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摄政王一身反骨,求娶侯门主母 > 第411章萧彦又是谁?
夜间

摄政王一身反骨,求娶侯门主母

        

太上皇一脸茫然,说话声音带着些急促的喘息,但却十分清晰。


        

“可他们根本不是堂兄妹啊,朕为何要罚他们?”


        

这句话犹如沸腾的油倒进滚烫的开水锅里一般,瞬间整个大殿内都沸腾了。


        

“不是堂兄妹?那我们这一上午在这儿争论啥?”


        

“难道清河县主根本不是南烟县主?”


        

“啊这.....不是堂兄妹,那他们就不是乱伦了吧?”


        

叶崇扬和安郡王妃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


        

安郡王妃握着顾楠的手不停颤抖,还不忘压低声音小声问叶崇扬。


        

“这到底怎么回事?”


        

叶崇扬一脸懵圈地摇头。


        

安郡王妃脸色泛白,“难道南烟她.....楠楠她.....”


        

后看着顾楠那张与母亲叶老夫人十分相似的脸,安郡王妃剩下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了。


        

她可以确信顾楠就死她的南烟,那太上皇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楠满脸惊讶地看着太上皇,同时也在思索着太上皇话中的意思。


        

只有萧彦,看着太上皇的目光在经历过最初的震惊后,眼中闪过一抹狂喜。


        

他与楠楠真的不是堂兄妹吗?


        

太皇太后同样震惊,震惊过后则是一脸狂怒。


        

“哀家知道阿彦是你与秦氏一手带大的,像自己孩子一般,想到要处置阿彦,哀家同样心里难过不舍。


        

可你不能为了偏袒阿彦编出这样的谎话来啊,他们这可是乱伦啊。


        

你如果连这等事都容得下,那以后文武百官,大梁百姓,谁还把大梁律法放在眼里?”


        

太上皇眉头皱了皱,神情不悦。


        

“朕没有说谎,他们真的不是堂兄妹。”


        

太皇太后脸上浮起怒意。


        

“刚才安郡王已经在这里列举了重重证据,还有证人皆能证明顾楠就是南烟。


        

就是顾家夫人,先前也亲口承认了是他们捡到了南烟的玉牌,然后当了玉牌后创立了顾氏商号。


        

人证物证都在,太上皇竟然还要撒谎为他们遮掩吗?你这样让哀家真的很失望。”


        

太皇太后掩面而泣,“若我大梁皇室内里腐烂至此,不讲国法,不明真相,那哀家有何颜面去见先帝啊。”


        

太上皇胡子翘了翘。


        

“母后先别急着哭父皇,朕也没有为他们遮掩的意思,安郡王列举的人证物证,朕也没说不承认。”


        

顿了顿,他接连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接着道:“朕没说不承认顾楠是南烟的事实。


        

朕之所以说他们不是堂兄妹,是说阿彦他....他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皇室血脉。”


        

正在掩面痛哭的太皇太后浑身一僵,猛然抬头看过来,因为太过震惊,手里的佛珠啪嗒掉在了地上都未察觉。


        

“你说什么?阿彦他不是皇室血脉?”


        

萧彦满脸错愕,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就他收起错愕,看着太上皇陷入了沉思。


        

顾楠看看萧彦,再看看太上皇,满脸震惊。


        

她以为太上皇会说她不是真正的萧南烟,怎么也没想到太上皇说的竟然是萧彦。


        

萧彦不是皇室血脉?


        

那他是谁?


        

太皇太后急切地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他不是皇室血脉,又是谁?”


        

太上皇垂眸,深深叹了口气。


        

“这件事如果朕不说,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当年朕从京城将阿彦接走。


        

本是想好好将阿彦抚养长大,谁知他去了晋州之后,并不爱和人接触,也不爱吃饭,后来就生了重病去了。”


        

太上皇喘息有些急促,秦太后连忙伸手替他顺了顺心口。


        

“你歇着,我来替你说。”


        

太上皇朝秦太后点头示意。


        

秦太后上前一步,接着道:“当年我刚小产不久,陛下接阿彦回去,也是为了宽慰我的心情。


        

这知阿彦过了没多久也去了,陛下怕我知道后伤心过度,也怕父皇和母妃伤心,所以便找了个和阿彦年龄相差无几的孩子。”


        

她目光扫过殿内,最后落在萧彦身上。


        

“没错,就是现在的摄政王萧彦,陛下将他接到身边,当成阿彦养着。


        

他也很好地抚慰了我的丧子之痛,我也是过了很多年才知道了这件事。


        

但这么多年下来,我们早已经将他当成亲弟弟那般了,所以险些忘记了他的身份。


        

今日若不是他和顾楠的事,被你们说成乱伦,我和太上皇也不会将这件事说出来。”


        

殿内在经过一番安静之后,随即又一片哗然,哗然中又掺杂着唏嘘。


        

“摄政王行事果决,人中龙凤,这样的人物竟然不是皇室血脉?”


        

“既然摄政王不是皇室血脉,那他与南烟县主就不是堂兄妹了。”


        

“唉,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太皇太后也在思索这件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萧彦不是皇室血脉,就没办法坐实他与顾楠乱伦的罪名,算是坏事。


        

但同样她也可以用萧彦不是皇室血脉,无权干涉朝政,让朝臣上书,将萧彦从摄政王的位置上拉下来。


        

只是以萧彦的性子,斩草不除根,她心里总觉得不安。


        

太皇太后一时举棋不定,看着太上皇的目光带着疑虑。


        

“按太上皇这么说,萧彦只是你在外面随便找来的孩子,他若不是皇室血脉,与顾楠就算不上乱伦。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同意他与顾楠和离呢?直接告诉他们不是堂兄妹关系,不就好了?”


        

太上皇一脸诧异。


        

“他们是因为林静雪母子才和离的啊,即便我说了阿彦的身份,于他们和离这件事也没有任何帮助。


        

再说朕也是今日才知道顾楠是南烟县主这件事,听母后话中的意思,莫非母后早就知道了?”


        

太皇太后一噎,连忙道:“哀家也是今日才知道的。”


        

太上皇笑了笑,“既然如今误会都说开了,阿彦与顾楠不是堂兄妹的关系,那自然也就没有乱伦的说法了。”


        

太皇太后僵着脸没说话,脑中快速盘算着这件事。


        

她总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


        

可到底哪里怪,她一时又说不清楚,便只能先默不作声地拖延时间。


        

只有萧彦沉着脸一言不发,没有人注意到他握着凌霜剑的手在微微颤抖,下垂的眼眸中泛着几分意味不明的锋芒。


        

不对劲。


        

皇兄的话在别人看来可能没有问题,可在他看来却处处都是破绽。


        

他是真的萧彦,他记得在皇宫里长大的事,记得生母苏贵妃对他的种种虐待。


        

他也记得被皇兄带到晋州后的那些日子,更记得他在汾河畔遇到了顾楠,后来为了顾楠入晋州卫摸爬滚打。


        

从小到大的记忆都在他的脑海里,提醒他就是萧彦,根本不是皇兄口中随便找来的孩子。


        

皇兄没有否认顾楠是南烟县主,可又肯定说了他们不是堂兄妹。


        

他相信皇兄不会拿堂兄妹乱伦这种事开玩笑,所以这句话绝不是撒谎。


        

如果他和顾楠不是堂兄妹,可他又确定自己从小到大都是萧彦,那皇兄又为什么要给他编造一个另外的身份呢?


        

或者他该换个方向问这个问题。


        

他是萧彦,可萧彦又是谁?



摄政王一身反骨,求娶侯门主母》是作者:九月花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