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沈宜周从谨 > 第1章
夜间

沈宜周从谨

        

下午七时,亚热带的夏季天空还未完全暗下来,这正是所有人归队回家的时候,麦承欢下了车一抬头,只见整座屋村灯光已亮起一半,那幢廉价租屋看上去犹如挂满珠宝璎珞的宝塔。


        

她从来没有第二个家,她在此出生、在此长大,一直没有离开过。


        

承欢与父母及一个弟弟同住,麦宅面积虽小,设备还算周全,最幸运之处是窗口面对南中国海,天气好的时候,蓝天碧海,一望无际。


        

初搬进来,许多亲友都讶异了,"廉租屋竞有此美景,真是政府德政。"


        

这政府的德政还不只如此,承欢自小学到大学,从未付过一毛钱学费,全免,毕业后,名正言顺考进政府机关做事,回馈社会。


        

麦承欢的世界愉快、健康、欢乐,她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个都会成长期的阴暗面,她只享受到它健全成熟的制度。


        

她代表幸运的一代。


        

今日与往日一样,她从办公室回家,刚好来得及吃母亲煮的可口家庭菜。


        

在电梯中她已碰到相熟的邻居,像麦家一样,他们也在此地住了好几十年。


        

承欢听见黄太太朝她打招呼,并且打趣说:"你们早是富户了,还住在此地?必是贪风水好,所以你同承早都会得读书。


        

承欢但笑不语。


        

承欢老觉得不说话是最佳社交礼貌,这些太太的言语背后往往又有另一层意思,赞美固然不假,挖苦却亦有诚意。


        

对长辈要客气,宁可他失礼,不可我失态。


        

另一位甄太太也说:"承欢,你妈刚挽了一大篮菜上去。


        

她的小孙子伸手来拉扯承欢手袋上的装饰穗带,甄太太连忙阻止。


        

"喂,"她大声说,"那是名牌手袋,切莫弄坏,"停一停笑,"是不是,承欢?"


        

承欢见电梯已到十七楼,连忙笑着道别,一个箭步踏出去。


        

母亲打开了门正在炒菜,一阵香直扑出走廊,承欢深深吸气。


        

谁说这不是人生至大安慰,下了班回到家知道有顿安乐茶饭在等着她。


        

她知道有许多独居的同事回到家只能喝矿泉水吃三文治。


        

像好友毛咏欣,回到公寓踢掉鞋子便只得一杯威士忌加冰,承欢笑她,不到三十必定变成酒鬼。


        

一次咏欣问承欢:"伯母会不会做蛋饺?我已三年没吃蛋饺了。"


        

可怜,连承欢的母亲都为之恻然,立刻做了一大锅叫女儿带去给她。


        

承欢在门前扬声:"承早你在吗?"


        

承早过来替姐姐开门。


        

所谓客厅,不过弹丸之地,放置简单家具后已无多余空间,成年人振臂几可同时触摸两面墙壁,可是这狭小空间从未引起过承欢不快。


        

是因为一家四口非常相爱的缘故吧。


        

父母总是让子女,姐姐愿意迁就弟弟,弟弟性格温和,并且都懂得缩小个人活动范围。


        

承欢斟了一杯冰茶喝,小冰箱放在沙发旁边,十分方便。


        

麦太太探头出来,"回来了?"


        

承欢嘴角一直带着一抹笑,"是。"


        

"交通如何?"


        

"挤得不得了。"


        

承早看到那笑容,探过身来研究姐姐面孔,承欢闻到弟弟身上汗臊,连忙掩鼻。


        

她叫嚷:"打完球就该淋浴,那双臭胶鞋还不拿到露台去晾干。"


        

承早却拍手道:"看到了看到了,妈妈,姐姐手指上戴着钻石戒指,辛家亮终于向她求婚了。"


        

麦太太当一声丢下锅铲,熄了石油气炉火,咯咯咯跑出来,"承欢,可是真的?"


        

承欢看见母亲额角亮晶晶一圈汗珠,每到夏天在厨房钻的主妇必定个个如此,她不禁一阵痛惜,连忙起来用湿毛巾替母亲揩汗。


        

麦太太怔怔地握着女儿的手,迎着灯光,仔细看承欢手指上的指环,"咦,怎么钻石都不亮?"


        

承早在一旁起哄,"莫是假货?"


        

承欢笑,"方钻是比较不闪亮。"


        

"快去换一颗圆大晶莹的,钻石不像灯泡有什么意思。"


        

"妈,那些都是细节。"


        

麦太太一想,可不是。


        

大事是,女儿要结婚了。


        

所有埋葬在开门七件事底下的陈年旧事烂谷陈芝麻,统统一下子翻腾出来。


        

麦太太真不相信时间会过得那么快。


        

小小承欢开步学走蹒跚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她小时没有头发,人们总以为那圆脸婴孩是男生。


        

很快麦太太又有了第二名,眼看承欢四岁多便要做姐姐,心中十分怜惜大女儿,一直抱手中,直到腿肿,遵医生嘱,才比较肯放下承欢。


        

承欢第一张在照相馆拍的照片还挂在房中,穿着粉红色新裙子,梳童花头……今日要结婚了。


        

她知道承欢同辛家亮约会已有一段日子,没想到那么快谈到婚嫁。


        

"不是说现在流行三十多岁才结婚吗?"


        

"家亮已经三十岁了。


        

"啊,那么说,是他比较心急?"


        

"妈,一切只是顺理成章,没有人不耐烦。


        

"那,一切事都办起来了?"


        

承欢有点意外,"办什么事?"


        

麦太太吃惊,"租赁新居、布置新房、备酒席、做礼服,什么,你不知道?"


        

承欢笑了,"我俩办事能力不错,请别担心。"


        

承早在一旁说:"聘礼,别忘记问他要聘礼。"


        

承欢转过头来,"收了礼金,你得跟我过去做陪嫁工人。"


        

承早一愣,"有这样的事?"


        

"经济学上以物易物的道理你不懂?"


        

麦太太问:"你见过辛家伯伯、伯母没有?"


        

"我们一直定期喝下午茶,对,双方家长也许得见个面,妈,你几时方便?"


        

麦太太这时才想起厨房还有未炒完的菜,连忙赶进去重新开着炉头。



沈宜周从谨》是作者:小说免费阅读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