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沈宜周从谨 > 第3章
夜间

沈宜周从谨

        

承欢赔笑。


        

"你爱怎样均可,不过换来换去兆头不好。"


        

承欢看着他,"给你一个警告,有何不妥,记住女方亦有权随时改变主意。"


        

辛家亮笑,"我一向知道女方权利。"


        

承欢握住他的手,"我很幸运。"


        

辛家亮把承欢的手贴在脸旁,"生活中运气只占小部分,将来你包办洗熨煮之时便会知道。"


        

承欢像是忽然看到了生活沉闷一面,不禁黯然。


        

辛家亮犹自打趣,"幸亏你叫承欢,不是贪欢。"


        

承欢低头不语。


        

辛家亮说:"我父亲说下礼拜天有空,双方家长可以一聚。"


        

"我回去问问爸妈可有事。"


        

"或许可以告假?"辛家亮暗示。


        

"他老板不喜别人开车。"


        

辛家亮忙不迭颔首,"那倒也是。"


        

承欢抬起头,"不知怎地,我老觉得母亲并不高兴。"


        

"啊?家母可是兴奋到极点。"


        

这是真的,承欢为此很觉荣幸。


        

"我已取到门匙,如果有空,偕你去看新家。"


        

承欢知道这是未来公婆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一幢簇新的公寓房子。


        

不是如此,二人可能没这么快有资格谈论婚嫁。


        

承欢说:"真不知怎样道谢才好。"


        

"我想不必,他们不过想我们快乐。"


        

"树大好遮荫。"


        

"这倒是真的,前年姐姐出嫁,妆奁也相当舒服。妈说女孩子手头上有点钱,比较不受人欺侮。"


        

承欢笑道:"糟。"


        

"什么事?"


        

"我没有钱。"


        

承欢一看到那间公寓房子就喜欢得不得了,朋友中有特别讲究品味者像毛咏欣只住旧式楼顶高的房子,可是承欢喜欢新屋,喉管洁具窗框都新簇簇,易管理。


        

公寓面积不算小,约一千平方尺,两个房间,客厅还有一角海景,对牢鲤鱼门,推开窗,刚好看到一艘豪华大游轮缓缓驶进海港。


        

承欢心花怒放,"小学时候读地理,知道东有鲤鱼门,西有汲水门,当中是一只碗似的维多利亚港,可是要到今日才目睹实况。"


        

辛家亮把门匙交给承欢。


        

"由你来布置如何,姐姐说,她想送整套家具给我们。"


        

"不不不,"承欢忙不迭摆手,"我们应当自力更生。"


        

家亮自口袋中取出一只信封,"这是某家具公司五万元赠券,多余少补。"


        

"嗄,那我们岂非可以免费结婚?"


        

辛家亮得意洋洋,"运气好得没话说。"


        

"看得出他们是真想你成家。"


        

"三十一岁也还不算是老新郎吧。"


        

承欢看着他笑,"如无意外,长子或长女大学毕业时,你是五十五岁左右。"


        

"那很好,那很理想。"


        

家亮看看时间,大家都要赶回办公室。


        

第二天,承欢同好友毛咏欣来参观新居。


        

连一向挑剔的毛毛都说:"恭喜你嫁入一门高尚人家,辛氏显然懂得爱惜子媳。"


        

承欢说:"是。"


        

"相信你也知道,许多父母看见子女有什么便问要什么,又怂恿弟妹去问兄姐拿,非要搞得民不聊生不甘心。"


        

承欢说:"我父母虽穷,却不是那样的人。"


        

毛毛答:"会得花一个下午做蛋饺给女儿朋友吃的伯母,自然不是那样的人。"


        

承欢笑,"谢谢赞美。"


        

"我也有母亲,相信亦有空煮食,可是我吃不着。


        

"你的脾气倔,不易相处。"


        

"承欢,你的脾性也不见得特佳呀,发作起来,十分可观,上次为着原则,一张嘴,把那叫马肖龙的洋人骂得愕在那里。"


        

"不要说骂,我是仗义执言,他涉嫌骚扰女同事。"


        

"政府里位置调来调去,有一日你做了他下属,他可不会放过你啊。"


        

承欢神气活现,"不怕,明年我必升职,届时与他平起平坐。"


        

毛毛端详她,"你会升的,运气来时,挡都挡不住。"


        

临走时承欢把所有窗户关牢。


        

"其实呢,"承欢说,"两夫妻要置这样的公寓,还是有能力的,只是省吃省用,未免孤苦,有大人帮忙,感觉不一样。"


        

毛毛瞪她一眼,"我最憎恨一种心想事成的人。"


        

承欢说:"但不知怎地,我有种感觉,家母不是十分高兴。"


        

周末,麦太太的烦恼升级。


        

她同女儿说:"我连会客穿像样点衣服也无。"


        

承欢连忙说:"妈,我立即陪你去买。"


        

"我不要,那临时买急就章新衣太像新衣,穿身上十分寒伧。"


        

承欢骇笑,"依你说,该怎么办?"


        

"该先在自家衣柜里挂上一段日子,衣服才会有归属感。"


        

匪夷所思,承欢觉得这话似毛毛口中说出,母亲怎么了?


        

麦太太继续她的牢骚,"还有头面皮鞋手袋,都要去办起来,你老爸那副身势,不修饰见不得人,承早——"


        

承早在一旁直嚷:"我才不相信家亮哥会嫌我。"


        

他母亲叹口气,"我先嫌自己。"


        

承欢举起双手,"等一等,等一等。"


        

麦太太看着女儿。


        

承欢温和地说:"辛家亮与我一般是受薪阶级,彼此不算高攀,堪称门当户对,我并非嫁入豪门,一劳永逸,专等对方见异思迁,好收取成亿赡养费,妈妈,你我用真面目示人即可。"



沈宜周从谨》是作者:小说免费阅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