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沈宜周从谨 > 第16章
夜间

沈宜周从谨

        

辛伯母抬起头,"咦,睡房向海呢,风景真好。"


        

麦太太连忙招呼她去看海景。


        

然后她告辞了,承欢送她到楼下。


        

辛伯母微笑说:"体贴母亲是应该的。"


        

承欢垂下头,低声说:"夏季,她往往忙得汗流浃背,衣服干了,积着白色盐花。"


        

辛伯母颔首,"可是子女都成才,她也得到了报酬。"


        

这句话叫承欢都感动起来。


        

“对,适才张培生小姐送礼上来,她是你家什么人?"


        

"啊,我爸在张小姐处做了二十年。"


        

"是她呀,最近封了爵士衔可是?"


        

"是。"


        

停了一停,辛伯母问:"会来喝喜酒吗?"


        

"她说一定要请她。"


        

辛伯母笑,"那可要坐在家长席。"


        

"是。"


        

辛家司机来了,辛伯母捧着八宝辣酱回去。


        

回到家中,麦太太刚抹干手,"看看张老板送什么礼物。"


        

承欢把盒子拆开来,"一对金表。"


        

承早说:"哗,辛家亮已经有表,不如送我。"


        

承欢说:"太名贵了,不适合学生。"


        

"结婚当日你与家亮记得戴在手上以示尊敬。"


        

承早笑,"这世界真虚伪,说穿了不外是花花轿子人抬人。"


        

承欢叹息,"是呀,名利就是要来这样用。"


        

承早问:"世上有无清高之人?"


        

麦太太斥责道:"你懂什么?"


        

"有,"承欢答,"我们父亲。"


        

他们母子一想,果然如此。


        

麦来添头脑简单,思想纯真,只晓得人是人,畜是畜,你对他好,他也对你好,你对他不好,他只是不出声,吃亏,当学乖,无功,不受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问是非。


        

所以一辈子只能做一个司机。


        

麦太太脸色渐渐祥和,"是,你爸一生没害过任何人。"


        

承欢微笑。


        

承早也说:"爸真是,制服待穿破了才会去申请。"


        

麦太太叹口气,"真笨,下金子雨也不懂得拾宝,大抵只会说:什么东西打得我头那么痛。"


        

他们都笑了。


        

承欢问:"爸有什么心愿?"


        

"希望你们姐弟健康快乐。"


        

承早抢着说:"这我做得到。"


        

承欢瞪他一眼,"你还能吃能睡,人大无脑呢。"


        

承早呜哗一声,去换球衣。


        

承欢站起来。


        

麦太太即时急说:"你往何处去,你还不原谅妈妈?"


        

承欢一怔,"我斟杯冰水喝。"见母亲低声下气,不禁心酸。


        

麦太太松口气。


        

承欢低声说:"这点我不如承早,我脾气比较僵。"


        

"承早有点像你爸,牛皮糖,无所谓。"


        

承早出来,不满,"又说我什么",可是笑容可掬。


        

承欢见他就快出门去球场耍乐,便笑道:"有女朋友记住带回家来。"


        

承早已如一阵风似刮走。


        

承欢转过头去问母亲:"妈妈,你又有什么心愿?"


        

"我?"麦太太低下头,"我无愿望。"


        

"一定有。"


        

麦太太讪笑,"天气热,希望装只冷气,又盼望大陆亲戚会时时来信,还有,你父亲薪水加多一成。"


        

都是很卑微的愿望。


        

"后来,就希望你们姐弟快高长大,聪明伶俐,出人头地,还有,特别是你,嫁得好一点。"


        

承欢听半晌,只觉母亲没有说到她自己,"你自己希望得到什么?"


        

麦太太一怔,"刚才不是都说了吗?"


        

“不,与我们无关的愿望。"


        

麦太太像是不明白女儿的意思。


        

承欢倒是懂了,母亲统共没有自己的生活,她的生命已融入子女丈夫体内,他们好即等于她好,已无分彼此。


        

承欢恻然。



沈宜周从谨》是作者:小说免费阅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