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山 > 33、与狼同行
夜间

青山

        

满是草药味的库房,像是这世界上某个无人问津的角落。


        

陈迹默默的思考着:军情司司曹这个职务涉密级别很高,自己那位舅舅能叮嘱司曹来照顾自己,应该也是情报这条线上的大人物。


        

可为什么自己母亲会嫁入宁朝陈氏?自己又为何留在了宁朝?


        

司曹见他沉默不语,似乎会错了意:“你似乎对你舅舅仍心怀怨怼。”


        

陈迹垂眸,意味不明的问道:“我舅舅还记得我吗?”


        

司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若无其事道:“不要说这种气话,当年他在那个位置上需要全盘考虑问题,不接你回景朝,自然有不接你的原因。也许接你回去,你反而会被小人所害。”


        

“这样吗,我舅舅的处境很不好?”


        

当那位百鹿阁掌柜离开后,这位司曹似乎话多了一些。


        

却听他平静说道:“如今你舅舅被小人构陷,贬官下野。”


        

原来自己舅舅已经下野了?


        

陈迹问道:“那我何时才能回景朝?”


        

他对景朝与宁朝都没有归属感,但不管去哪里,都总好过在这里走钢丝。


        

然而司曹却冷峻道:“你现在还不能走,既然已经接近云羊和皎兔,自然要将这身份利用好才行。”


        

司曹语气不容置疑。


        

陈迹沉默许久:“那就听从司曹大人的安排,我争取获得云羊与皎兔的信任。”


        

此时,司曹话锋一转:“等等……你这条情报线的传递方式是周成义的错字法,军情司从未教过你们反切法。你是从哪里知道反切法的?又为什么会发现《近思录》?”


        

陈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无法向这个世界的人解释,他从小便想成为一位外交武官,所以遍览科普类、情报类、推理类书籍。


        

他无法向这个世界的人解释,他在七个月前,曾以笔试第一、面试第一的成绩,被陆军外国语学院录取。


        

而那所即将改名为“陆军战略支援信息工程大学”的学校,从来都不是一个只教外语的地方,特招批的笔试与面试,考的也不是外语。


        

司曹微微眯起眼睛问道:“怎么不说话?是谁教你的?”


        

说话间,无形的压力骤然逼近,陈迹分明看到对方再次伸手摸向袖间的匕首。


        

他心中快速斟酌着信息,嘴中回答道:“是我娘教我的。”


        

“哦?”司曹语气仍未放松:“没想到你娘在你那么小的时候,就教你这些东西了……她还教你什么了?总不至于只教了个反切法吧,那也太巧了些。”


        

陈迹‘回忆’起来:“我娘还对我说过,单单用反切法隐藏信息,一旦遇到同样懂反切法的人,很容易暴露。所以,她在反切法之上,又创造了一个新的方法来隐藏情报。”


        

“咦?”司曹来了兴趣:“什么方法?”


        

陈迹说道:“我娘管它叫密码簿。”


        

“密码簿?”


        

陈迹在库房里找到一坛药酒,以手指沾药酒在地上写道:“柳边求气低,波他争日时。莺蒙语出喜,打掌与君知。”


        

司曹凝声道:“这诗有什么用?”


        

陈迹没回答,只是自顾自又写:“春花香,秋山开,嘉宾欢歌须金杯,孤灯光辉烧银缸。之东郊,过西桥,鸡声催初天,奇梅歪遮沟。”


        

陈迹解释道:“第一首诗合计二十字,每个字的声母都不一样。第二首诗合计三十六字,每个字的韵母也都不一样。便以这两首诗作为密码簿,将字数依次编号即可。第一首诗的二十个字便是一到二十,第二首也是如此,编号一到三十六。”


        

司曹有点疑惑:“该怎么用?”


