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王悍苏祈 > 第2410章 劳务费
夜间

王悍苏祈

        

穷犽单手往上举。


        

那团邪气球体越来越大。


        

转瞬之间成了直径三米多的巨大邪气巨球。


        

穷犽面无表情往地上一摁。


        

巨大邪气球体没入地面。


        

下一秒。


        

那个扣在王悍所有人上方的邪气罩子所在的地面之下。


        

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邪气网格。


        

上面有邪气罩子下面有邪气网格。


        

所有人被闷在里面。


        

穷犽的邪气侵蚀能力很强,不断地朝着每个人的毛孔之中钻了进去,而且大家动用炁体的时候,穷犽的邪气会立马污染上来,仿佛是清水和脏水碰到的时候,清水很容易被脏水污染。


        

有境界低微的,直接两眼一翻差点昏倒在地。


        

帝佬背着手,嘴里面轻声叨咕,“有点意思,不愧是天魔叁!”


        

说话间,帝佬跺了跺脚,所有的邪气竟然重新缩回了地面,原本邪气滚滚的罩子之中空空如也,恢复如初。


        

所有人左右一看,心里面惊呼这老胖子是真的屌。


        

穷犽的目光立马定格在了帝佬的身上,眼中杀机迸发,邪气笼罩周身化作一件邪气鳞甲,双手合拢,大手朝着帝佬的方向狠狠一摁。


        

帝佬的面门之外三寸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只邪气手掌,却又难进半分,最终溃散成了一团邪气。


        

穷犽旁边的毕祀手中拐杖在地上狠狠一跺,帝佬脚下立马冒出来一只邪气手掌想要抓住帝佬的脚腕,刚才穷犽说的话毕祀可听得一清二楚,可千万不能让王悍这边赢了。


        

穷犽倒也没有阻拦,倘若两个人联手将王悍杀了,那就证明王悍迟早都要死,不值得他辅佐。


        

毕祀动手之间就要朝着帝佬这边而来。


        

远处的后戎立马大吼一声,“大师兄!不要离那个胖子太近!在他的绝对领域必死无疑!”


        

毕祀冷哼一声,“无妨!”


        

说话间一步迈出,可半只脚刚刚迈入帝佬的绝对领域,毕祀一个太空步缩了回去。


        

“穷犽将军,不可近身!”


        

穷犽盯着帝佬,“这是哪位上古大能托生吗?”


        

“看着不像!”


        

穷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帝佬,眼中竟然生出爱才之心,“那便是末法时代的人,没想到在这种末法时代还能诞生出这种强者!”


        

毕祀盯着帝佬道,“听说几十年前还有一位更强的!那位如何也不得而知,可眼前这位,只要是不踏入他的绝对领域,他也无计可施!穷犽大将军,你我二人只需站在绝对领域之外!合力将其击杀也是轻而易举!”


        

说话间两人一同出手。


        

帝佬拧开杯盖喝了口水,随后把水杯递给了王悍,“帮我拿一下水杯。”


        

王悍立马接过来水杯,“老头儿,能搞吗?他们在您老领域之外,这有点难搞啊!”


        

帝佬轻轻掸了掸冲锋衣,“山不向我走来,我便向山走去!”


        

说话间,微微发福的老胖子动作极为灵活的朝着穷犽和毕祀冲了过去。


        

王悍在后面拿着保温杯眼巴巴的看着帝佬冲上去以一敌二。


        

那两人倒也识趣,不贴身肉搏,绝不站在帝佬的绝对领域之中。


        

三位巨佬隔空互相攻击。


        

越打越远。


        

王悍远远的观察着,目光忽然一转看向了后戎这帮人,呲着小白牙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搞他们!”


        

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王悍这边朝元境有十佬会的几位,还有初六,娄社平,悬道司老一代执笔判官,天下九道的昆仑道道首斗鸡眼老人洛谦,燭龙,彩虹,以及吕某风某二人。


        

对方的单兵作战能力相对而言强上一些,但架不住王悍这边人员数量占据优势,双方打的有来有往。


        

但大家的注意力大多还是在帝佬那边。


        

毕竟穷犽刚才说过了,只要是王悍今天死了,他就彻底投奔黑天帝尊,王悍要是没有死,他就暂时过来给王悍效力。


        

穷犽这种恐怖存在在谁手底下那都是数值拉满的战斗力。


        

不过说实话,后戎他们今天来之前心里面其实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想要杀了王悍肯定绕不过帝佬这一关,即便是请出来了毕祀依旧是没有足够的把握,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没有带句刑那帮魔头来的原因了。


        

这万一穷犽重新投奔到了王悍的麾下,以句刑那帮人的尿性,肯定二话不说跟着穷犽走,到时候他们可就有的难受了。


        

只不过帝佬那几位动起手来,气息过于狂暴混乱,他们的炁体根本插不进去观察细节。


        

后戎倒也果决。


        

“不与他们纠缠!走!回去等结果!”


        

王悍也招呼人停止追击,眼巴巴的看着帝佬那边,看不到细节,只能看到那边打成了一锅粥。


        

穷犽刚刚脱困,战斗力肯定不是巅峰状态,毕祀这师兄弟几个人按照王悍的了解,他们的战斗力是和黑天帝尊挂钩的,一旦黑天帝尊得以释放,他们的战斗力会暴涨,现在也不是巅峰战力。


        

双方人马都在安静的等待着结果。


        

后戎一众人藏身在一处,不断地回过头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骨肴翘首看着那边,“也不知道大师兄和穷犽能不能斩杀了那个帝无极!”


