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山 > 35、过河拆桥
夜间

青山

        

内廷十二监、四司、八局,共称内廷二十四衙门。


        

司礼监在这二十四衙门中排名第一,由掌印大太监掌管,内廷权力近乎握于一人之手。


        

宁帝一心修道,多年不上朝、不理政,就连外廷百官奏本,也要由司礼监代为批红。


        

因掌印大太监将一应事物处理得井井有条,宁帝特赐一楼,并赐名“解烦”,以此来赞许司礼监的功劳。


        

晌午时分,吴秀恭恭敬敬的躬着身子,从罩楼的阴影中倒退出来。


        

直到阳光照在他身上,那袍子上绣着的红蟒才终于重新鲜亮起来。


        

他缓缓松了口气,直起身子,大步流星的朝鸽房行去。


        

一路上,所有太监远远见着他那身蟒袍,便早早跪下行礼,而吴秀目不斜视,连看也没看一眼。


        

来到鸽房,他屏退正在清扫鸽笼的小太监,在一张桌案旁提笔写下一张纸条。


        

他审视纸条再三,确认字迹无误、表达意思无误,这才小心卷进了细细的竹筒里。


        

吴秀来到刻有‘洛城’二字的鸽笼前,探手从里面取出一只鸽子来,仔仔细细的将竹筒系在鸽子腿上,于门外将鸽子抛上天空。


        

他看着鸽子远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名小太监快步走来:“干爹,万岁爷招您过去,说是黄山那位使徒子道长领着他的大弟子张黎来了。”


        

吴秀点点头:“知道了。”


        

他看着鸽子飞上天空,在皇城上绕了一圈,这才往南飞去,吴秀出神道:“天上的鸟儿真自由啊。”


        

小太监赶忙讪笑:“干爹您何必羡慕一只鸟儿,待您取而代之,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比它自由多了呢。”


        

吴秀睨了他一眼,眼神明明古井无波,却让小太监心里一抖:“干爹,我说错话了。”


        

“下次再犯,滚去柴碳局劈柴,”吴秀拎起袍摆跨过门槛,快速往西苑仁寿宫赶去。


        

却见天上那只灰色的鸽子,先飞出这偌大的紫禁城,又飞出京畿之地,飞过云层与平原,飞过江河与山峦。


        

第一天夜里,鸽子在鹤壁的鸽笼驿站歇脚。


        

第二天便直奔南方,最终在第三天清晨,飞到洛城一座小小院子里。


        

院内,正有黑衣密谍一处沙盘前,沙盘上赫然是刘家大院与刘家祖坟的地形。


        

此时,云羊见到天空盘旋的鸽子,抓着一把玉米抬起手来,鸽子扇动着翅膀落在他手心里。


        

“皎兔!京城来信了,”云羊喊道。


        

皎兔在里面应了一声:“快拆开看看内相大人说了啥。”


        

云羊拆掉火漆,取出信纸来:“又是吴秀代为传话,我认得他的字迹……吴秀说,让我们自行决定要不要调解烦卫去开棺验尸。”


        

皎兔走出来,靠在门框上:“烦死了,这要出事了,咱俩就是替罪羊。怎么办,还要不要动手?”


        

“内相大人没有阻止,便是希望我们动手。只是,成了我们便是大功一件,不成的话……最轻的也是发配岭南,”云羊站在院子里思索道。


        

皎兔翻了个白眼:“岭南那边犯人里,少说得有八百个是咱们抓过去的,咱俩要去岭南了还能有好下场?”


        

“怕什么,咱俩都是行官,”云羊说道。


        

“被咱们发配岭南的行官都好几十个呢!”


        

“他们家眷还在咱们手里呢,不敢造次的,以咱们和内相大人的关系,即便发配过去也不会吃苦……等等,怎么就搞得好像咱们一定会被发配了似的,这次咱们必然不会失败啊,刘家就等着被抄家问罪吧!”云羊乐呵呵道。


        

皎兔歪着脑袋往纸条看去:“内相大人还交代什么了?”


        

云羊又低头看向纸条,片刻后面色一变:“吴秀让咱们将刘府那个蒙面之人的信息交给他!”


        

“啊?肯定是林朝青告状了!这些主刑司的人,天天就知道告状!”皎兔嗔怒道:“……不过陈迹如果能成为密谍的话,也还是可以帮我们立功啊,把他调我们手下就好了。”


        

云羊却摇摇头:“不行……你觉得陈迹是个怎样的人?”


