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沈宜周从谨 > 第31章
夜间

沈宜周从谨

        

承欢惋惜,"已经秃了头顶,还如此不甘心。"


        

毛毛笑笑,"太无自知之明。"


        

"我喜欢男子有胸毛,你呢?"


        

毛咏欣骇笑,"我不会对这种猥琐的话题发表任何遥远的意见。"


        

承欢却肆无忌惮地讲下去:"浓稠的毛发至吸引我,所以他们的头发现在也越留越长,还有,一双闪烁会笑的眼睛也很重要,强壮、年轻的身体,加上一张会得说甜言蜜语的嘴巴,懂得接吻……"


        

毛毛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好友。


        

承欢抗议:"我养得活我自己,我有权对异性有所要求。"


        

"你说的可不是辛家亮。"


        

"我知道。"


        

"承欢,婚约可是取消了?"


        

承欢点点头,"我与他都心知肚明。"


        

毛咏欣并没有追问详情,她抬头随意浏览,


        

"让我们贪婪地用目光狩猎。"


        

"你一直不大喜欢辛家亮吧?"


        

"不,我也不是不喜欢他,他资质实在普通,而且看情形会一直平凡下去,而我同你,已经吃了那么多苦,何必还急急闷上加闷。"


        

承欢忽然问:"你有无见过真正俊男?"


        

"有,一次在温哥华笠臣街买鞋,那售货员出来与我一照脸,我忽然涨红面孔,他就有那么英俊。"


        

咏欣诧异,"为何脸红?"


        

"因为想约他喝咖啡。"


        

"结果呢?"


        

"买了三双爬山靴,一双都用不着。"


        

"他有学问吗?"


        

"你真的认为学识很重要?"


        

承欢愕然,"不然,谈什么?"


        

"可是你看看进修学问的男人年过四十行为举止都开始似老妇人,五短身材面黄无须,共处一室,你真受得了?"


        

承欢不语。


        

毛咏欣笑,"想说话,找姐妹淘好了。"


        

对座那洋人过来搭讪,"请问两位小姐——"


        

承欢答:"这空位已经有人,我们已经约好朋友。"


        

那人只得退下。


        

她俩付帐离去。


        

两人又在地铁车站絮絮不休谈了半晌才分手。


        

已经深夜,家里却还开亮着灯。


        

麦来添一见女儿,"好了好了,回来了。"


        

"什么事找我?"


        

莫非辛家又有意外?


        

麦来添说:"你明日告一天假去看祖母。"


        

啊,承欢心知肚明,毕竟八十多岁的老人了。


        

"开头是伤风,随即转为肺炎,指名要见你。"


        

"明早来得及吗?"


        

"医院说没问题。"


        

"那就明早吧。"


        

承早问:"我可需去?"


        

麦太太答:"没人提到你的名字。"


        

承早扮个鬼脸,"我乐得轻松。"


        

承欢也笑,"可不是,那又不是真的祖母,与我们并无血缘,且又不见得对我们亲厚。"


        

麦太太接上去:"是你爸这种憨人,动辄热面孔去贴人冷屁股,数十年如一日,好此不疲。"


        

麦来添不语。


        

承欢自冰箱取出啤酒,与父亲分一瓶喝,"爸,想些什么?"


        

麦来添说:"她进门那日,我记得很清楚。”


        

承欢不语。


        

"听说是一个舞女,穿件大红旗袍,那时女子的装束真是奇异,袍叉内另加粉红长绸裤,喏,像越南人那样的装束,父亲极喜欢她,她从来正眼都不看我。"


        

麦太太在旁加一句:"她并吞了麦家所有财产。"


        

承早比较实际,"财产到底有多少?"


        

没人回答他。


        

麦来添说:"奇怪,半个世纪就那样过去了。"


        

他搔着芝麻白的平顶头。


        

承欢问:"她有什么话同我说?"


        

"不知道。"


        

麦太太说:"恐怕是要我们承担殓葬之事吧。"


        

"那可是一笔费用。"



沈宜周从谨》是作者:小说免费阅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