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山 > 34、名利做刀
夜间

青山

        

药材库房里飘荡着血腥味,司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右手以匕首拧烂元掌柜心脏时,左后掐着元掌柜的下颌,将那张肥胖的脸转向陈迹。


        

以至于当这位元掌柜死掉时,陈迹能清清楚楚看到对方的恐惧与怨恨。


        

司曹观察着陈迹的面色,赞叹起来:“我记得你以前没沾过人命,如今要接触云羊和皎兔,便提前杀个人帮你‘开堂’。没想到,有些多此一举了。”


        

话音落,元掌柜终于断掉了最后一口气。


        

陈迹看见一道灰白色的冰流从对方眉心钻出,游弋进自己的眉心,比周成义提供的冰流要少一些。


        

果然!


        

他一直在等这道冰流,验证自己的猜想:不仅宁朝的官会产生冰流,景朝的也可以。


        

当冰流汇入身体,陈迹心中石头也终于落地,他忽然说道:“司曹大人,您不该杀元掌柜的。”


        

司曹平静道:“入我军情司,便丢了你的妇人之仁。如今你的任务当属重中之重,他担心你这种勋贵子弟,与他抢夺周成义空缺出来的海东青之位,必然明里暗里使绊子。有这样的私心,绝不该留。”


        

陈迹摇摇头道:“司曹大人,我不是对他仁慈,我想说的是,他还没告诉您晚上什么时辰、什么地点去见那位‘长鲸’呢。”


        

司曹沉默许久:“……无妨。”


        

他看着陈迹:“接近云羊与皎兔的同时,也别忘了你原本的任务。只要王府与刘家表达足够的诚意,司主便可与王府那位大人物会晤,商谈下一步合作。你近期需要再找机会接近那位大人物,问问她何时交货。”


        

陈迹心中一紧。


        

大人物?哪位大人物?


        

你直接说个名字不行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大人物是谁呢,该怎么联系?


        

按照态度来说,陈迹倾向于这位大人物是云妃。


        

首先,在晚星苑那夜,云妃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更好一些,静妃与春容嬷嬷对自己是真的动了杀心。


        

其次,云妃事后曾遣喜饼抱着白般若来过医馆,这很可能就是云妃想要借机与自己交换情报的手段。


        

陈迹想到这里,回忆起喜饼上次来医馆,自己不仅什么情报也没透露,还给猫开了一支五十年老人参……


        

云妃若真是那位大人物,一定会很困惑吧……


        

司曹见陈迹不说话,便凝声问道:“怎么,有什么难处吗?”


        

“没有,”陈迹拱手与司曹告辞:“司曹大人,我今天是奉了师父的命来采购人参的,待时间久了也不好。”


        

司曹点点头,一边用抹布擦着手上血迹,一边说道:“人参有现货,去正堂把钱付掉就可以拿走。”


        

陈迹问道:“我能有折扣吗?”


        

司曹疑惑:“你是用太平医馆的钱来买人参,要什么折扣?要知道我景朝多少谍探都是靠百鹿阁养活着的,莫要替外人占自己人的便宜。”


        

陈迹:“……有道理。”


        

离开百鹿阁,陈迹长长出了口气。


        

关关难过,关关过,步步难行,步步行。


        

不论景朝军情司亦或是密谍司,他都没得选。


        

待到他汇入人群,百鹿阁二楼司曹静静地站在窗户后面,不知道在问谁:“确定没人盯梢吗?”


        

一个声音回答:“没有,也许云羊与皎兔真的信任他了。”


        

司曹沉思许久:“且看看他是否真的能证明自己的忠诚……”


        

……


        

……


        

京城,皇宫内。


        

司礼监那专属于掌印大太监的罩楼最高处,明明是白天,却关紧了门窗,在里面点燃了蜡烛。


        

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宦官单手提着袍摆,在皇宫内匆匆而行。


        

中年人穿着一身青素单蟒服,贵气极重。


        

宁朝蟒服分两种,单蟒与坐蟒,必是皇帝亲赐,地位荣宠之人才可穿着。


        

掌印太监罩楼外侍卫林立,身披黑衣,沉默不语。


        

待到那蟒服中年人来到近前,向一名侍卫说道:“我要见内相。”


        

侍卫腰胯长刀,袖口绣着“解烦”二字,其中一人比了手语:什么事?