        

皎兔想了想:“……他思考事情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云羊皱起眉头:“在周府的那个晚上,他为了活命,直接把周府管家杀死了。我能看得出来,他那时应该不是熟手,眼里还有犹豫。可现在呢,才几天功夫,我在內狱里吊死个人,他都能很平静的直视着。”


        

云羊看着皎兔严肃道:“皎兔,他是一个记仇的人,绝不会忘记我们当初怎么对他。内相就喜欢他这种聪明又不择手段的人,若有一天他爬得比我们高,我们就不用活了。”


        

皎兔思索片刻:“那就杀了他?反正刘家案子已经不需要他了。可是,内相知道了肯定会调查死因的,不管是玄蛇还是金猪来调查,我们都瞒不住。”


        

云羊摇头:“所以不能由我们亲自动手,要借别人的刀去杀。”


        

“现在该怎么做?”


        

“你拿王令旗牌去调解烦卫,我去借刀,是成是败就在今日。”


        

洛城的清晨秋高气爽,九月初九,冲猴煞北,宜出行、嫁娶、祈福、治病、杀人。


        

……


        

……


        

太平医馆。


        

师兄弟三人靠在医馆门口,乐呵呵的看着门口行人。


        

重阳节将至,不仅有大户人家请了佛菩萨出来巡游,为大家消灾辟邪,还有富户商贾挨家挨户的发着‘重阳糕’。


        

一家家酒馆在门口摆出了菊花酒的招牌,小贩们则游街串巷,售卖着绛囊,买一只绛囊送一支茱萸。


        

陈迹感慨:“重阳节真热闹啊。”


        

他曾经的故乡里,节日气氛已没有这么浓重了,春节不让放炮,端午、中秋也都变成了商品经济的狂欢。


        

等等,陈迹忽然问道:“重阳节是怎么来的?”


        

刘曲星随口说道:“这你都不知道?东汉时期豫州汝南曾闹起瘟魔,一位叫桓景的人,为此事求见仙长‘费长房’。费长房赠桓景一壶菊花酒、一支茱萸,叮嘱他九月九时带家人登高避祸,可邪魔不侵。过了九月初九,桓景带家人下山,发现家中牛羊尽数病死,他们一家人逃过一劫。”


        

陈迹怔住,只因为他的故乡里,重阳节由来也是如此。


        

同样的东汉时期,同样的费长房与桓景。


        

如果说天上挂着同样的月亮、同样的太阳,他还可以强行接受。但是连传说故事也相同,他必然要深思:为什么?


        

两个世界到底有什么联系?


        

正思索间,却见晚星苑的春华领着两位健仆,拎着四个食盒从街上走来。


        

佘登科眼睛一亮:“春华,你怎么来了?”


        

春华穿着一条淡绿色襦裙,裙摆上绣着一朵应景的金菊,却见她拎着裙裾,笑意盈盈道:“这不是重阳节了吗,我家夫人遣我来给医馆送些点心呢。”


        

刘曲星赶忙从健仆手上接过点心盒子:“春华姑娘真是有心了,上次吃晚星苑的点心还是上元节呢,到现在也忘不了。”


        

而春华话锋一转,笑着看向陈迹:“夫人今日刚好得空了,想邀你们医馆的大夫一起去喝喝茶、聊聊天,不知意下如何。”


        

佘登科赶忙道:“好啊!”


        

然而就在此时,陈迹余光里看见乌云不知何时到了街对面的屋檐上,正喘着粗气。


        

乌云喵了一声,只有陈迹听懂了:“有人告诉静妃,你就是那个刘什鱼宅邸里的蒙面之人,她要坑杀你!”


        

陈迹心中一凛,骤然升起巨大的危机感。


        

谁将自己身份告诉静妃的?


        

必然是云羊与皎兔,因为只有这两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难道是刘家案子即将抓到大鱼,对方觉得不再需要他,打算过河拆桥?


        

陈迹不动声色的看向春华,笑着问道:“春华姑娘,静妃夫人为何邀请我们呢?”


        

春华解释道:“上次多亏你帮忙找出那只杯子,不然夫人还得用它继续喝水呢。夫人先前便说要答谢你来着,只是一直忙于其他事情,今日才有空。”


        

但陈迹其实问的不是春华,问的是乌云:静妃为何要杀我?


        

乌云又喵了一声:“静妃是刘家人,刘什鱼是她亲姐姐唯一的儿子。前几日她离开王府,便是回刘家吊唁刘老太爷去了!”


        

原来王府里与景朝军情司勾连的那个大人物不是云妃,而是静妃!


        

可既然静妃是那个大人物,为何当初还对自己起了杀心,难道对方不知道自己是景朝谍探吗?


        

奇怪,太奇怪了!


        

春华见陈迹不答话,便在他眼前晃了晃手:“陈迹?想什么呐。”


        

陈迹回过神来,笑着对春容说道:“抱歉,今日重阳节,师父准许我们回家团聚呢。劳烦帮我跟静妃告个罪,下次一定。”


        

说罢,他没理会众人诧异,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静妃报仇不会只有这一次,这次没有成功,下次一定还会再来。


        

陈迹也不知道自己下次还能不能轻松躲过,但他知道,他报仇只需要一次。


        

他轻声嘀咕着:“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


        

8点前还有一章,在修改



青山》是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