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蛇骨阴香 > 第403章 既要又要还想要
夜间

蛇骨阴香

        

关于谢羡安和鹿唯心的关系,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却从未想到过他俩曾经是恋人。


        

怎么可能啊!


        

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好吗?


        

更何况这里面还掺杂着一个我。


        

按照鹿唯心的描述来看,谢羡安简直就是一个既要又要还想要的家伙。


        

他从王水河中来,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跃进禁池之后,他依靠我们姐妹俩修炼多年。


        

鲤鱼跃龙门,是有一定几率可以化身成蛟、成龙的。


        

但他的能力显然不够,他诱哄单纯的鹿唯心,亲手抽掉自己的莲心供他修炼;当他发现我的修炼更胜一筹的时候,竟想通过鹿唯心的手,抽取我的莲心。


        

他一步步算计过来,无外乎就是想成功跨越王水河,飞升成蛟、成龙,离开那无尽深渊罢了。


        

那鹿唯心最终是否真的帮谢羡安抽取了我的莲心?


        

还没等鹿唯心继续说下去,陈英来了。


        

“殿主,吉时已到,做法吧,柳洛渊快守不住了。”


        

谢羡安鄙夷道:“没用的东西!”


        

说完,手一挥。


        

陈英立刻领命,双手举高过头顶用力拍了拍。


        

啪啪的巴掌声在空旷的山谷里有节奏的回荡。


        

不多时,我就看到五个健壮的男人分别出现在山谷里的五哥方位上,其中有两个我认识。


        

一个是史垒,还有一个是钟济川。


        

他们俩是五瘟使中跟我打过交道的两个,其他三个我倒是第一次见。


        

他们全都低着脑袋,两只手耷拉在身侧,身体却僵直地站着,显然是被人控制了神志。


        

谢羡安竟能控制住五瘟使的神志,让他们列阵为他所用。


        

再加上他之前对柳洛渊的承诺,他说事成之后,城隍殿殿主的位置留给柳洛渊。


        

所以,谢羡安的身份地位要远在城隍殿殿主之上,才能如此出手大方吧?


        

王水河里修炼成精的一条鲤鱼,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就算当年他借助我和鹿唯心的莲心飞跃王水河,修炼成蛟成龙了,之后的修炼之路也只是飞升天庭。


        

从天庭述职回来,他本应该是保护一方水域的,又怎么会出现在城隍殿,与我成了师兄妹呢?


        

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曲折是我不知道的?


        

从他在城隍殿与我做师兄妹这一点不难推测出,他至少是没有经历过天庭述职这一道程序的,那么,他大概率是没有飞升过的。


        

一条没有飞升过的鲤鱼成精,又何至于让三界六道都对他退避三舍,不管不问?


        

他假借陈英的手杀死老城隍殿主,也就是我们的师父,没有人问责;他一脚踹塌三生石,没有人过问;现在他又在八塘镇一比一仿造出了城隍殿,还是没有人出面阻止。


        

谢羡安做下的这桩桩件件,哪一样不够他下地狱甚至灰飞烟灭的?


        

可就是没有人能管他。


        

为什么!


        

噹!


        

随着陈英手中铜铃一声闷响,五瘟使同时抬起头来,周身散发出各种颜色的烟气。


        

那些烟气迅速汇合,形成一个包围圈,将这整个山谷围起来。


        

同一时间,那些石堆的坟墓里传来凄厉的鬼哭狼嚎声。


        

那种感觉,就像是灵魂在被撕扯一般,无助、绝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坟墓里的鬼哭狼嚎声似乎全都转移了,被聚集到了我们脚下的深坑里面,束缚着我和鹿唯心的那股力量愈发强大起来。


        

鹿唯心的魂体越来越淡,忽明忽暗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事已至此,我们想要逃出生天,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有强大的外援杀进来,而柳璟琛正在努力。


        

另一种便是……牺牲自我,与谢羡安同归于尽。


        

从我进入八塘镇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走到同归于尽这一步的准备。


        

而此刻,我的决心更加坚定了一些。


        

陈英说柳洛渊快要坚持不住了,柳璟琛杀进来只是迟早的问题,但谢羡安来头如此之大,如果柳璟琛跟谢羡安打起来,就算柳璟琛赢了,杀了谢羡安,之后呢?


        

三界六道之中会不会有人突然跳出来问责柳璟琛?


        

毕竟,谢羡安是他们所有人不能碰的。


        

既然面临着这样的风险,那我就不能再让柳璟琛以身涉险。


        

鹿唯心已经走出了第一步,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五瘟使还在持续发力,陈英带着僵尸队伍守在山谷的入口处,而谢羡安就站在推我入祭台的那儿,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努力地转向史垒的方位,视线定格在他腰间系着的那只骨哨上。


        

那只骨哨叫小骨,是常婉临终前交给史垒的。


        

常婉最终最放不下的,就是史垒。


        

她一再地重复着:“史大哥,你不要变坏,答应我一定不要变坏。”


        

那时我并不明白常婉为什么要这样嘱托史垒,现在我似乎明白过来了。


        

当年八塘镇那场瘟疫,或许并不是五瘟使刻意所谓,而是被迫。


        

也就是在那场瘟疫之中,五瘟使被控,史垒与钟济川逃了出来,但身受重伤,当时的状态肯定很危险。


        

常婉救了他们,将他们从那种状态中拉出来,她是最了解他们失控时有多不可控的,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嘱托。


        

临了临了,她还留下小骨给史垒。


        

史垒看到小骨,就会想起常婉,想起她临终的那些嘱托。


        

我想着这些的时候,默默地将浑身的内力凝聚到指尖上。


        

等到我觉得足够了的时候,手便朝着史垒挥了过去。


        

真气冲破阻碍冲向史垒的时候,谢羡安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他一掌拍出去,掌风追随着真气同时扫向史垒。


        

强劲的内力吹气史垒的衣摆,腰间的骨哨随风摇荡,发出声响。


        

骨哨发出响声的瞬间,史垒的神经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猛地抬起头来。


        

灰白的眼眶瞬间变得清明而痛苦。


        

他呢喃一声:“常婉……”


        

随即一掌狠狠地拍向自己的心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轰咚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五瘟使阵法少了史垒,顿时被破,强大的反噬力将周围的石堆坟墓扫平了一片。


        

突来的变故让谢羡安和陈英一惊,谢羡安还没动作,陈英已经摇响了手中的铜铃,一头金甲尸飞身而起,迎面便朝我扑了上来……



蛇骨阴香》是作者:北派无尽夏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