片刻,神色都有些沉重,木盒事件一个处理不好,便会是灭顶之灾。


        

但......


        

富贵险中求。


        

陈象心头隐隐约约泛起期待来,傻丫说的方法当着能开启木盒吗?


        

如果成功了.....里面会是什么?


        

他将期待压在心头,告别大姐后,浅睡了一觉,至下午,便坐上二哥的车,朝巨像学院去了。


        

只是这一觉并不太平,那些呓语般的祷告声依旧层叠不尽,中间似乎还夹杂着‘献祭’、‘祭品’之类的词汇。


        

………………


        

伟大城的高等学院很多,但开设有【古代神秘学】的只有四座,其中三所都在第四环,剩下便是第八环的巨像学院。


        

故此,巨像学院在八环乃至整个外三环的地位高的可怕,占地也广袤的吓人。


        

足足三万亩地,二十平方公里,放在古代,几乎等同于一座城市。


        

所以,陈象看见巨像学院大门的那一刻,眼睛瞪的溜圆。


        

“真大!”


        

他看着眼前这宽三十米,高近五十米的超级大门,发出了朴素的感慨。


        

整个超级校门呈现最本质的青铜色,庄严又肃穆,仰视之下,带来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冲击感。


        

与二哥道别后,陈象紧张的理了理衬衣,深吸一口气,便迈着步子走入校门。


        

绕了足足有大半个小时,他这才找到【古代神秘学】这一院系所占据的区域,又一次瞠目结舌。


        

这他妈是学校?


        

陈象忍不住咂了咂嘴。


        

眼前分明是一片高低起伏的、类似于中世纪的古城堡,庄严肃穆间,又添了几分阴森的味道......


        

他晃了晃脑袋,收敛心绪,大步朝着这片城堡群落走了过去。


        

找到教务处,填报完信息后,陈象麻瓜了。


        

“林讲师是【灵界导航与灵魂旅行】及【基础密武】的老师,陈先生,请问你是负责哪一门的助教工作?”


        

戴着黑框眼镜、扎着高马尾的妹子严肃问道。


        

陈象懵逼的眨巴眨巴眼睛,旋即心头颤动了起来,灵界导航、灵魂旅行、基础密武.....


        

他第一次觉得,超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斟酌半晌,陈象答道:


        

“林师倒是没有给我交代具体......”


        

“那就是默认两门一起咯?”黑框妹推了推眼镜,墨水笔在纸上龙飞凤舞,最终拍板道:


        

“行了,给你做好标注了,这是你的助教身份牌.....林讲师请假了没来,你先去课堂熟悉熟悉,这是课表。”


        

说着,黑框妹随手递来几张纸,补充道:


        

“你先去找一节大一的星导课或密武课旁听一下,熟悉一下流程,具体你到时候自己咨询林讲师就行,对了,密武课的教材在那,自己拿。”


        

陈象道了声谢,接过那几张纸细细打量,眼花缭乱。


        

从【防护与驱邪艺术】、【四元素哲学与应用】、【神系讲论】、【超自然生物生态学】等,


        

再到方才的【灵界导航与灵魂旅行】、【基础密武】,


        

而后是【占星与命运编织】、【神秘社团与秘密教派研究】......


        

这些还全是大一的课。


        

这就是古代神秘学么?


        

他没有犹豫太久,将密武课的几本教材装入包里,便根据路牌指引等,找到了最近的、才开始的一堂【基础密武】课的教室。


        

还没进门,便听见里面老师那洪亮的话语。


        

“人体奥妙,探取不尽,是精神意志的承载,也是超凡路途的基石。”


        

“而密武,便是人体锻炼之法,也是迈入超凡的基础,或者说.....”


        

“前置!”


        

陈象心脏怦怦跳动,超凡.....前置?


        

他有些恍惚,追寻许久的超凡,似乎.....近在眼前了?


        

陈象推门而入。



黄昏议长》是作者:快乐的六只耳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