        

陈迹说道:“有这密码簿,若你想传递‘继续’二字,只需要写上十九、二七,十五、十一即可。知道密码簿的人,看见数字便可立即翻译出信息,但不知道密码簿的人,一辈子也别想破解它。假设《近思录》是以这种方法传递消息,即便对方截获了《近思录》也一样看不懂。”


        

司曹赞叹:“有点意思。”


        

密码本这样的多层加密技术,古时候便有,直到一战二战中发扬光大。


        

它不是万能的,但情报工作向来是你只要领先一步,就能完胜对手。


        

至此,司曹终于松缓了语气,选择相信陈迹:“你娘教得好,你学得也好,当初你娘来景朝潜伏时,只用三年便成为名满金陵的才女,没想到她不但擅长琴棋书画,还精研了反切法的用途。此密码薄与《近思录》一事,我会一同禀报司主为你请功。你如今是‘雀’级谍探对吧,这个功劳足够你升到‘雉’级了。”


        

陈迹心中顿时长舒一口气:赌对了。


        

按照他的猜测,自己母亲和舅舅都是景朝人,母亲却奇怪的嫁到了宁朝陈氏,唯一能解释这件事情的理由便是:自己母亲也是一位谍探!


        

当年母亲与舅舅一同来到宁朝,舅舅一手建立了军情司在南方的情报网络,而自己母亲则为了获取情报,嫁进了陈府。


        

陈迹岔开话题:“司曹大人,我接下来主要任务便是接近云羊和皎兔,您是否能详细说说他们?”


        

司曹点点头:“与云羊与皎兔相处,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任何一句话,这两人能够升职,完全是踩着同僚尸骨爬上来的。他们今天用你,明天可能就会抛弃你。”


        

陈迹疑惑:“他们这样做,不会引起同僚公愤吗?”


        

“不会,密谍司本就是个只看功劳、不看情面的地方,他们对自己人狠,对我们更狠,”司曹想了想又交代道:“当然,以他们与毒相的关系,其他同僚或许也是敢怒不敢言。”


        

“嗯?”


        

“云羊与皎兔都是毒相收养的孤儿,经十多年培养成如今的死士。或许他们能力不如别人,但为毒相杀起人来却毫不手软。”


        

陈迹忽然回想起,周成义死亡当夜,云羊与皎兔分别以自己父母起誓……


        

正说话间,元掌柜推门而入:“司曹大人,已安排好了,长鲸今晚在……”


        

司曹冷声道:“掌嘴。”


        

元掌柜愣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牙扇了自己十个耳光。


        

司曹沉闷的声音从面具之后传来:“各个情报条线互相不得告知对方信息,这点原则都忘了,还想接替周成义成为洛城的海东青?”


        

元掌柜低头:“是下官鲁莽了。”


        

却听陈迹在一旁忽然说道:“司曹大人,我接下来会尽力接近云羊与皎兔,但我有一个要求。”


        

“说。”


        

陈迹盯着元掌柜说道:“我需要军情司将所有知道我谍探身份的人,调回景朝去,且永远不能再回宁朝。否则,我辛辛苦苦接近十二生肖,若有其他人被捕,将我交代出来,将会前功尽弃。”


        

司曹若有所思。


        

元掌柜面色大变:“司曹大人,他这是在公报私仇!”


        

陈迹摇摇头:“不是公报私仇,你已经知晓我身份,若你被抓捕,必然会将我交代出来。”


        

“不会!”元掌柜急道:“司曹大人,我经营洛城已有六年之久,没人比我更适合这里了。”


        

司曹沉吟片刻,径直走向一只药材箱子。


        

他拉开箱子,从里面抽出一张用于保存药材的油纸来,从容的铺在地上。


        

元掌柜见状,转身便要逃离库房。


        

可他才刚刚转身,司曹已经闪身来到他身后,仅用一只手便将那肥硕的身子给提起来,拎到了那张油纸上。


        

下一刻,司曹一脚踹向元掌柜腿弯,迫使对方跪下。


        

他从袖中抽出匕首,看向陈迹:“今日审你一事也是迫不得已,莫要心生芥蒂,若今日之事成为你心中刺,那我现在便帮你拔了。往后你安心接近云羊与皎兔,除我与司主、你舅舅之外,不会再有人知道你的谍探身份。”


        

说话间,司曹掐着元掌柜下颌,一刀刺入对方心脏里去:“元明,借职务之便,六年时间贪墨百鹿阁八千三百二十七两银子。这百鹿阁本是为了筹措军情司经费而设,却成了你中饱私囊的地方,你已不忠。”


        

元掌柜嗬着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司曹一边拧动匕首,将元掌柜的心脏绞碎,一边抬起那张青面獠牙的面孔看向陈迹:“若没有绝对的忠诚,便是绝对的不忠诚,陈迹,这句话也送给你,记在心里。”


        

陈迹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自己往后就要与这些豺狼虎豹同行了。



青山》是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