        

这些侍卫竟是只能听,不能说。


        

蟒服中年人道:“洛城来了三封飞鸽传书。”


        

侍卫转身上楼通秉,片刻后回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蟒服中年人顺着木楼梯拾阶而上,来到顶层的一扇门前敲了三声:“内相大人,吴秀有要事禀报,洛城有消息了。”


        

却听屋内传来铜铃声,吴秀这才推门而入。


        

入得内屋却见不到内相本人,昏暗的屋子里,桌案被一张屏风挡住,屏风上绣着坐蟒,正视来者。


        

若第一次进此屋,恐怕会被这巨蟒惊到。


        

吴秀在屏风外,垂首道:“大人,洛城来了三封传书,分别为主刑司林朝青、密谍司云羊、密谍司梦鸡,您想先拆哪一封?”


        

屏风内许久无人应答,而身披蟒服地位荣宠的吴秀却是连头也不敢抬。


        

不知过了多久,屏风之后的人一边书写文书,一边从容不迫道:“主刑司。”


        

吴秀赶忙从袖中取出三支火漆封住的细竹条来,他拆开第一支竹条,抽出一张卷起的白纸。


        

他将白纸抻开,却见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文字,片刻后,吴秀有些惊讶:“大人,云羊与皎兔找到刘什鱼的罪证了。”


        

屏风后的黑暗中有人哦了一声:“他们俩?”


        

吴秀赶忙道:“我也觉得此二人行事鲁莽,不若派金猪过去。”


        

然而屏风后的内相不置可否,许久不答,吴秀慌张着低了身子:“是下官多嘴了。”


        

昏暗中,有人说道:“继续。”


        

吴秀继续看那封白纸,抬头道:“不是云羊和皎兔立的功,据林朝青所说,是一个蒙面之人帮他们找到的证据。当时情况紧急,再慢一步,林朝青便押着云羊和皎兔回京了。”


        

“蒙面之人是何身份?”


        

“林朝青不知,他只说此人先帮云羊和皎兔找到宣纸铺,又帮他们寻到了刘什鱼的罪证……信上就写这么多,接下来拆哪封?”


        

“云羊。”


        

吴秀挽起自己蟒服的袍袖,拆开另一支竹条拆开火漆,而后迟疑道:“云羊、皎兔将自己吹得天花乱坠,对那蒙面之人却一字不提。”


        

屏风后的内相沉默片刻:“这两个崽子好大的胆子,又想贪墨别人功劳。”


        

吴秀再往下看去,挑了挑眉毛:“大人,云羊与皎兔开棺验尸,发现刘老太爷棺中无人,对方可能没有死。刘家好大的气魄,此事都敢弄虚作假。”


        

他悄悄抬眼,想要透过屏风观察内相的反应,却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


        

却见那屏风后的内相,第一次停下书写文书的毛笔,悬于纸上:“云羊与皎兔是什么打算?”


        

吴秀道:“云羊与皎兔请调附近的密谍司‘解烦卫’去洛城,当众开棺验尸,拆穿刘家。大人,刘家刚奏报万岁爷,想给刘老太爷追个封赏,此事若属实,已是欺君之罪!”


        

内相沉默思索。


        

吴秀又道:“大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内相道:“由云羊与皎兔协调解烦卫前去,我司礼监不知情,将纸条毁了。”


        

这么说,不管云羊与皎兔做什么,都是这两人擅自做主。


        

成了便成了,败了自然由这两人做替罪羊。


        

下一刻,吴秀直接将那纸条揉成一团,当着内相的面,动作熟练地吞入腹中。


        

待咽下纸条,这才又说道:“大人,还有一封梦鸡的信,我拆开看……他不是在开封府吗,怎的用了洛城的信鸽?”


        

片刻后,吴秀拈着纸条:“大人,梦鸡说,云羊与皎兔花重金请他去洛城,以丙等梦验姚太医学徒陈迹是否为景朝谍探。事有蹊跷,他们验一个小学徒做什么,竟还用得着梦鸡专程前往?”


        

吴秀见内相久久不答,便壮着胆子抬起头来试探道:“大人?”


        

内相平静道:这位姚太医的小学徒,就是帮他们抓捕谍探的那个蒙面之人。给云羊写信,让他将此学徒的信息交给我。”


        

“是,”吴秀重新躬下身子:“大人,白龙那边探知,靖王府世子正从东林书院返回洛城途中,此子啸聚了一些江湖侠客,其中不乏我司礼监登记在册的大行官。您看,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以免他成势?”


        

那屏风后的昏暗中,内相平平淡淡的回应道:“无妨,不过是些江湖侠客而已。吾以名利二字做刀,可斩天下九分侠气。”


        

……


        

需要调整大纲和细纲,今天还是一更,这本书写得比较慢,写得比较慎重,大家见谅



青山》是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