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沈宜周从谨 > 第10章
夜间

沈宜周从谨

        

麦太太并不放松,"你不想热热闹闹让承欢有一个纪念吗?"


        

大家静了下来。


        

承欢不语,这也是命运,慈母会在这种要紧关头把劣根性统统表露出来。


        

这时承早忽然倾侧茶杯,倒了半杯茶在母亲新衣上。


        

麦太太哎唷一声。


        

承早立刻扶起母亲,"妈,我陪你出去抹干。"


        

麦太太一走,大家松口气。


        

接着,若无其事,闲话家常,像麦太太那番话没有发生过一样。


        

承欢心中悲哀,面子上笑靥如故。


        

人家是何等深沉,母亲,你人微力薄,你说什么都是白说。


        

麦来添懵然不觉,犹自与辛先生称兄道弟。


        

等麦太太回来,饭局也就散了。


        

辛太太非常客气,"大家要多来往才是。"


        

辛家丽笑道:"我带头先去探访伯母。"


        

自然不是真的,涵养功夫到了顶层便是诚心诚意地大讲假话。


        

麦家一走,辛家便叫了咖啡坐下开小组会议。


        

辛太太一边看帐单一边说:"家亮怎么没看出来,麦承欢其实与他并不匹配。"


        

辛家丽说:"承欢不错。"


        

"可是你看她令堂大人。"


        

辛先生说:"麦来添也还好,是个直肠直肚的粗人。"


        

"天长地久,且看家亮怎么去讨好该名岳母。"


        

"妈,人家会说我们势利。"


        

辛先生抬起头,"我会忠告家亮。"


        

那边辛家亮陪麦家四口往停车场走去,大家闷声不响。


        

待他们上了车,辛家亮转身就走,显然有点懊恼。


        

麦太太还不知道收篷,一径斥责丈夫:"我喜欢吃骨头?你几时给我吃过鱼肉?有肉不吃我吃骨头。"


        

承欢用手托着头,一言不发。


        

忽然之间承早发话了:"妈,你放过姐姐好不好?今晚你威风凛凛,每个人都看过你的面色,领教过你的脾气,再也不敢小窥你是区区一位司机的妻子,够了!"


        

承欢吃惊地抬起头来,承早一字不易,代她说出了心中话。


        

承早在今晚忽然长大了十年。


        

然后,承欢发觉一脸湿,一摸,原来是眼泪。


        

她叫父亲停车。


        

"我到毛咏欣家去聊天。"


        

截了一部街车,往毛家驶去。


        

毛咏欣来开门时十分意外,"是你。"


        

"给我一杯酒。"


        

毛毛知道不是揶揄她的时候,连忙斟了一杯威士忌加冰给她。


        

"毛毛,我不结婚了。"她颓丧地宣布。


        

"是怎么一回事?"


        

"双方地位太过悬殊。"


        

毛咏欣要过一刻才说:"你终于也发觉了。"


        

承欢垂泪,"毛毛,你一向比我聪明,你先知先觉。"


        

毛毛叹口气,"辛家亮这个人平板乏味,资质同你是不能比,不过他们都说这种人会是好丈夫,故此我一字不提。"


        

什么?


        

毛毛的结论是:"他配不起你。"


        

承欢歇斯底里地笑起来,"什么?"


        

毛毛也睁大双眼,"不然,你以为是谁高攀了谁?"


        

"我于他呀。"


        

毛毛一愕,真正大笑,且弯下腰,眼泪都掉下来。


        

毛咏欣一时不愿多说,开着音乐。


        

承欢的神经松弛下来。



沈宜周从谨》是作者:小说免费阅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