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 第184章 正打瞌睡,有人送枕
夜间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徐嫣儿签下卖身契的事情一瞬间传遍了整个王府。


        

大家都在猜测夫人要开始收拾徐嫣儿了。


        

早就有很多人看徐嫣儿不顺眼,就等着看好戏呢。


        

只要夫人出手,以后徐嫣儿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王爷回府用晚膳,也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王妃,真的是安儿让徐嫣儿签下卖身契的?”他还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王妃肯定地点点头。


        

“他总算干了一件正事!为了一个徐嫣儿乱了规矩!如今,拨乱反正,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还算有救。”


        

王妃没有接话。


        

“他现在在哪里?”王爷又多问了一句。


        

王妃看了青萝一眼,示意青萝来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她实在不想开口。


        

“回王爷,世子现在正在披霞苑。”青萝走上前去回应到。


        

“披霞苑?”王爷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


        

“是徐姨娘的新住处。”青萝说明了一下。


        

“徐嫣儿?”王爷的声音提高了几度。


        

王妃还是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今晚,看来是要在披霞殿过夜了。”青萝又补充了一句。


        

王爷朝王妃望了一眼,终于意识到为什么王妃不想说话了。


        

“王爷,吃饭吧。”王妃端起碗,淡定地吃饭。


        

“我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


        

“是我没有教养好。”王妃叹了一口气。


        

这句话里还包含着一些不可言说的无奈。


        

“算了算了,不要再提他了。”再提起萧晏安,王爷感觉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二公子那边怎么样了?”王妃突然问。


        

提起萧锦程,王爷彻底放下了筷子。


        

“该说的话我都已经和他说清楚了,至于他能不能明白那就全看他自己了。今日他亲自来找我,说要出去游学,我答应了。”


        

“游学?要离开淮阳吗?”


        

“嗯。”


        

“看来,他还是不能放下。”


        

“这世上那么多人,生来就是不同的,有人生来便是尊贵的嫡子,有人就是等同下人的庶子,可以不认命,可以去拼搏,这一点,无可厚非。可是,手段不对,迟早是要自食恶果的。”王爷一肚子气,“王妃,你说,这一点道理还需要人来教吗?”


        

“他被他娘教坏了。”


        

“他要去哪,、是他的自由,将来,他就算不认我这个父亲,那就不认了吧。”


        

“王爷消消气。”王妃把筷子和碗放到王爷的手里,“尝尝我亲手做的竹笋炒肉。”


        

王爷一听是王妃亲手做的,立即将那盘菜放到自己面前,菜就着饭,吃了两大碗。


        

……


        

徐嫣儿留下了萧晏安的人。


        

一夜温存,两人之间似乎比之前还要甜蜜。


        

萧晏安也觉得心里舒畅。


        

这种事,就不能掺杂着别的目的,否则,和那些只知道繁衍的动物有什么区别?


        

去府衙时,萧晏安还说徐嫣儿带点她爱吃的点心,让她再睡会再起身。


        

他一走,徐嫣儿就起身了。


        

这一次,她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睡得着。


        

没把屏儿的卖身契要回来,反而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还好,她够聪明,及时和世子言和,又抓住了世子的心。


        

别以为,她不知道让她签卖身契的人究竟是谁!


        

除了纪初禾,还能有谁!


        

纪初禾是这想收拾她呢!


        

她服软只是权宜之计,纪初禾不要得意的太早!


        

“屏儿,你去把院里的下人都叫过来。”徐嫣儿突然下令。


        

屏儿去把人叫了进来。


        

“见过姨娘。”大家齐声向她行礼。


        

“都免礼吧,那天纪嬷嬷把你们带过来,我没有好好的熟悉一下,跟着我,让你们受委屈了,我只是个姨娘,可不比在夫人那做事。”


        

“奴婢们是做下人的,听从安排便是,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其中一人回应道。


        

“你叫什么名字?”


        

“回姨娘,奴婢生于二月,便叫二月。”


        

“二月,你倒是个机灵的。”徐嫣儿赞扬了一句,“今后,大家在我院中当差,我绝不会委屈了大家,屏儿,你去拿我床头的那个匣子来。”


        

屏儿转身将那个匣子抱了出来。


        

徐嫣儿打开后在里面挑拣了好久,才选出几样不值钱的东西。


        

纪初禾的手段她研究透了!


        

无他,就是恩威并施!


        

不过,纪初禾行事聪明,先恩,后威。先让人尝到甜头,这一点,的确是收拢人心的好手段。


        

“这些东西,赏赐给你们。”徐嫣儿让屏儿一一发下去。


        

“谢姨娘赏赐。”几人立即道谢。


        

徐嫣儿观察着几人,看不出这些人有没有恩动。


        

她都豁出去打赏了,这些人好歹表现出一点激动兴奋的感觉来啊?


        

屏儿在一旁,尴尬的脚指头扣地。


        

徐姨娘是真的不知道,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月银是多少吗?


        

她们真的不是叫花子。


        

“你们都是签的卖身契入府的吗?都是死契吗?”徐嫣儿直接开口问。


        

屏儿一听到卖身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回姨娘,是的,奴婢们都是死契。”还是二月开的口。


        

“如今有一个效忠我的机会摆在你们面前,你们要不要抓住这个机会?你们也看到了,府上就我最受宠,将来,我再怀上世子的孩子,地位肯定不比如今,你们跟着我,前途无量。”


        

这些人立即把头低了下来。


        

就连屏儿都有一种想逃的冲动。


        

徐姨娘自己都签了卖身契了,还在打她们的卖身契的主意?


        

“二月,你过来。”徐嫣儿唤了一声。


        

二月走上前,徐嫣儿立即把茶壶和茶杯递到她的手里。


        

“给我倒杯水。”


        

“姨娘,水很烫。”


        

“烫就对了。”


        

二月小心翼翼地倒了一杯。


        

徐嫣儿突然伸手,打翻了茶壶,一壶的水全都泼了出来。


        

二月眼疾手快地挡在徐嫣儿身前,大部分的水全都落在她的胳膊上。


        

小部分的水落到了徐嫣儿的身上,徐嫣儿立即发出一声惨叫。


        

“好痛!好痛!快,传府医!”


        

……


        

“传府医?怀上了?”纪初禾头都没抬,淡淡发问。


        

纪嬷嬷强忍着笑,“不是,好像是烫伤了。”


        

“下人没侍候好?她发作了没有?”


        

“这一次倒是没有闹,只是先传了府医。”


        

“世子呢?”


        

“去府衙了。”


        

“没找人去通知世子?”


        

“没有。”


        

纪初禾笑了。


        

“刚打瞌睡徐嫣儿就送枕头来了。她是不是觉得自己签个卖身契还不够,还得把世子心里那仅有的点感情也彻底消磨完才罢休。”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是作者:纪初禾萧晏安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