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山 > 20、抄家
夜间

青山

        

“找到证据了?!”


        

“证据在哪?!”


        

所有人朝陈迹看去,那些目光中的审视、质疑,一并袭来。


        

他却站在正屋门口不退不让,无比笃定的重复道:“我找到证据了。”


        

林朝青锋利的目光越过皎兔,看向仍旧蒙着面目的陈迹:“这位是?”


        

云羊往前一步,挡住了陈迹的半边身子:“这是我密谍司的鹞隼。”


        

“原来是鹞隼,还未成为正职密谍,想必是有着特殊身份才需要遮挡面容吧,”林朝青沉声问道:“但请劳烦这位鹞隼为我解惑,书里有何证据?若是撒谎的话,恐怕你也要随我往內狱走一遭了。”


        

陈迹将蒙面的灰布往上扯了扯,看向云羊:“能说?”


        

“说。”


        

陈迹点点头说道:“云羊大人,请将那两本书取出来,交给林指挥使看一下。”


        

云羊从怀里取出那两本书来,递给林朝青。


        

林朝青翻开看了几眼,平淡道:“一本普通的书,何来情报?”


        

陈迹平静解释道:“如果对《四书章句经注》不够了解,确实很难看出问题来。但这本书藏匿情报的手段其实非常简单,只需要与原版对照着看便可以了。”


        

“原版?”云羊从林朝青手中抽回两本书,他摊开一本,皎兔摊开一本,两人趁着月光翻读。


        

陈迹道:“书中原句为‘得于心而不失也’,失去的‘失’。但周成义在誊抄时,却故意写作‘得于心而不事也’,‘失’字换成了事情的‘事’字。”


        

“再往后看第三页,原句中应为‘诚’字的地方,周成义改为成功的‘成’字。”


        

这些字分散在书的各个角落里,前后相距数页,如果不是有人拿着原版一字一句核对,确实很难看出区别来。


        

原本陈迹以为周成义可能会用藏字法、字验法、反切法、析字法,这都是历史记载中有人真实使用过的。


        

然而他分析了一通却发现,对方用了更简便的方法。


        

林朝青拿过两本书对照看,果然如陈迹所说,他的眉头稍有平复:“这书上传递的完整信息是什么?”


        

陈迹说道:“因为时间仓促,我没能将整本书完全对照下来,目前只得到一个信息‘事成,司主与尔相见’。”


        

“司主!”云羊眼中骤然爆出精光来:“你确定他消息中说的是司主?我本以为来的是司曹便不得了了,没想到竟会是军情司司主亲自来洛城!”


        

皎兔凝重道:“必须尽快让人将这个消息传回京城。能让军情司司主亲自南下的,必然是天大的事情……这刘家子弟到底要做什么,才能换得军情司如此信任?!”


        

宅邸内的肃杀气氛骤然松懈下来,陈迹甚至感觉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林朝青收刀合鞘,皎兔也以拇指抹过自己的额头,那道割开的伤痕竟瞬间愈合,再无踪影。


        

林朝青看向陈迹,沉稳道:“少年郎,你在密谍司还只是个鹞隼,连品级都没有,不如来我主刑司如何?”


        

云羊:“嗯?”


        

皎兔:“嗯?”


        

林朝青继续说道:“我知道今晚这些线索与证据都是你找出来的,凭云羊与皎兔的能力绝无可能。以你的能力,来我主刑司之后保你步步高升。”


        

“林朝青,当我的面挖人,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云羊怒喝。


        

“在你密谍司,他不过是帮你们赚取功劳的工具,来我主刑司却可为皇上效力,为江山社稷效力,”林朝青冷笑道。


        

“他是我密谍司的人!”


        

“他现在还不是你密谍司的人,若他答允,我今晚就可以写奏折为他请功,”林朝青说道:“怎样,两位能做到吗?”


        

云羊和皎兔相视一眼,犹豫着是否要放弃到手的功劳。


        

林朝青冷笑:“不如让他自己选。”


        

众人看向陈迹,却见这位少年站在目光中,表情藏在那蒙面的灰布之下。


        

沉默许久之后,却听陈迹说道:“多谢指挥使的好意了,我如今更愿意在云羊、皎兔大人手下做事。”


        

林朝青道:“也罢,人各有志,但如果有一天你反悔了,随时可以来洛城主刑司衙门找我,两个月内我应该一直在这里。”


        

“多谢林指挥使。”


        

正说话间,却听宅邸外传来嘈杂声响,竟是刘家那数百人涌过来,将刘什鱼宅邸前前后后包围得水泄不通!


        

有人在外面高声喊道:“云羊大人,金蝉脱壳这一计玩得很妙,可我刘家也不是吃干饭的。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今日一定为老太爷报仇,之后朝廷想砍我头,亦或是流放我去岭南,我刘明显都毫无怨言!”


