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沈宜周从谨 > 第43章
夜间

沈宜周从谨

        

可是朱女士笑道:"我愿意同你做朋友。"


        

承欢连忙说:"不敢高攀。"


        

"这样说,不等于不愿意吗?"


        

承欢笑,"求之不得呢。"


        

兜了个大圈子,朱女士得偿所愿,叹口气,"小时候你妈喂你吃什么东西,把你养得那么聪明。"


        

承欢诧异,"你真觉得我还不算迟钝?"


        

"端的是玻璃心肝,水晶肚肠。"


        

承欢不由得发了一阵呆,老实招供:"是慢慢学会的吧,穷家子女,不学得眉精眼明,善解人意,简直不能生存,吃次亏学次乖,渐渐变为人精。"


        

朱宝翘听了,亦深深叹息。


        

承欢讪笑,"小时候不懂,脸上着了巴掌红肿痛不知道谁打了我,后来,又以为是自己性格不可爱,唉,要待最近才晓得,人欺人乃社会正常现象,我们这种没有背境又非得找生活不可的年轻人特别吃亏。"


        

朱宝翘看着她,"你在说的,正是十年前的我。"


        

承欢有点意外。


        

"所以我特别感激辛先生。"


        

承欢深觉奇怪,辛志珊两任妻子都称他为先生,一刹时分不出谁是前妻谁是后妻。


        

渐渐朱宝翘在那个环境里服侍那个人会变得越来越像从前的辛太太。


        

当然,她此刻年轻得多漂亮得多,日子过去,岁月无情,两位辛太太的距离会日益接近。


        

车子驶抵辛宅。


        

承欢愕然,这间新屋与从前的辛宅不过是十分钟路程。


        

"请进来。"


        

布置当然簇新,海景极之可观。


        

房子如果写她的名字,朱宝翘下半生就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承欢今非昔比,对于房地产价格,略知一二。


        

朱女士绝口不提辛家之事,真纯与承欢闲聊。


        

"承欢,"她忽然问,"你有无遗憾?"


        

承欢哑然失笑,"一个人怎可能没有遗憾。"


        

"说来听听。"


        

承欢岔开话题,"说三日三夜也说不完。"


        

"大不了是十八岁那年某男生没有爱上你吧。"


        

承欢不甘心被小觑,便笑答:"不,不是这样的。"


        

朱宝翘知道,如果她想别人透露心事,她先得报上一点秘密。


        

"我的至大遗憾是出身欠佳。"


        

"英雄莫论出身。"


        

"可是吃了多少苦头。"


        

"那也不过栽培得你性格更加成熟老练。"


        

"还有,"朱宝翘说下去,"我们兄弟姐妹不亲爱。"


        

"嗯,那倒是一项极大损失。"


        

"你呢?"


        

"我?"承欢缓缓道来,"我自小到今都希望家母较为通情达理。"


        

朱宝翘点点头,"子女无从选择。"


        

"还有,我假如长得略为美貌——"


        

朱宝翘睁大双目,"还要更漂亮?"


        

好话谁不爱听,承欢十分开心,朱女士又不必故意讨她欢喜,可见说的都是真话。


        

"身段不够好,穿起泳衣,不能叫人刮目相看。"


        

朱宝翘笑不可抑。


        

承欢却不觉可笑,"那真是一项天赋,同英俊的男生一般叫人眼前一亮,你说是不是?"


        

"你的遗憾微不足道。"


        

"好坏么,我懊恼世界没有和平。"


        

她们大笑起来。


        

承欢看看表,"我得告辞了。"


        

朱宝翘并无多加挽留,"我叫司机送你出去。"


        

"下次再找我,两个人,聊聊天,我可以胜任,人多了我应付不来。"说得再坦白没有。


        

"我明白。"


        

席开二十桌就不必找麦承欢了,不然净是打招呼已经整晚过去,累死了。


        

返回市区,承欢松口气,用锁匙打开小公寓大门,立刻踢去鞋子,往沙发里一倒。


        

要到这种时候才能读早报,真是荒谬。


        

她扭开电视看新闻。


        

电话铃响了。


        

是毛咏欣的声音。


        

"让我猜,一个人,边喝冰水,边看新闻,而前任男友已开始约会旁的女生,欢迎欢迎,欢迎麦承欢加入我们怨女行列。"她咕咕笑。


        

承欢问:"你很怨吗,看不出来。"


        

"我在等壮男前来敲门把我带到天之涯海之角去,"毛毛说,"我已不稀罕知识分子型异性,我宁择年轻力壮肌肉型。"


        

"毛咏欣你越发鄙俗。"



沈宜周从谨》是作者:小说免费阅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