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 第185章 教育手法,独树一帜
夜间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徐嫣儿不时看着自己被烫伤的胳膊,内心一阵纠结。


        

要不要现在就去请世子回来?


        

她怕再晚一点,被烫的发红的皮肤都恢复正常了。


        

可是,这样就去请世子,就体现不到她的忍辱负重了。


        

她抓起一旁的茶壶,准备再往胳膊上浇一下,结果又怕疼,没敢下手。


        

“姨娘,世子回来了,正往披霞苑这边走呢。”屏儿走进来通报。


        

“太好了!”徐嫣儿一阵兴奋。


        

今日府衙的事情不多,萧晏安便早些回来了,还提了徐嫣儿爱吃的点心。


        

徐嫣儿入了奴籍一事,冷静下来想是有些委屈她了。


        

只要她不再胡闹,安份守己,他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她好。


        

“嫣儿。”萧晏安走进屋唤了一声。


        

徐嫣儿连忙把衣袖放了下来,一副痛苦的样子。


        

“世子,你回来了?”她勉强挤出一抹笑,朝萧晏安直去。


        

“你的胳膊怎么了?”萧晏安注意到她的举动,不禁追问。


        

“没事。”徐嫣儿连忙摇头。


        

“我看看,是不是受伤了。”萧晏安放下点心抬起徐嫣儿的胳膊。


        

徐嫣儿佯装挣扎,“没事的,世子,你不要看了。”


        

萧晏安掀开她的衣袖看到一片不正常的红色。


        

“啊,好疼,世子轻点。”徐嫣儿娇声痛呼。


        

“烫的?”萧晏安放松了动作。


        

“嗯。”徐嫣儿咬着唇点点头。


        

“怎么烫的?”


        

“没事,世子,你不要问了。”


        

萧晏安直觉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立即唤道:“屏儿。”


        

屏儿战战兢兢的走进来行礼,“拜见世子。”


        

“徐姨娘的胳膊是怎么烫伤的?”萧晏安沉声问。


        

徐嫣儿悄悄的给屏儿使了个眼色。


        

屏儿一阵为难的无法开口。


        

明明不是二月烫的,她实在说不出口。


        

徐嫣儿狠狠的瞪了屏儿一眼。


        

真是指望不上的蠢东西!


        

她不是教过了吗,见到世子要怎么说!怎么像哑巴了一样!


        

关键的时候,还得靠自己。


        

“世子,不怪她们,是夫人新派来的丫鬟倒水的时候不小心弄翻了茶壶,烫到我了。”徐嫣儿柔声说道。


        

“能烫成这样,那得是多热的茶水?连个水都不会倒?是哪个丫鬟?叫进来!”萧晏安沉声喝道。


        

“世子,不要追究了。”徐嫣儿连忙拦着萧晏安,眼中的泪水在打转,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


        

“连主子都伺候不好,该罚!”萧晏安虽然这么说,可是,也未真的较真。


        

毕竟是纪初禾送来的人。


        

“世子,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经签下了卖身契入了奴籍,哪里还算得上是她们的主子,她们来伺候我心里肯定是不如愿的。跟着我,哪有跟着夫人好,心里难免会轻视我,我都能理解。”


        

萧晏安还真没有往这方面想。


        

“看来,今天还是得好好的惩罚一下,叫她们好好的认清自己的身份!”


        

“不,世子,罚她们只会适得其反,还容易累积怨恨,我有一个好法子,只是又会让世子为难了。”


        

“你说说看,是什么法子。”萧晏安没有一口应下。


        

他已经吃够了胡乱承诺的苦。


        

每每被徐嫣儿指责,他都没有办法反驳。


        

“想真正拿捏得住她们其实也简单,就是一张卖身契而已,只要把她们几个的卖身契给我,她们自然不敢怠慢我了。世子去找夫人要这几人的卖身契,夫人应该不会拒绝世子,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


        

萧晏安想了想,点点头。


        

他觉得,几个下人的事他还是能够应承的。


        

“我现在就去。”萧晏安起身离去。


        

徐嫣儿看着萧晏安的背影,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屏儿,把所有人都叫进来。”


        

屏儿哭了,默默转身去叫人。


        

她的心里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


        

从她被指派过去照顾徐嫣儿那天,她就感觉自己的人生陷入一片黑暗。后来,徐嫣儿被赶出王府,她还以为,自己的苦日子到头了。


        

没多久,徐嫣儿又回来了!


        

她只能继续煎熬。


        

唯一的安慰是卖身契在夫人的手上,月银也很可观,足够她贴补家用,只要家人过得好,她苦一点难一点,没什么。


        

这要是真的把卖身契要来了,落在徐嫣儿的手中,她哪里还有钱贴补到家里啊。


        

所有人都来到屋内,徐嫣儿得意的看着众人。


        

“刚刚世子已经答应我,去找夫人要你们的卖身契了,以后,你们就不用担心别的,只需要在我这里好好的伺候,将来,好处不会少了你们的。”


        

“夫人最重视规矩,天天把规矩放在嘴边!我一个签了卖身契的妾,怎么能握府中下人的卖身契呢?可是,世子就是宠爱我啊!就是要为了我打破规矩!你们从这一点就应该明白该效忠谁了。”


        

徐嫣儿说完,看着众人。


        

怎么大家一点欢喜的样子都没有?


        

一个个的脸色比上坟还难看!


        

……


        

琉华宫。


        

纪初禾坐在案前,翻看着庄子上递来的账本。


        

“山脊庄。”


        

“夫人,这个庄子是王妃名下环境最差,条件最艰苦的一个庄子了,不过,这个庄子却是最赚钱的一个。如同名字一样,庄子就在山脊上,一共有二十户人家,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那里种植戟果,戟果的汁水捣烂之后,呈淡淡的粉色,可染布料,不管是什么布料,都可以很好的上色并且颜色一直鲜亮,这种布料染好后,深受帝都们贵族的喜爱,卖价也是极高的。”


        

管事的连忙解释。


        

纪初禾听完,点了点头。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山脊庄的账本。


        

就在此时,萧晏安走了进来。


        

“世子。”管事的立即向萧晏安行礼。


        

纪初禾也站起身。


        

“夫人不必多礼,你先忙着,我在一旁等你。”萧晏安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纪初禾继续对账本,时不时和管事的聊上几句。


        

萧晏安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有一种久违宁静,这是只有在纪初禾身上,才能体会到的感觉。


        

“我刚刚所说的管事的代为转达下去,有什么事随时再向我汇报。”


        

“是,夫人。”管事的将账本收好,又恭敬的朝纪初禾行礼,“小的先行告退。”


        

纪初禾起身走到萧晏安面前,“世子找我有事吗?”


        

萧晏安突然不想直接开口说他的来意。


        

他还想在纪初禾这里再多坐一会。


        

“夫人,你刚刚是在对庄子上的账目?”他随便找了个话题。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是作者:纪初禾萧晏安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