        

话音落,他们听见有人在外面摆放干柴、泼洒油料的声音,刺鼻的油料气息扑面而来!


        

宅邸内众人面面相觑。


        

这一次,却是林朝青主动道:“李大饼、李大炮,你俩带人出去顶住刘家,谁也不许放火烧宅,否则格杀勿论!”


        

说罢,他看向陈迹:“定罪刘家子弟的证据在哪?我们怎么确定周成义的消息,是传递给刘家子弟的?”


        

今晚事情因刘家子弟死在內狱而起,密谍司虽然找到了重要情报,这本书只能说明军情司司主即将南下,却如何证明周成义是要将这个情报传递给刘家子弟?


        

如果无法证明,刘家依然不会善罢甘休。


        

陈迹举起手里那本书,问道:“各位,《四书章句经注》总共有多少篇?”


        

林朝青淡然回应道:“共三十九篇,每一篇分开印刷,合计三十九本。”


        

陈迹又问道:“那么《为政第二》是其中的第几篇?”


        

林朝青答道:“第八篇……”


        

陈迹点点头道:“没有人会从第八篇开始誊抄,一定是从第一篇、第二篇……依次誊抄到了第八篇。我在周成义家里并未找到前七篇的手抄版,所以他必然已经将前七篇送了出去。也就是说,周成义应该已经借书、传抄为由,传递了足足七次情报。”


        

林朝青恍然:“只要找到那七本周成义字迹的誊抄版在哪,就能证明谁接收了这些情报!”


        

“没错,”陈迹举起手中那本书:“这便是我刚刚在刘什鱼屋中找到的四书章句经注第七篇《为学第一》,看笔迹应是周成义手书,以此便可定刘什鱼的罪了。”


        

他说话掷地有声,如惊雷刺破了今夜的层层迷雾,为所有人指明了真相。


        

众人进屋翻找书架,陈迹则在屋内其他地方翻找,当他打开里屋一个柜子时,突然愣了一下。


        

刚刚打开柜子,他体内沉寂已久的冰流竟再次涌动起来。


        

柜子里放着几只木盒子,陈迹不动声色的打开,却见第一只木盒子中放着两只白玉手镯,第二只盒子里放着一些账册,第三只盒子里……赫然放着一株人参!


        

他看了看身后,将这只盒子拿出来放在桌上,想要用手去触碰人参。


        

还没碰到,便听见林朝青的话语飘然而至:“少年郎,罪官家中任何财物都是不可以动的,我主刑司看守密谍司,最重要的职责就是防止各位密谍中饱私囊。将那些东西放回去,以后自有内相派人抄家入册。”


        

陈迹:“……”


        

他还以为密谍司这种抄家灭口的角色能随便收敛财物……难怪跟云羊讨价还价的时候对方一脸肉疼,原来是天天被主刑司盯着的!


        

陈迹站在桌前手指敲击着盒子,思索片刻后,最终还是将盒子放了回去。他回到书架前,找出一本书来随意翻看,然后又将书也塞了回去。


        

此时,众人已将四书章句经注的前七篇全部找出来,且确定皆是周成义的笔迹!


        

云羊长长的出了口气:“赢了!刘家之事总算结案,不管刘老太爷是气死的还是病死的,我密谍司都是秉公办案,大功一件!”


        

林朝青漫不经心道:“希望你下次不要再赢的这么侥幸,这次是运气好,下次若再遇到胡氏、徐氏、陈氏……可未必有人保你了。”


        

云羊冷笑:“谢谢林指挥使提醒。”


        

他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又整了整褶皱的衣衫,最终抱起那一摞整理出来的书籍:“走吧,拿着证据让刘家人闭嘴!”


        

“慢着,”林朝青冰冷道:“谁都不能夹带财物离开这里,检查一下。”


        

云羊和皎兔翻开自己袖口,又上上下下拍打着自己的衣物,不耐烦道:“就这么点铜钱,没有夹带东西,我们懂规矩!”


        

林朝青又看向陈迹,陈迹无奈的翻开袖口,照样子拍了拍衣物:“我也没有夹带。”


        

“很好。”


        

众人一并朝外走去,待到他们走至门口,却见方才那屋中,一团黑乎乎的小猫从房梁上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


        

乌云轻盈的跳下房梁,叼出那株陈迹刚刚放回柜子里的人参,它又叼着人参爬到书架上,将陈迹刚刚翻看的那本书也一起咬在口中。


        

黑乎乎毛茸茸的乌云打量了四周,确定无人注意后重新爬上房梁,从一道缝隙钻进了黑夜。



青山》是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