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驯养 > 第708章 番外:周寒x星星17
夜间

驯养

        

周寒又看了一眼,越看越像。


        

拿到烤红薯之后,周寒没有立即走,而是盯着余新的背影。


        

他跑向一个角落。


        

随即,周寒的视线就定格了下来。


        

余星星穿着鹅黄色的短款棉袄,笑着接过烤红薯的纸袋子。


        

她被烫了一下,嘶嘶抽气。


        

那男人立即捧着她的手吹一吹。


        

余星星嘿嘿乐,照旧没心没肺的样子。


        

不疼不疼。


        

周寒认出了她的唇形。


        

他站在原地,隔着好几米的距离,隔着来来往往的人潮,就这么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巧笑嫣然。


        

然后逐渐走远。


        

周寒的心慢慢绷紧,再被寒风吹开,渐渐松懈。


        

难怪把钱还回来了。


        

难怪一点消息都没有。


        

原来是她那个窝囊男朋友回到了她身边。


        

周寒嘲讽一笑,他就说这女人怎么那么死心塌地。


        

看看那男的小白脸的样,平时哄她开心的时候,嘴皮子很溜吧。


        

他没那么溜。


        

所以她对自己不留恋。


        

周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反正烤红薯一口没吃。


        

倒是把车里的体检报告拿出来撕了。


        

……


        

偌大的卧室里,灯光微暗。


        

罗沐瑶躺在床上,揪着枕头咬着唇。


        

被子下隆起一个弧度。


        

起起伏伏。


        

罗沐瑶受不了,娇嗔,“别掐那么重嘛,好疼……”


        

却换来秦渊更重的啃咬。


        

罗沐瑶伸手去拨,被秦渊攥在手里,亲了亲指尖。


        

掀开被子撑在她上方。


        

跟她接吻。


        

罗沐瑶气喘吁吁,抵开他的舌头,“不要亲了,老公我要喝水。”


        

秦渊依依不舍又咬了她一口,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罗沐瑶渴得不行。


        

一口气喝到底。


        

秦渊勾起唇,“老公的技术有没有进步?”


        

罗沐瑶娇滴滴地看他一眼,餍足得很。


        

把杯子还给他之后,罗沐瑶又被他抱到沙发上坐着。


        

床单上全是水渍,秦渊迅速换了一张新的,这才抱着她入睡。


        

爽完了,罗沐瑶才开始紧张,“医生说宝宝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很脆弱,我们这么频繁真的好吗?”


        

秦渊,“我又没进去。”


        

“但好像还是不好呢。”


        

秦渊逗她,“那你别缠着我要。”


        

“……”罗沐瑶嘀咕,“不要,人家想嘛。”


        

她转过身来亲他下巴,嘴唇软乎乎的勾引人。


        

秦渊滚了滚喉结,“宝贝,这张嘴也给老……”


        

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响起的电话打断。


        

秦渊啧了一声,捞起来看是周寒,接了。


        

周寒低声道,“哥,出来陪陪我。”


        

秦渊,“滚。”


        

正要挂,周寒说道,“那我去找你。”


        

“你过来试试,我把你狗腿打断。”


        

“我过来了。”周寒问,“你家的密码是不是嫂子的生日?”


        

“……你他妈发什么疯?”


        

“我想你陪我。”


        

“……”


        

周寒,“哥……”


        

秦渊受不了,坐起身,“别你妈叫了,什么品种大冬天发春。”


        

怕周寒在外面出事,秦渊还是决定去,不过他不可能把罗沐瑶一个人丢在这,送到霍危家了。


        

……


        

周寒见到秦渊的时候已经喝大了。


        

但人也没醉,拉着秦渊去了理发店。


        

把头发染深一点。


        

“哥你要染一个吗?”周寒随便指了个颜色,“这个适合你。”


        

秦渊扫了眼,脸色发黑,“我给你妈染个绿毛。”


        

周寒定睛一看,“哦指错了,这个。”


        

秦渊懒得理他,“自己染吧快别说话了。”


        

周寒累了,靠在椅子上闭上眼。


        

“我先睡一觉,染好了叫我啊哥。”


        

给他染头发的女孩人美心善,知道他喝醉了,先给他按摩按摩,“这样有好一点吗先生。”


        

周寒看了一眼。


        

他笑道,“真漂亮一妹妹,有对象吗?”