        

后戎摇了摇头,“难!”


        

扎着羊角辫的商婴暴躁道,“那个小胖子能耐什么啊,等到师父出来之后,我的战斗力得到加持,哼哼,我一定要把那个胖子炼成金刚奴!每天打他一百小皮鞭看他还嚣张不嚣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后戎忽然看向了一个方向。


        

就看到一道身影朝着这边极速而来。


        

几人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穷犽过来了。


        

商婴当即惊喜道,“穷犽将军?你们是不是将那帝无极斩杀了?”


        

穷犽摇了摇头。


        

后戎皱着眉头,“我大师兄呢?”


        

“被那个帝无极抓了,他让你们凑一百个亿去救人,说是他今晚的劳务费!”


        

商婴声音尖锐的怒斥道,“一百个亿?他怎么不去抢?要这么多的钱去干嘛?去百亿补贴吗?”


        

“穷犽将军,那你现在...”


        

“自然是回归吾王麾下为他效力!”


        

王悍屁颠屁颠的把保温杯递给了帝佬。


        

“您老不愧是我的偶像!”


        

帝佬瞥了一眼王悍只是笑了笑。


        

王悍踹了一脚面色苍白的毕祀,“老登,刚出场就这么惨的你还是头一个!”


        

毕祀忌惮的看着帝佬。


        

王悍目光忽然看向了江宁市的方向。


        

玩游戏的牧谣忽然坐了起来。


        

趴在窗户上往外一看。


        

夜色之下。


        

一个小男孩带着一男一女正站在家门口。


        

男人手中的一把刀直接撬开了大门。


        

几人朝着房间走了进来。


        

留在家里守着的鬼剑七率先发觉了不对劲,朝着门口闪身而去,一剑甩了过去。


        

剑影竟然一偏擦着小男孩发梢就过去了。


        

鬼剑七心中一惊。


        

小男孩笑道,“鬼剑七!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我杀了你!”


        

鬼剑七额头浮现出冷汗,但还是不让分毫。


        

小男孩露出一个笑容,一偏头的功夫,身侧一对男女朝着鬼剑七冲了过去。


        

不去管顾这边的打斗。


        

小男孩朝着楼上走了上去。


        

牧谣急匆匆地出了门,率先跑进了大姐和四姐的房间,叫醒了两人后又去了苏祈的房间,没叫醒苏祈,牧谣抱着果果和小长安想要塞进衣柜里藏起来,又想要把苏祈藏起来。


        

小男孩上楼之后。


        

径直朝着王悍小两口的卧室走来。


        

顾三娘听到动静刚一出门就看到了小男孩,眼前的小男孩却给她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感。


        

刚要说话,小男孩抬起手在顾三娘小腹一推,顾三娘往后倒飞而去,撞开了卧室门,口中直接呛出来了一口鲜血。


        

正在搬苏祈的牧谣回过头瞪着小男孩。


        

小男孩面带笑容的看着床上的苏祈,“这就是那位争夺者的爱人吧,传言手中有血族至宝!”


        

说话间,小男孩朝着苏祈走来。


        

牧谣吵起来台灯就要砸,被小男孩随手一挥,牧谣撞在了墙壁上。


        

大姐和四姐刚冲进来就被小男孩随手一挥打翻在地,双双呛出一口鲜血来。


        

小男孩低头看着苏祈的左手,信手一抓,苏祈的左手逐渐变成了猩红色,之后又朝着黑紫色发展。


        

从怀中掏出来一把匕首,小男孩就要切了苏祈左手。


        

“别碰我女儿!”顾三娘提起一口气,拼命冲过来就要护住女儿。


        

小男孩手中匕首寒光一闪,匕首直接捅穿了顾三娘的脖颈,“嘘!我办事的时候不喜欢被人吵!”


        

轻轻一推,顾三娘捂着脖颈,喉咙之中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朝着后方退去。


        

小男孩重新拿起匕首就要剁手之际。


        

衣帽间传来动静。


        

啊啊的咿呀叫声传来。


        

就看到衣帽间的门打开。


        

一道小小的身影从中爬了出来。


        

可爱又有点憨憨的小脸蛋上满是怒意。


        

咬着奶嘴,嘴里面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什么。


        

小家伙爬的飞快,到了床边上,小爪子拽着床单,小短腿往上一搭,小身体一滚就爬到了床上,三两下趴在苏祈身边,仰着头啊啊叫了一声护着母亲。


        

小男孩见状,那双浮沉着沧桑冷漠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诡异笑容。


        

“这便是那个王悍的儿子吧!这么小体质竟然这么特殊,小东西别着急,等会儿还得带你走,用你换你父亲手里面的一样东西!”


        

说话间就要剁了苏祈左手。


        

小崽子气的小爪子攥成了可爱的小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床。


        

小爪子抓向了小男孩手腕。


        

小男孩随手一挥就要打开小崽子。


        

忽然脸色一变。



王悍苏祈》是作者:河神也是神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