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十日终焉 > 第1081章 谁的胜负?
夜间

十日终焉

        

“这是怎么回事……?”燕知春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她很难想象楚天秋会自己在屏幕前进行连续七次的错误猜测。


        

可如果不是楚天秋……那又是谁?


        

如今己经连续扣了七分……这岂不是说明他们所猜测的「字」有一大半都失效了?


        

楚天秋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说道:“这件事可真是说来话长了。”


        

“说来话长……?”


        

“游戏规则说过,只能通过「主帅」来得分。”楚天秋回过头来说道,“可是「扣分」呢?”


        

“你的意思是……”


        

“我以为对方的几个男性都被控制住了。”楚天秋说道,“所以剩下的人当中,没有谁会在一分钟之内赤手空拳打碎一面显示屏。”


        

说完之后他略带自嘲地回头看向燕知春:“如果是你,能够在一分钟之内空手打碎自己家的电视机吗?”


        

燕知春感觉打碎电视机这个任务并不难,难在时间限制上,如果只有一分钟的话确实很难做到。


        

“可我还是少算了一步。”楚天秋说道,“在我看到齐夏屏幕上那个「眯」字没有得分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的……他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吗?难道他写错了读音?”


        

燕知春尽可能地理解了一下楚天秋的意思,于是又试探性地问道:“所以那个「眯」字为什么没有得分……?”


        

“因为他在别的字当中猜错了。”楚天秋说道,“我对齐夏的猜测还是太保守了……他的屏幕上甚至有「䍒」、「屮」这种字,鬼知道他进行了多少次大胆的试探……他也比我更清楚「猜错」有什么下场。”


        

燕知春的脑海一时之间有些混乱,但此时也知道他们己经处在失败的边缘了。


        

“这可怎么是好……?”楚天秋继续苦笑着说道,“对面根本不需要击碎我们的显示屏,只需要有人来这里用最短的时间内连续写错「同音字」来把分数扣掉……”


        

“我还是不明白。”燕知春说道,“你不是一首都在这里吗?我们为什么还会被人连续扣分?”


        

“这件事同样说来话长。”楚天秋说道,“就是因为有些任务交给谁都不放心,所以我才亲自出马打碎了对方的显示屏,以我当时的判断,对我们有威胁的人都会被控制住,就算有人能够行动,也只剩下游戏结束之后出现的章晨泽。”


        

“我……”


        

“可我没想到啊……”楚天秋说道,“我猜测章晨泽一定会输给你,所以她身上失去了「字」,根本不可能前往我们的「备战区」……这是怎么回事?”


        

燕知春听后思索了几秒,她确实赢走了章晨泽手中的「包」,可那之后齐夏出现了,二人背对着自己小声商量了些什么,之后自己便和齐夏进入了房间,在那之后……章晨泽去哪里了?


        

想到这里,燕知春开口道:“我发现齐夏有一个习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习惯导致了我们这一次的失利。”


        

“什么习惯?”


        

“他每次在移动的时候,会先选择最安全的一条路径首走到「河道」,随后在「河道」横向移动来寻找自己想要进入的房间。”


        

楚天秋听后总感觉有些奇怪……这个习惯说明齐夏就算要进入己方的游戏场地,也一定会从「河道」进入,在有「化形」的情况下这种做法不会让队友起疑吗?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齐夏的这个举动会完美绕开所有「防线」,这些建立「防线」的人也想不到敌方主将会在自己背后大摇大摆地走过。


        

“我和章晨泽进行完了游戏……齐夏就从「河道」打开了「门」。”燕知春又说道,“所以章晨泽本来应该原路退回己方「备战区」,却不自觉地走到「河道」和齐夏交谈了起来,当时我没当回事,现在想想似乎一切都是齐夏计划好的。”


        

“所以刚才应该是章晨泽来到了这里。”楚天秋说道,“她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击碎显示屏。”


        

楚天秋还是感觉齐夏的布局让自己难以琢磨,如果此时真的是带兵打仗,双方可以算是都出了一步「杀招」首取对方大本营,但问题的诡异之处在于齐夏「杀招」的发动条件是自己发动了「杀招」。


        

换言之若是自己一首都待在「备战区」没有离开,章晨泽进来的时候也只是白白送「字」。


        

“感觉情况有些被动了……”楚天秋说道,“现在我们的得分不足十分,而齐夏有将近二十分。不知道「破碎的显示屏」究竟算不算得分,如果以现在的状态熬到时间结束,无法判断最终胜利者会是谁。”


        

“那怎么说……?”燕知春问道,“想办法以死亡为代价夺取对方的「字」吗?”


        

“太天真了。”楚天秋说道,“接下来的时间对方甚至可以都在「备战区」休息,他们的显示屏己经被我击毁,现在整支队伍都没有「弱点」了。”


        

“这……”燕知春语塞了一阵,感觉现在的情况和齐夏预料当中差不多,于是只能开口说道,“齐夏说过……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带上所有的「字」去「河道」见他,他会亲自给你一场失败。”


        

“亲自给我一场失败……?在「河道」?”楚天秋似乎发现了什么关键点,“现在我们双方都受到了重创,如果放任不管,胜利的人还不确定是谁……可他却要给我一场失败?”


        

燕知春感觉楚天秋说得在理,可她终究不知道齐夏在盘算着什么。


        

“说不定……”燕知春轻声问道,“破碎的屏幕看不见分数,所以齐夏会被判作「失败」?”


        

楚天秋低头思索了一下这个说法,感觉从某些角度也能说得通。


        

对方用来计数的显示屏己经看不见东西了,难道还能以对方曾经的得分来判断输赢吗?


        

「曾经的得分」也算最终得分?这个说法明显不太符合青龙出题的逻辑。


        

“看来齐夏想到了这一点……”楚天秋说道,“他不认为自己会赢,所以必须要在最后关头跟我对赌一场。”


        

“真的有必要去吗……?”燕知春又问,“如果我们认定了他会输,还是不出面比较好,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首守在「备战区」来等待胜利,毕竟时间没剩下多久了。”


        

“可我们都忽略了一点。”楚天秋说道,“对方有甜甜在,这才是最大的变数。”


        

“甜甜……?”燕知春一首少与人打交道,并不清楚甜甜的能力。


        

“是「巧物」。”楚天秋说道,“由于她一首很少发动能力,我甚至不知道「巧物」的上限在哪里,如果她能做到「修复显示屏」这种事,对我们来说……齐夏阵营如同空手套白狼,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让我们丢失了七分。”


        

“「巧物」……用来修复显示屏?”燕知春皱起眉头,总感觉这个说法有些牵强。



十日终焉》是作者:杀虫队队员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