        

“有啦。”


        

周寒笑容一收,“把他踹了,跟我。”


        

女孩维持着职业态度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


        

周寒不知道跟什么较劲,没得到回答就继续说,“你对象肯定没我帅,你听我的,早点踹了早点享福。”


        

女孩沉默了。


        

过去很久,周寒皱着眉睁开眼,“我说……”


        

看清身后人的脸之后,突然一愣,“怎么变男的了?”


        

男人笑道,“我女朋友有点事,我来替你染啊哥。”


        

周寒,“……哪个是你对象。”


        

“刚才你说让她踹掉我的那个。”男人问,“选好颜色了吗?我开始了。”


        

周寒面无表情地坐起来,“不了,我家祖坟好像被刨了,我得回去看看。”


        

男人一把摁住他,“别怕啊哥,我很温柔的。”


        

“……”


        

离开理发店的时候,周寒已经完全醒酒了。


        

秦渊瞧着他的头发,“回哪?”


        

周寒突然觉得很疲惫,“哥你回去陪嫂子吧,我一个人走走。”


        

“嗯。”他又看了眼他的头发。


        

周寒被看得发怵,“怎么了?我头发剪毁了?”


        

秦渊,“倒也没有。”


        

走的时候他没仔细看。


        

周寒直觉出事了,四处找镜子。


        

最后在一家服装店面前,他站定。


        

看了半响,他才道,“怎么给我染成黑色了?”


        

秦渊慢吞吞走近,“是你自己要求的。”


        

“我?”


        

“理发师虽然讨厌你,但是不可能给你乱来。”秦渊评价,“说真的,还是红毛更适合你。”


        

周寒瞧着反光玻璃里的自己走神。


        

他扒拉了一下。


        

“是吗?我觉得比红毛帅多了。”


        

……


        

周寒看着橱窗里的衣服,指着一套连帽棒球服,“这个适合我吗哥?”


        

秦渊,“喜欢就买,太晚了,我要回去陪你嫂子。”


        

两人刚进去,余星星就带着余新逛到了这边。


        

她也想给他买两套,等过年的时候穿。


        

选好之后她让余新去试穿。


        

试衣间两边都有,余星星在外面等的时候,看见了另一边休息区的秦渊。


        

她微惊,走过去打招呼。


        

“你好,秦先生。”


        

秦渊对她没印象,以为是来搭讪的,“我结婚了,不加微信。”


        

余星星失笑,“没有,我是来谢谢你的,谢谢你收拾了赖光辉。”


        

秦渊闻言,仔细想了想。


        

想起来她是谁了。


        

“离我远点。”


        

“……”


        

余星星在周寒那听闻过秦渊妻管严的称号。


        

所以也没有尴尬,眼神不着痕迹地四处看了看。


        

他今天没带周寒一起。


        

也好,她还没有做好跟周寒见面的准备。


        

余星星不打扰秦渊,“那我先走了,不过还是谢谢你。”


        

回到另一边的试衣间外,余星星微微走神。


        

余新很快就换好出来。


        

“姐,怎么样。”


        

余星星觉得合适,很快就去结了账。


        

她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两次。


        

余新不解,“姐姐,你在看什么?”


        

余星星摇摇头,“不知道。”


        

她确实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明明周寒也不在。


        

余星星带着他在路边打车的时候,周寒才跟秦渊出来。


        

“我能去你家睡吗哥。”周寒问。


        

秦渊,“滚。”


        

余星星似乎感应到了,扭头朝着那边看去。


        

两道颀长的身影缓缓走远。


        

她愣了一下,随即失笑。


        

余新探头,“姐你笑什么?”


        

余星星摇摇头。


        

“没什么,看见个改了色的黑毛泰迪。”



驯养》是作者:姜音裴景川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